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湾区骗局】苦主中港两地上访求助无果 促立调查组挽港人投资湾区信心

2022.11.0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大湾区骗局】苦主中港两地上访求助无果 促立调查组挽港人投资湾区信心 外界普遍对这班大湾区苦主贴上标签,认为他们蠢才会相信「包租」、「保证回报」等宣传广告。
石头 摄

港府近年唱好粤港澳大湾区,吸引不少港人北上买楼置业,惟接连爆出有港人疑陷入「烂尾楼」圈套。再有至少6位苦主向本台申诉买入大湾区不同物业后烂尾,「一国两制」下追讨无门。有苦主在香港寻求建制派组织协助,惟质疑只是「做骚」而无实际作用,并接到来自大陆的电话恐吓。他们促请港府成立「大湾区烂尾楼调查委员会」,帮助追讨赔偿。

「原来香港有那么多人有同一问题,买到这些楼,我们应香港政府发展大湾区,我们去生活、投资、工作,怎料换来损手烂脚。」

2017年,一班港人响应政府呼吁,在大湾区买下怀疑「烂尾楼」。为了追讨赔偿,他们由香港走到内地,到过派出所,上访至北京、打官司,即使获法院判胜诉,都无法取得任何赔偿,甚至遭到恐吓。

「现在会打电话来恐吓业主,警告我们『你是否不想回中山?大陆?我们有齐你的资料,你不要搞那么多事』。」

在香港,苦主即使去信中联办亦无实际进展,有苦主对法律彻底感到失望,回到香港感觉亦已走投无路,其中有6位苦主分享他们的经历。

一班苦主分别在约2017年买入大湾区不同物业,同样在「一国两制」下追讨无门。(石头 摄)
一班苦主分别在约2017年买入大湾区不同物业,同样在「一国两制」下追讨无门。(石头 摄)

疫情下赴大陆半年追讨无果 在派出所遇公安刁难 

余小姐和马小姐在2017年9月,分别以36万和47万多人民币购入东莞樟木头首信文化旅游创意步行街(现名海客城)商铺,发展商原定2018年交铺,但后来商铺被指属违规建筑,无法通过消防要求而「烂尾」,她们要求赔钱不遂。

疫情令港人在追讨过程更加不顺。她们在2020年10月到大陆隔离14天后,再住了大半年,至去年6月才回港。期间,她们上诉至当地法院,虽然官司胜诉,但亦没有讨回一分钱。相反,长居大陆的苦主因为上访频密,在发展商仍有资金盈馀时,那班苦主已获得部分赔偿,惟后来进入司法程序,加上僧多粥少,港人已没有资金可以获分。

余小姐说:国内很多人已经打官司,获退本金,但我们香港人上不了去,我们知道后上去隔离,(住了)半年,去打官司、报案,一个砖都没有。我们到处上访,法院判我们胜诉。我们去过很多地方,樟木头公安局我们都去过,都是没有办法,我们香港人没办法上去,他们上边的人很多都获赔偿,赔得七七八八。

两人在樟木头派出所报案时更遇上公安刁难,质疑当局拖延程序是包庇开发商。报案当日,两人早上11点前到达派出所,落口供后被要求一直等,形容「整天没吃过东西,连过对面马路买面包都不敢」,直至傍晚6点,派出所人员才称案件不受理,不肯给予报案回执,并赶她们离开,当中未有说明具体原因。

余小姐说:(公安)不肯给我们回执,就算你不弄都好,都要讲,因为我已落毕口供,到6点才说我们的案不成立,叫我们走,我们已等了半年。

大批苦主上访至北京。(受访者提供)
大批苦主上访至北京。(受访者提供)

曾向民建联求助不果 声称律师要求收取逾4万元写信予中联办

两人回港后,在香港联同逾20名苦主继续追讨。她们曾到中联办和特首办请愿,对方回覆指会协助联络驻粤办跟进,并将个案转交广东同中央信访办,惟至今未有实质进展。两人说,去年年尾及今年6月,曾经向亲政府的民建联求助,接触过观塘坪石区前议员陈俊杰,再获转介至免费律师谘询。

马小姐说:他(陈俊杰)叫我们打这个电话去预约免费律师谘询,之后我们打了这个电话去顺利邨的律师,(律师说)他是谘询而已,正式要求他行动就要收费。他叫我们那么多位苦主,每人付2千元,请律师写信,因为当时想著没有人懂得写投诉信。

因为费用高昂,他们最终没有委托律师,而是自己写信予中联办,后来获中联办回覆表示会跟进,但亦无实质进展。

余小姐说: 我们没有找他(律师),我们证据齐全,不需要他们帮我写,如果帮我写是有办法追讨回来的话,或者叫人帮我跟进的话,都可以(付钱),但一样是寄信去中联办,我们自己写。几万元?用不用写一封信要几万元?后来中联办看过里面资料,称很齐全很详细。

