【梁京評論】理解習近平堅持「清零」背後的邏輯

2022.11.0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梁京評論】理解習近平堅持「清零」背後的邏輯
粵語組製圖

二十大習近平大獲全勝,為甚麼還要把「清零」推向更加荒誕的新高峰?這實在是一個令許多人深感困惑的問題。有助於理解這個問題的一個歷史事件,就是1959年的「廬山會議」。當時毛澤東全面「粉碎」了彭德懷對所謂「三面紅旗」的挑戰,結果是,本來想要對大躍進「糾偏」的中共最高層會議,反而把整個中國推向了一場規模空前的大飢荒。這樣的類比,是否意味著中國正在走向一場堪虞當年大飢荒相比的大災難?我的判斷是,絕不能排除這種可能性。

這個判斷並不意味著習近平不希望也不想早一點停止「清零」這場巨大的災難,也就是說,儘管「清零」災難還有可能進一步惡化與發展,但我相信習近平遲早還是能夠宣布他取得了「抗疫」鬥爭的完勝,讓中國多數人恢復出行自由。那為甚麼他二十大後不馬上宣布這個勝利呢?為甚麼還要拖延呢?我認為他對是否馬上「解封」面臨著這樣一個兩難的問題,如果現在馬上解封,結果不僅是社會很快回歸正常,也沒有出現大規模感染,那就證明他今年的「封城」措施完全是錯誤和荒謬的,而如果他現在解封,馬上出現大規模感染,但也沒有影響社會生活和經濟活動恢復正常,也證明他的防疫和抗疫決策是錯的,是失敗的。習近平現在的難題,就是要找到一個能遮掩他親自部署、親自指揮失敗的下台辦法。

既然如此,我為甚麼還要說,二十大之後獨攬大權的習近平很可能給中國帶來一場堪虞當年大飢荒的人間慘劇相比的大災難呢?簡單說,此時習近平的心態與大躍進失敗後的毛澤東非常接近,他明白自己不用蓋棺也可論定是歷史罪人,因為他清楚地知道,他對中國病毒全球大流行負有無法推卸的個人責任;這筆帳,世界不可能不算。在這種情況下習若放棄權力,當然就是自殺,這也是習近平為甚麼不顧一切追求連任最大的動力之源。胡錦濤敗在習近平手下,除了無能,還有一個重要的認知因素,就是他不能理解為甚麼習近平不願接受一條體面的退路。胡沒有看到,習近平根本不相信自己有任何體面的退路,正如毛澤東當年完全清楚死後一定會被「上書」,會遭到後人「鞭屍」和撻伐。

毛澤東的這種心態,是中印邊界戰爭之源,更是文化大革命之源。那麼,21世紀的中國和世界,有沒有能力阻止習近平把這種心態轉化為災難呢?胡錦濤被逐出二十大主席台呈現的最大凶兆,就是中國沒有能力阻止習近平,那世界呢?德國總理最近訪華,也帶來了不祥之兆。最具諷刺意味的就是,肖爾茨竟然認為他與習近平一致表態反對普京使用核武器的威脅,是他此行的最大成就。事實是,習近平對世界的核威脅,比普京不知道大多少倍。

普京和習近平都有死後哪怕洪水滔天的政治意志,這就是拜登為甚麼對普京動用核武的威脅,非常認真。那為甚麼現在這個威脅可能不大呢?我的推測就是,普京動用核武遭到了國內精英的有效抵制。換句話說,即使普京按下核電鈕,也不會被引爆核彈,因為參與操控核武的人員,無一願意陪葬。中國的情況可能會大不相同,因為習近平不難找到這樣的人,那就是為了自己家人和後代發財,不在乎按下那個毀滅世界的核電鈕。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評論

熙遊之論
2022/11/16 01:49

首先,我想向這位記者鞠躬感謝。如今,有勇敢說出這樣理論的人極甚少,遑論在華語世界裏大家都心中都存對黨對領導不友好之論但無法說出來。
作為一位長期生活在內地的外籍人,尤其是自從疫情爆發之後一直留在這裏,沒有出國,我漸漸在心裏篤定對這裏生活的兩個套路:第一,身在這裏的我只不過是個客人罷了。不管在這裏發生的事情,這裏生活方式跟我原來家鄉有多麽不同,我是因為不同的肇因心甘情願來到這裏生活,所以還是必須遵守古人所說的「入鄉隨俗」。第二,既然我在這裏永遠是名外籍人,更需要對這裏所見識的事情保持一種慷慨包容的態度,需要有好奇心去了解這三年以來所發生的變化。
我在此所表達的評論,只不過是我通過自己生活在這裏所見所聞的事而慢慢構思的看法。
我相信,在內地生活的中國人,不少會有跟我同樣的想法,可是因為害怕受到社會輿論以及政府嚴厲懲罰所以不敢說出來的話。這叛逆評論不啻我們活在一個歷史的轉彎處。世界上的不同歷史家和研究社會的學者都經常提到歷史的重復性。但,可能大多數國外學者不太清楚中國歷史的重復性比任何其他世界上的國際更加明顯。
如這位記者朋友所提到,現在的中國政府,尤其是最高領袖習近平,最怕是失去老百姓對政府的新任。自從他上臺後,這種愛國氣氛只是變成越來越明顯(作為一位外籍人我更篤定說出這種看法)。在疫情爆發後,中央政府必須控製世界其他國家對中國的斥責輿論,免得自己國家人民開始懷疑這個病毒的快速擴撒跟中央政府不及時公開信息有關聯。
在這三年內,中央全力以赴控製老百姓對防疫措施的不滿以及對政府不足之方的各種各樣負面評論。中央政府通過三年對老百姓的馴化,不僅成功控製國內媒體對支持防疫措施的輿論以及控製來自國外媒體傳播對華不友好信息,而且成功讓習近平繼續連任作為國家主席。
最遺憾的是,今天的中國比三年前的中國不僅在政治方面更加保守,而且我個人感覺現在的社會對外國的看法更加明顯不友好。我們可以說,多虧疫情爆發讓中央政府不知不覺更好控製老百姓生活和想法。誰知道,可能所謂的12社會註意核心價值真正實行在今天的社會。中央政府不顧破壞老百姓的所謂《中國夢》,如果能實現習近平對中國的夢想,那就是值得犧牲老百姓的三年自由世界和未來的夢想。我們還可以說,未來有錢的人想逃走到國外,繼續謀生或繼續做富有的夢想。不過,中央政府的共同富裕政策不久就會毀滅他們這種想法,因為違背中央政府的命令和輿論就等於做國家的叛逆者。
我誠懇希望未來中國能回歸生活正軌,但我前面唯一能看到的是紅色太陽。可能這個紅色太陽不是蘊含社會主義價值觀,而是充滿老百姓對服從中央政府命令所付出的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