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高瑜的噩夢能否成真?


2015-04-21
Share
gao-yu2007-620.jpg 2007年2月5日,高瑜在香港參加國際筆會會議。(AFP PHOTO/MIKE CLARKE)

所有人都知道,高瑜被重判是出於政治原因。朋友傳來的一段視頻讓我知道了這個政治原因究竟是什麼。在這段視頻中,高瑜表達了她對習近平的判斷,這個判斷是一個關於中國的噩夢。高瑜告訴世界,習近平是對抗普世價值的"9號文件"的泡制者,是中共兩個三十年所有邪惡結出的苦果,因此,再也不應對習近平存任何幻想。也就是說,習近平是一個壞皇帝,他將給中國和世界帶來災難。

高瑜的這個噩夢確實有成真的可能,從習近平的"七個不准講",到他上台以來對民間維權組織的系統打壓,乃至這一次對高瑜本人判重刑,都能說明,她對中國在習統治下走向黑暗的擔心,絕非杞人之憂。

這種憂慮的另外一個重要根據就是中國歷史。宋、明、清幾個王朝都沒有能力改革自新,而是走上自我毀滅的絕路。有人拿習近平與崇禎相比,認為他很可能會重復明朝的命運。

但是,中國的內外情勢畢竟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即便習近平是崇禎,他手裡已經有了核彈,而習近平為了不做亡國之君,是有可能不惜與美國打一場核戰的。也就是說,中國已經完全不可能在形式上重復宋、明兩朝被外族征服的命運。

那麼,習近平會不會為實現毛的理想而打核戰呢?盡管習是毛的崇拜者,但我還是認為這種可能性不存在。習有兩條底線其實已經很清楚,第一,就是共產黨的旗號不能換,第二,就是他的個人權力不容挑戰。在這兩個底線不破的前提下,習願意考慮一切可行的方案。

現在的問題是,是否可能找到習認為可行的方案。一個越來越明顯的事實是,從意識形態出發的中國左派和右派都沒有能夠拿出令習近平滿意的方案。右派的方案本質上是讓習近平改旗易幟,所以習不接受不令人奇怪,左派的方案有再搞文革之嫌,習近平意識到了"折騰"的風險。

在這種情況下,所謂的"中國學派"出現,成為一件值得關注的重要事件。據《觀察者》網站報道,習近平最重要的支持者之一孔丹,最近組織了一個"中國改革發展基金會青年學會",網羅了一批"從中國視角,用中國話語"來謀劃中國改革和發展的學者。
http://www.guancha.cn/YuLiang/2015_04_19_316456.shtml

我之所以認為這個事件重要,是因為這個發展說明,習近平從周小平事件中汲取了教訓,表現了他的調整能力。他看來認識到重用周小平這類草根五毛幫不了自己的忙,於是轉向吸引具有強烈民族主義傾向的青年學者,而香河會議表明,他有可能獲得一批具有一定學養和學術能力的中青年學者的支持,一方面削弱毛左和自由派的影響力,一方面建立一種比較實用和理性的新秩序。我之所以這樣判斷,是因為我發現長期以來,左右兩邊的學者都不研究真問題,從而給這些支持中央集權的"中國學派"留下了機會。雖然"中國學派"能否抓住機會也還是問題,但他們比左右兩派勝算要高,因為他們更從實際出發。

那麼,如果"中國學派"成功了,會是一種什麼樣的秩序?從習近平的兩條底線來推斷,這種秩序不可能是一種支持自由的秩序。在不少右派看來,只要不是支持自由的秩序,是不會成功的,因為這種秩序會遭到人民和西方民主國家的抵制。但我以為右派低估了美國和其它西方國家接受中國維持一種壓迫性秩序的可能,也高估了人民反抗壓迫的能力。美國為首的西方陣營目前麻煩已經很多,所以只要中國不出大亂子,就是上天保佑,況且,中國的壓迫秩序必定是一個對內榨取,對外輸出利益的秩序。西方還能得到一些實惠。

在左派看來,中國對內榨取,對外輸出利益的秩序,必定會遭到人民的反抗,我認為在這一點上,他們和右派一樣,很可能高估了人民的反抗能力。

因此,高瑜關於中國進一步走向黑暗的噩夢完全有可能成真,而且,中國還有比這個噩夢更可怕的噩夢,那就是無論左派、右派還是"中國學派"都幫不上習近平的忙,以至中國陷入大亂,世界陷入大亂。

從這個意義上看"中國學派"的興起,有其積極意義。這一發展雖然刺激了各種迷信集權的學者投習近平之所好,但同時也會刺激左右兩派的精英,更加關注把自己的價值主張,轉化為解決中國實際問題的辦法。左右知識精英雖然有意識形態分歧,都有反對壓迫和奴役的初衷。因此,當中央集權的秩序不可避免會失敗的時候,他們努力解決中國實際問題的意義將會顯現。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