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人口負增長陷阱或成中國崛起的超級黑天鵝(下)

2021-03-17
Share
【未普評論】人口負增長陷阱或成中國崛起的超級黑天鵝(下)
粵語組製圖

在中國人口問題上,政府和人口學權威的立場出現了前後180度的立場大轉彎。這顯示了中國人口問題的異常嚴重性。其嚴重性突出表現在,中國面臨著嚴重的低生育率或負增長陷阱。

中國目前的總和生育率(total fertility rate)已經低於警戒線,這點幾成官學兩界的共識。總和生育率,指的是每個婦女在育齡期間(15-49歲)生育的子女總數,是衡量人口發展趨勢的重要指標。人口學界公認,總和生育率至少要達到2.1,才能保持上下兩代之間人口的基本平穩,達到正常的世代更替水平。人口學界還認為,1.5是一個臨界點,低於1.5則屬於很低的生育水平。中國目前的總和生育率就低於1.5,這引起了民政部門和學界的擔憂。民政部部長李紀恆坦誠,中國的總和生育率已跌破警戒線,人口發展進入關鍵轉折期。而一些人口學者表示,中國的總和生育率在2018年已低於1.5,嚴重低於世代更替的要求。

更嚴重的是,中國實際的總和生育率,要遠遠低於官方承認的1.5。根據國家統計局公布的出生人口推算,2018和2019年的生育率雖然分別為1.495和1.47,如果扣除二孩生育的政策積累效應,中國的生育率在2018年和2019年實際上只在1.1至1.2之間。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教授梁建章在「2021年預測:生育率沒有最低,只有更低」一文中,直截了當地指出,中國的總和生育率將會快速跌落到1.2甚至更低的水平,中國掉入「低生育率陷阱」(the low-fertility trap)確鑿無疑。

「低生育率陷阱」是由奧地利學者魯茨(Wolfgang Lutz)等人在2006年首次提出。他們的一個重要論點是,一個國家一旦進入「低生育率陷阱」,就很難自拔。他從三個方面解釋了「低生育率陷阱」的「自我強化機制」。從人口學角度看,生育率低會導致育齡婦女人數降低,育齡婦女人數低會進一步導致生育率降低;從社會學角度看,育齡夫婦的理想家庭規模的縮小,導致年輕一代到了育齡之時,會進一步減少孩子的生育;從經濟學的角度看,生育率下降會提升生活水平,為了提高生活水平,人們會進一步減少生育,等等。詭異的是,魯茨等人2006年的研究和他的「低生育率陷阱」,現在正在中國活脫脫地上演。這解釋了為何曾經信誓旦旦的中國官員和一些人口學者的立場,會突然發生180度的轉變。而分析中的「自我強化機制」,也揭示了即使中國官方改變計劃生育的立場,推行開放生育的政策,中國也恐怕難從「低生育率陷阱」中自拔的機制性原因。

按照另一部分人口學家的看法,中國官方的計劃生育立場轉變,來得太晚。如果廢除一胎化政策發生在十幾年或二十年以前,效果會很不一樣。在美國大學任教的人口專家王豐表示,中國應該在1992年生育水平降到耕地水平之下時就作出改革。而現在,中國社會出現了更大的趨勢:晚婚、晚育甚至不育,這種趨勢使現在全面廢除生育控制已經失去了任何意義,「嬰兒潮」無法返潮,中國人口的急劇萎縮也難以緩解。

中國人口的急劇萎縮,對中國崛起帶來的多方面負面影響,卻是顯而易見的。這首先意味著老齡化的進一步加劇。中國60歲以上老年人口在2019年已突破2.5億人,人口比重高達18.1%,2030年將達25%。這樣快速發展的老齡化,將嚴重制約中國經濟活力、緊縮勞動力供給、衝擊養老醫療體系、削弱中國在國際上的競爭力。有人說,中華復興唯一的強敵就是中國的低生育率和人口老齡化,根本不是美國。反觀美國,生育率在2018年達1.87,而且移民人口也可補充勞動力人口之不足,比中國老齡化的壓力小得多。

總之,中共過去用強制手段控制人口曾奏效一時,現在欲用開放生育、允許自主生育等手段要民眾多生多育卻難以遂願。對中國決策者來說,「低生育率陷阱」,伴隨著勞動力人口紅利的消失及重度老齡化的即將到來,正趕上中國試圖在經濟上趕超美國的重要歷史關口,這對那些意欲盡快超美的中共執政者來說,恐有難以承受之重。

在這個方面,時與勢並不在中共一邊。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


相關文章:【未普評論】人口負增長陷阱或成中國崛起的超級黑天鵝(上)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