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山家書】 選擇性「國家公祭」就是撒謊


2017-12-13
Share
special-program-nanjing.jpg “其實,在我們的祖國的眼裡,死人從來不是當權者關心的問題。他們鼓吹南京大屠殺,卻不會讓你們知道1948年共軍的長春圍城。” - 火山 (Reuters)

【火山家書】 選擇性「國家公祭」就是撒謊

浩︰

今年你大約是二十一歲了吧?你的舅父,我記不住你的年齡,有些不合適。你一天天長大,我忙我。這十多年間,幾乎沒和你說過話,那時候的我,覺得我們之間沒甚麼距離。今天,在家人群裡,看見了你轉發那關於南京大屠殺「國家公祭」的廣告,我覺得,你需要知道一些事實。

南京那場屠殺,我一直認爲,一定存在。至於是不是殺害了三十萬人,另當別論。軍國主義的可怕可恨,毋庸置疑。在那場戰爭中,我們的家族,有兩個親人陣亡,屍骨無存。家族中的太公,以九十歲的高齡,在堂屋的門口望著院口,盼望著子姪歸來,一直到去世。

孩子,我還需要告訴你,軍國主義給日本也帶來了巨大的災難。在政治騙子的忽悠下,無數的日本平民熱血沸騰,他們視死如歸,去爲傳說中的祖國和天皇創造榮譽。

結果你也知道,在美利堅的率領下,日本軍國主義被扔進了太平洋。現在的日本是一個文明的鄰居。他們堅韌而善良,堅守和平憲法,還有著創意無限的漫畫和絢麗的櫻花。

這十年來,反日的情緒在中國蔓延,涵蓋了中國所有的階層。從底層的打工一族到富可敵國的商人;從幼兒園的孩子,一直到大學生,他們有的圍攻日企、有的暴力襲擊同胞。五年前,一個叫李建利的西安人,僅僅因爲開著一輛日系車,就被一個叫蔡洋的年輕人砸穿了顱骨。

我想同你講,人的暴淚是源於官方無休止的宣傳。現在的中國,只要打開電視,就會看到層出不窮的抗戰劇,恐怕也僅僅只有抗戰劇。在祖國,說話和創作的空間越來越小,抗日,是僅有的一個被特許的主題。無論是女八路褲襠夾手榴彈,還是手撕鬼子,是否荒誕不重要,只要政治正確就行。

在一個禁止抗議的國度,他們慫恿你去反日遊行,反覆拿釣魚島說事。他們決口不提被俄羅斯佔領的庫頁島,海參崴、伯力、江東六十四屯。孩子,與彈丸之地的釣魚島不同,那可是沃野萬里。

我知道他們的用意。物以類聚、人以群分。流氓會結對壯膽,現代人稱回爐取暖,自由和民主才是他們的死敵。

其實,在我們的祖國的眼裡,死人從來不是當權者關心的問題。他們鼓吹南京大屠殺,卻不會讓你們知道1948年共軍的長春圍城。在那場慘絕人寰的圍困中,中共大軍圍城五個月,至少三十萬人活活餓死。

更不用說在上個世紀六十年代初的大饑荒,數千萬人被活活餓死。

今天,高調公祭南京大屠殺,但一些試圖還原長春圍城慘況的作家和記者,卻成了敏感詞。如果你知道這些,孩子,你會嚴肅地思考你看到的所謂公祭嗎?

因爲,選擇性的公祭,就是撒謊。


(以上撰文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