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拆局】暴徒救市!中国式救市实录

2022.07.1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财经拆局】暴徒救市!中国式救市实录
粤语组制图

过去一周内地最惹人关注的财经新闻,不是GDP增长逊预期,而是河南郑州四家银行存户发起的维权活动被暴力镇压,画面更在全球主要媒体中曝光。

对于香港人来说,「白衣人」来袭肯定引起恐慌甚至愤怒,即使对内地人来说,这种有规模有组织的「恐怖袭击」恐怕也是闻所未闻,但相信类似暴力解决民怨事件,只会陆续有来。

事件起因是今年4月中,河南、安徽等地多间村镇银行相继爆出客户存款「被清零」,存户无法提款。其中,河南四家村镇银行近40万用户,涉400亿元人民币的存款,一夜间被非法盗用。

据报道,一名控制银行的房地产开发商滥用了这400亿资金,然后消失了。

受损存户尝试在上月举行一场抗议集会,但被郑州相关部门扑灭于「萌芽之中」,这些部门利用防疫健康码来限制上访的银行存户出行。这一先发制人之举虽然成功地阻止了存户的抗议活动,却在全国引起批评,多名被指滥用健康码的地方官员因此被撤职。

这些抗议者在郑州重新集结,这次地方政府部门采取了更直接的手段:数以百计维权的银行存户遭到一群便衣男子攻击,令这场中国近年来规模最大之一的公众抗议活动在暴力镇压下结束。

《经济学人》称,河南省政府派出白衣暴徒镇压,这种笨拙的做法正反映地方政府缺乏现金。数周以来,它拒绝了危机最明显最容易的解决方案:补偿存款被盗用的储户。直到7月12日,官方才提出部分解决方案:偿还最高仅5万元人民币,平息小存户的民怨。至于存款较高者(许多人正在寻求收回数百万甚至上千万元)将在稍后处理。

这批高额存户显然是被当局认为可以牺牲的一群:一方面他们本身是制度内受惠的人,财富累积也受惠于制度,因此被界定为最不会与政府对抗。同时,监管机构只要找到证据,指控这四家贷款机构为非法集资,即已属于金融犯罪。而这批存款被冻结的「富户」一旦被称为「金融消费者」,而不是「银行存户」,这意味著他们的钱可能不受存款保险的保护。

这可不是彻底解决了提出问题的人吗?

事实上,河南银行的挤提既突显了房地产市场几近崩溃带来的连锁效应,同时也是抗疫下经济放缓带来的持久问题。

中国的小银行占商业银行总资产若16%。然而研究表明,中国1,400多家农村商业银行中,约有87%为私营企业,他们一向缺乏监管。许多公司在其中拥有大量股份,并且有权随时挪用存款。

河南似乎就是这样。控制四家陷入财困银行的房地产大亨,似乎一直在为自己的公司非法筹集资金。

所以河南银行出现的违规事件,背后理由同样是房地产市场爆煲,导火线当然是两年前针对开发商发出的所谓「三条红线」,简单讲就是要发展商减低负债。

两年下来,恒大几乎倒闭,但讽刺的是,今天的恒大仍然存在(虽然已被拆骨得支离破碎),反而违规贷款予这些发展商的银行更快出事。

近日中国「楼花」买家断供事件继续扩大,据内地网民统计,最新已有至少235个楼盘被业主单方面停贷,其中爆发村镇银行禁提款事件的河南占44个,湖北及湖南也各有24个;内房包括恒大、融创、富力等榜上有名,其中恒大楼盘占近三成。

烂尾楼及农村银行爆煲会否出现金融危机?我评估是中央会用尽所有救市方法解决问题,以及解决「提出问题的人」。因此,类似河南用「白衣暴徒」解决上访或示威民众的方法,只要中央不追究,肯定会被其他地方仿效去「暴徒救市」。

事实上,中国的金融史,从来不缺救市经验。由我入行三十年以来,中国股市历来就有「国家队」稳定市场:由之前的央企,到2015年后出现的汇金、中投、证金公司,甚至社保基金,很多时都会在大跌市后出现国家队身影,但这些国家队特征是愈买愈跌,跟随他们做明灯,应该「死得人多」。

国家队之外,中国救市的特色,除了有「人行」定时定候减息降准,更重大的力度,通常是面对金融危机时,中央会出所谓「组合拳」,同时用货币财政政策救市,当中最经典当然要数2008年,由时任总理温家宝提出的四万亿救市。

今天,中央(恐怕是李克强本人)亦已放风,表明会加大救市力度,投入比2008年「四万亿元救市大计」倍增的救市规模。

《彭博》报道,中国政府已准备好以7.2万亿人民币资金投入基建项目,当中约1.5万亿将来自提前下达明年地方专项债额度,可能开创地方政府「先发未来债」跨年度筹集资金先例。

报道形容,中国政府这次大笔投资基建,属于「一个决定性的转变」,反映经济政策重心从「控杠杆」转向「稳经济」。

读者可能对2008年金融海啸后温家宝提出的「四万亿元救市大计」印象深刻,虽然之后触发全国债务水平急升,后遗症更包括2015年股市泡沫爆破,但当时内地经济增长仍达9%。

相比之下,今天中国经济受疫情打击,拖累第二季GDP按年只增长0.4%,低于预期的1.2%增幅,也较首季的增长4.8%显著放缓,增速是2020年武汉封城以来表现最差,恐难实现全年5.5%左右的增长目标。

如果李克强真的提出以7.2万亿救市,规模比温家宝提出的多出近一倍,但不同的是,今天内地经济在「共同富裕」的摧残下,不论房地产市场或科技巨企早已五劳七伤,起不到过去的火车头作用。

上周五(15日)的数据虽然显示,六月中国城镇调查失业率稍有改善,不过介乎16-24岁年轻人失业率,从五月的18.4%升至19.3%,创下新高。这是2018年有相关数据以来最差,势将抵销任何救市措施。

当然,要数中国救市最「成功」的一次,莫过于在习近平上台不久,2015年面对一次史无前例,由「熔断机制」引发的股灾,而当局最终亦决定以非常规方式拯救:史称「暴力救市」。

当局先由央行、证监会、银监会、保监会、国资委、财政部连发「十七道金牌」,开始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国家级救市行动,国家队前后动用约二万亿元的救市资金。但最后「杀著」却是靠公安部出手,严查恶意造空人士,包括由时任公安部副部长孟庆丰率队前往证监会,排查近期恶意卖空股票和股指的线索,更在机场拘捕不少基金「大佬」。

最终「恶意沽空」成为「欲加之罪」,上证指数几近「腰斩」后才企稳。当时已有网民称,关键时刻还得靠暴力机器,「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想不到今天这个「暴力机器」,已经由公安部摇身一变为「白衣暴徒」,解决「提出问题的人」,大家不是已经看到,河南银行事件已没有人能跟进吗?

See!问题真的解决了,「暴徒救市」应该能够写入中国救市实录。

- 颜宝刚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