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评论:谷歌事件与中国民意

最近几天,中国官方媒体《环球日报》连续刊登了几篇关于谷歌撤离中国的文章,措辞强硬,语带威胁。其中一篇社论叫“谁也不要冲撞中国民意,”口气俨然是中国民意的代表。文章警告外国政府和外国企业,要准确了解、把握中国的真实民意,不要误读,更不要去对撞。

2010.01.27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在中国大陆,同其它受到严控的传统媒体相比,互联网被看作是一种更能反映中国民意的渠道。对谷歌撤离中国,真实的网络民意是什麽呢?《环球日报》在网站上搞了几个调查,其中一个调查题目是“中国政府应该接受谷歌的条件吗?”结果显示,在十万余张投票中,只有不到20%的网民认为,中国政府应答应谷歌,撤销网络监管。而其余80%则认为,政府不应答应谷歌。

《环球日报》表达的这种民意是真实的吗?按照“谁也不要冲撞中国民意”的作者的说法,该网站连续搞了几天网民调查,十分严肃地剔除了所有假票,其结果应当是公正的客观的。不过,中国三亿多网民的民意不是那麽好糊弄的。

自从去年12月以来,中国宣传部和新闻办开始以扫黄为名严厉打压互联网,实施那个除了列在白名单上的网站以外,所有网站都不能访问的“白名单”制度。这次严打导致许多网贴被删,网站被封,博客被关,网民的个人权利被剥夺,因此许多网民怨声载道。在这种情况下,有多少网民心甘情愿力挺这个“宁错杀一千,不放过一个”、大搞网络白色恐怖的中国审查制度呢?

当然,对这个严苛的“白名单”制度无所谓的还是大有人在,就像韩寒所说,即便中国审查部门把汉字屏蔽掉一半,中国的作家们仍然可以用另一半汉字继续歌功颂德。不过如果这个白名单上只有两个网站,想必这些只会争先模仿、歌功颂德的作家也会嗷嗷乱叫、黔驴技穷的。

新疆网民目前可以造访的网站就只有人民网和新华网。这还是去年新疆网络因新疆事件而断网四个半月以后,中央政府向新疆人民施与的恩惠。如果全中国三亿多网民都像新疆网民一样,只能访问人民网、新华网,或者再加上几个国内官方网站,那时的网络民意又是怎样的呢?

《环球日报》所显示的一边倒的民意,显然带有相当程度的水分。这可以从其它网站表达的民意得到反证。搜狐网站显示的就是完全不同于《环球日报》的另一种一边倒的民意,是反审查、反过滤、反监控的民意。这些网民对当局严厉打压互联网深恶痛决。他们说,中国的网络监管培植无耻的五毛党,疯狂删帖,恶意关博,跨省追捕,早就超出了国际通行的惯例。有的还警告中共,要倾听人民的声音,小心“89.64”重演。

他们因此而几乎一边倒地支持谷歌对抗中国审查制度。他们呼吁谷歌把在中国受到的待遇、经历的网络审查、遭受的网络攻击、中国网监部门的运作方式和组织架构、中国网络关键词列表等通通一五一十地公诸于世。他们还要求谷歌公布与中国官方的谈判细节,开发更安全高效的翻墙产品,并提供在中国境内不需翻墙就可以访问谷歌网站的技术支持。

毫无疑问,真实的网络民意被刻意扭曲了。扭曲民意向来是中共宣传部门最拿手的,只要把谷歌事件说成是美国政府操作的,其背后有政治企图,有“不可告人的利益协作”等等,就可以轻易激起网民的民族主义情绪,把网民对中共审查制度的不满引向对美国干预中国内政的不满,把一场要求言论自由的网络战演变成中国网民反西方、反渗透、反美国霸权主义的反击战。这样的盘算,不可谓不精。

但是,这是一场审查与反审查、过滤与反过滤、监控与反监控、限制言论自由与支持言论自由的力量的较量。在这场较量中,中国政府站在历史错误的一边,是不可能打赢的。它也不可能掌握真正的网络民意,因此就只能扭曲民意。但是这个即便被扭曲的网络民意,也是双刃剑。中共借用谷歌事件再次煽动民族主义情绪,这一次却未必能全身而退了。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