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耶凡:藝術家不能真實表達 靈魂已死 (視頻)

2015-07-09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5年加拿大世界小姐冠軍林耶凡。(2015年7月4日,林耶凡提供)
2015年加拿大世界小姐冠軍林耶凡。(2015年7月4日,林耶凡提供)

【專訪】 藉選美來倡導人權:林耶凡

今年新當選的加拿大世界小姐林耶凡(Anastasia Lin),是一名華裔,特別之處是一位人權活動家。她有家人在中國,但罕有地大膽批評中國的人權記錄,即使可能今年底不能到三亞參加世界小姐全球總決賽。林耶凡亦是一名演員,她接受本台專訪時說,藝術家不能表達自已的想法,藝術靈魂已被殺掉。 (卡帕/趙梓浩報導)

25年前,她出生在湖南嶽麓山下的一個書香門第,母親是大學老師,父親是商人。她在風景優美的湖南大學的校園裏,度過了自己的童年。

說起故鄉,林耶凡絲毫不掩飾自己的思念和盼望重回嶽麓山的願望。14歲那年,她回去過一次,此後,因人為的阻隔,從此故國萬里。

導致林耶凡不能回國,是因為她在小時候就參與了一些關於人權題材的影視作品的拍攝。2008年,她曾經試圖回去看看,但因種種來自中國方面的壓力,而不得不放棄。

即使是10多年以後,她還清楚地記得嶽麓山,以及嶽麓山腰的嶽麓書院——那是她每天放學回家都要經過的地方。

關於去國,林耶凡說是母親的決定。身為大學老師的母親,深知中國教育可能對孩子帶來的傷害,於是選擇了離開。13歲那年,她隨母親漂洋過海,來到了加拿大。

她說:當時就是媽媽覺得西方國家可能對我的教育,對我的成長可能對我好一些。事實證明我覺得也是這樣的。我媽媽以前是大學老師,教西方經濟學,然後,我父親是商人,我小時候就是在大學裏長大,湖南大學就座落在嶽麓山腳下,可以說是山腰吧,嶽麓書院也是湖南大學校園裏。小時候呢,嶽麓書院剛好就是在上學和回家的路上,幾乎天天都會去。小時候,媽媽也經常會帶我帶書院裏去練字啊。那就是我的成長環境。

像很多第一代移民一樣,林耶凡的媽媽獨自面對在異國謀生的壓力。但林耶凡說,即便是這樣,媽媽很少向她說起曾經的困難和壓力。她說,他們更願意更多地看到快樂的一面。

和很多人相比,林耶凡是幸運的。在很小的時候,媽媽除了教她中國傳統文化,還教她英語,這讓她很快融入了當地社會,而沒有很多人最初都要經歷的不適感。

隨著中國不斷使用經濟杠杆撬動西方社會原有的價值體系的時候,傳統的西方主流媒體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對人權的話題,保持了某種程度的緘默。在這種背景下,林耶凡類似的海外華人所面臨的壓力,也就變得十分明顯。

但她引用了一位社會學家的話表達自己的看法﹐說很多人將不合理的來西成為生活的一部分﹐社會便便沒法向前。

她說:有一些社會常態,它實際上是不合理的。而正是因為它存在的時間太長,這種社會現象或者一些思維方式,而人們已經把它接受了,不合理的東西被當做生活的一部分的時候,人們已經習以為常,不會再去挑戰它,不會再去反對它。而社會就會進入一種沒有辦法向前發展的狀態情況。

林耶凡今年6月26日在《華盛頓郵報》撰文,題為:我贏得了加拿大世界小姐,但我的工作使我父親在中國處於危險之中﹐指因她長期批評中國人權狀況,令其居於湖南省長沙市的父親屢受當地公安人員威脅。林耶凡在文中說,即使她父親無法理解,但她認為,沉默保護不了父親,只會讓共產黨繼續虐待中國國民而逍遙法外。

為了演出,她需要採訪很多逃出來的人,因此,林耶凡對中國當局綁架親情打壓異議人士的做法很瞭解。而這種綁架親情所帶來的傷害,也是很多勇敢者難以承受的痛苦。

也正是這種原因,林耶凡不希望過多地談論自己的親人。但她認為,自己應該理解他們。在中國生活過的人,都瞭解,很多人在面對巨大的壓力的時候,這些還身處直接壓力之下的人說出來的話,其實並非自己內心的真實想法。

她說:有時候會從國內出來一些有這樣經歷的人,他們實際上在講到自己的信念以及自己遭遇的時候,他們都可以很平和。他們可以很平和地講到自己在勞教所的經歷,甚至被毒打被折磨,但你一旦提到他們的家人的時候,你就可以看到他們的情緒啊,就抑制不住了。對於他們來說,這是最難承受的部分。所以,我想大家都能理解吧。

林耶凡同時關注發生在中國社會的系列重大傷害事件。她注意到了近期發生在貴州的4名留守兒童自殺的事件,並為此感到震驚。更為可怕的是,這有可能只是我們看到的冰山一角。

她說:我覺得更加可怕的是,這還只是冰山一角。還有多少這樣的,我們根本就不知道。我覺得這件事情體現出來的是一個社會對生命的這種不夠尊重。未成年人,孩子,在美國、加拿大,他們的地位僅次於上帝啊。他們是社會裏最受保護的一個群體。我當時看到這個新聞的時候我就在想像……很難受。

作為一個演員,中國藝術多面臨的環境也是她關注的內容。她認為,如果對創作自由的審查繼續,人們將不知美為何物。

她說:我不知道一個國家和民族的藝術它應該是什麼樣,但是作為一個藝術家來講,藝術應該是源於自己內心最純真的東西。如果一個藝術家不能把自己真實的想法表達出來的話,那她藝術的靈魂就抹殺掉了。對於表達自己的打壓的話,對藝術家的傷害是很大的。久而久之的話,就是醜的東西就會被當成美了,人們不再知道什麼樣是真正的美。對於中國電影,我前段時間我看過一兩部,覺得它並沒有什麼內容,推崇的也是一種我不太明白的東西。

林耶凡希望自己能順利的回到中國,參加今年12月在三亞舉行的世界小姐全球總決賽。她坦誠自己也有恐懼感。但如果人們都不發聲,那麼獨裁者們對於民眾的人權侵犯就會繼續氾濫且不用承擔任何後果,而且這種消極的妥協將永無止儘。

林耶凡拒絕別人給自己貼上人權鬥士的標籤,她更願意將自己界定為一個對中國文化癡迷的藝術女孩。她喜歡中國古典的文學和藝術,從書法和閱讀,甚至專門和記者討論到了中國古代士人的精神,敬仰那些具有君子氣節的古人。她感歎,這幾十年來,祖先們留給中國最美好的東西已經消失。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