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广州青年发起 ”撑粤语” 行动

在广州,最近市政协建议把广州电视台频道改以普通话播放,引起当地传媒及市民很大回响,掀起民间一场”保卫粤语”的热烈争论,更有广州80及90后青年发起”撑粤语”的活动。有粤语演艺人及作家都认为,当局应反思在强制推广普通话政策下,对方言文化的冲击。(由李莉讲下)
2010-07-2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民谣歌词:「好靓鸡公大个榄,止咳又化痰……快d帮衬莫迟慢。」

这段由”广东说书网”提供的录音,是现时偶然在广州街头仍然可以听到小贩唱的地道民谣,不过,随著外来人口越来越多及普通话教育普及,在广州,特别年青一代,说粤语的人越来越少。

阿仪是广州土生土长的90后青年,自小接受普通话教育,但家人坚持在日常生活中使用粤语,因此她仍说得一口流利的粤语,她认为粤语就像是她的根,应该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

她説:我自小在广州大,现在逐渐建筑物说要拆,又要改建,广州话是地方文化,一种语言不可能全部被抺杀,教育从小就培养你说普通话,如连小小与家人谈话,交流也不能,再过两年,下一代便不懂广州话了。

今月初,广州市政协召开会议,市政协委员纪可光,就”进一步加强亚运会软环境建设”,向当局建议,把广州电视台的综合频道或新闻频道,改以普通话播放,或在主要时段用普通话播出,建议随即引起广州媒体及市民强烈反响。虽然其后市政协急忙作出解释,指并非要取消所有粤语广播,但未能消除群众忧虑,在网上仍掀起激烈的争论。

因为这个建议,纪可光成为广州网民人肉搜索对象,被冠以”碎粤神偷”的称号。

在短短一星期内,”粤语沦陷”,”保卫粤语”,”广州人面临集体失忆”等等的字眼,充斥广州各大小媒体。其中《羊城晚报》更以专题形式,报道广州越秀区一间小学被家长投诉”封杀”粤语,强迫学生课外时间也要说普通话,否则被处罚或扣分,造成新一代不懂粤语,难与祖父母沟通的现象。

在网上社交网站 Facebook ,有网民组成”保护粤语,刻不容缓”的群组,至周三有1200多名网民加入群组,亦有广州网民在讨论区成立”保卫粤语大联盟”,又发起”保卫粤语行动”网上联署,至今有近1000名网民署名支持。

在民间,一群广州年青人就以实际行动来争取保留粤语广播。上周日下午,50多名广州80后青年响应网上号召聚集在广州人民公园,以”快闪”方式,高唱粤语歌曲20分钟,让更多人关注粤语和广州文化。

而另一批90后青年,亦计划下周日在街头发起”撑粤语”的活动。发起人之一的广州大学生董观莹对本台记者表示,最初只预计有约二,三十人参与活动,料不到在网上发出呼吁后,反应空前热烈,为免被当局误为是组织游行集会或造成混乱,他们唯有限制人数,至今有近六十人登记参与。

她説:没想到广州人空前团结,人人也説要来棒场,可能参与的人数会较多,这段时间广州可拆的都拆了,我们了解一个社会经济发展这是必需,但语言是我们的根,我们觉得好像比人踏践了尊严一样,所以人们这么团结,一向我们广州人不问政事,但这事情大家也认为被践踏了。

董观莹表示,听到当局建议电视台改用普通话后,很担心自小学习的粤语会慢慢被边缘化,于是与身边几名朋友,自资印制了2000多件宣传粤语的物品,下周日傍晚会在地铁站出口附近向途人派发,希望引起社会的关注。

她说:我们印制T-恤,环保袋,扇子,印著”齐撑广州,齐撑粤语”在背后,前方图案印著”讲野”两个字,想年青人都知道,传承粤语是我们的责任,我们不是针对政府,不是针对外地人,我们是针对广州人。

同时,一群中山大学的学生,亦在网上呼吁在今月31日到中山大学码头外集会,集体粤语朗诵,以示歌颂粤语,支持本土语言。

“广东说书会”是广州其中一个积极推广粤语的组织,创办人彭嘉志,本身亦是土生土长的广州人,自小对方言有浓厚兴趣,中学开始跟随名师学习粤语演说故事技巧,现时是广州电视台节目主持人,经常举办社会活动推广粤语。

彭嘉志表示近年代表广州文化的骑楼,西关大屋逐渐被新式高楼大厦取替,百年老店亦因亚运建设集体消失,他认为民间这么大反弹,是有人错误将推普(普通话)与粤语文化对立起来,引起粤语群集体发泄。

他说:这个人提出这番话,他缺乏政治智慧,不懂得方言是维系社会和谐,稳定及健康发展的作用,引起大家的愤怒,反思本土人,广州人是否不够重视粤语呢?是否要加大推广本土方言的力度呢?他提出这个建议,肯定他是想奉承某些人,料不到奉承后引起这么多争端及矛盾。

他认为一个多元化社会,应接受不同文化语言共存,保障每个人使用语言的权利。

他说:有些学校规定学生下课也要说普通话,如不说普通话会扣分,我觉得这是侵犯人的权利,推普是国家政策,我们应该支持,但我的私人时间,下课是我的私人时间,我用什么语言是我个人的自由,但被侵害了。

由于邻近港澳地区,国家广电总局一直批准广州电视台用粤语广播,现在广州台8个频道,除了综合频道每日15分钟普通话新闻及中国城市报道外,便没有普通话节目,因此广州台成为新一代学习粤语的渠道。

彭嘉志表示,亚运会的广播,不应被利用为扩大普通话在粤语区势力的工具,反之,更应包容粤语文化,突显本土特色。

他説:无论亚运会,奥运会等等,都应该以城市为基础,北京奥运有北京的特色,既然亚运会2010选在广州举行,要体现广州的特色。

今年19岁的广州汕头人方桂财,自小习惯说普通话,但因为多看广州台节目,能听懂粤语,他亦不赞成广州台改用普通话。

他说:读书时基本上都是普通话,方言说得比较少,希望可以保留,因为粤语属于汉语古老语言一种,属于中国文化一部分。

今次粤语存废之争,在全国引起了讨论,激起了上海,北京,新强等地对方言处境的反思,在粤语覆盖区域香港,亦引起香港人保卫粤语的共鸣。广州网络作家野渡认为,广州民间保卫粤语反应激烈,反映中国当局专制排斥小数民族文化的政策,在开放社会中开始不被接受。

他说:对边缘语言,特别小数民族语言的排斥,已是几十年来一贯的做法,推扩普通话只是作为一种工具使用,粤语算是较强势的方言文化,毕竟有几千万华人的背景支持,相反一些更小数异族,藏语,蒙语等等,这些才是日渐衰落。

而广东电视台的立场是,电视节目并非全用普通话,粤语与普通话比例处于平衡。野渡认为,粤语几千年语言文化,不会因为一,两名官员的个人利益,一下子被废除,但事件无疑已引起社会对粤语文化在当局排外政策下逐渐衰落的担心。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