前民主派议员:事件奇怪 民建联:没有这回事

对于向政党求助后,获转介律师要求收取几万元费用写信予中联办一事,有不愿具名的民主派前议员向本台表示感到奇怪,他称不知道实际情况如何,但一般而言,除非有很特别的情况,或者很繁复的问题要处理,否则很少见、印象中未亦听过要收钱才帮忙写信。他又说,写信予中联办,一般议员都可以,除非上庭或要准备法庭文件才会安排律师写。

本台联络到两名苦主口中所说的民建联前议员陈俊杰,对方称的确有大湾区苦主买下烂尾商铺而向他求助,但因为涉及法律问题,他将个案转介予免费律师谘询。而对于两人声称律师要求每人付2千元作写信费用,他感到惊讶,指事件没有发生过。

陈俊杰说:当然没有,这么搞笑的事情,(怎么可能)写封信要2千、3千元?商铺印象中有一个(求助),我帮她们写信,她们本身已经写了一些东西,曾经寄过予中联办,其他后续就不知道了,其实她们已有一封信写好了,只不过我帮她们整理一下内容,我们通常都会转介法律谘询。

对于有苦主抱怨民建联未能帮忙,陈俊杰坦言:「真的没有甚么可以帮忙,内地事情未能控制到,始终两地法制不同,我们只能作沟通,将讯息转达予中联办。」

大湾区执业律师:投资涉及风险 律师、港府都未必能够帮忙

针对这件事,本台向民建联义务律师伍毅文查询,他印象中有港人在大湾区置业后称收不到钱,而民建联坪石办事处前区议员陈俊杰有接触过他,希望为苦主提供免费法律谘询,不过他表示没有要求过收取每人2千元,质疑她们再被转介至大陆律师。

伍毅文说:写信给中联办这些事,找律师写有甚么用?我通常会建议他们找个立法会议员,引起公众关注的人士,我当时是给予这些意见,如果每人要收取2千元,我真的没有印象,如果真的要收钱的,可能是转介一些国内律师,在国内在跟进,更加没有道理,我作为律师写信予中联办,与他(苦主)自己写信有何分别?

伍毅文在去年通过粤港澳大湾区执业律师考试,并于前海开设了律师事务所。对于执业至今有否处理到怀疑烂尾楼案件,伍毅文称因为始终未通关,就算真的有个案都未能落手落脚处理。他认为,事件不一定关乎「一国两制」的问题,在世界各地都有类似情况,早在大陆20、30年前在已有第一批烂尾楼出现,很多问题至今未都未得到解决,始终投资涉及风险,坦言香港律师、港府都未必能够帮忙。

曾向港工联会求助获转介至大陆 指七一前遭公安、港警等警告「不要搞事」

港人在大湾区购买「烂尾楼」并不是新鲜事,不少苦主早年向多个香港政党求助,但在两地法制相异之下,即使有议员帮助,亦无实质作用。

另外两名苦主高玲玲(化名)及欣姐(化名)在2017年分别在中山、惠州两地购买中港湾、魅力东方、亚洲广场、海岸居等商铺,后来因项目烂尾而损失共过百万元人民币。

两人对本台说,在2017年至2018年,曾经向香港工联会寻求帮忙,议员帮忙联同相关部门召开几次会议。不过,事件最后不了了之。

高玲玲说:陆颂雄都帮过我们几次忙,去政总开会,其实我们开过很多会,都是不了了之,只不过是「做骚」,大陆政府都开过会,很多公安一哥、市长、房产局的官员,说得很好,甚么都会答应你,很多只做一、两年,但是没有诚信,没有用。

两人向香港工联会求助后来被转介至大陆工联会跟进,她们称近年反而受到来自大陆的越洋电话恐吓。

高玲玲说:当时(工联会)很好帮我们,但这两年变了,不知道是否上边(大陆)养得他们肥肥白白,不用忧,现在会打电话来恐吓业主,就警告我们「你是否不想回中山?大陆?我们有齐你的资料,你不要搞那么多事。」叫我们不要出来求助,不要搞事,说我们入了黑名单。

年过60岁的欣姐表示,在今年7月1日前几天收到来自大陆工联会、公安,以及香港警方的电话,警告他们「不要搞事」。而在2017年,欣姐已因为买下烂尾楼损失巨款,心理备受压力,需要求诊精神科医生。

欣姐说:因为被骗了很多钱,很大压力,精神及身体不是很好,睡得不好,之后甲状腺(又有问题)。

本台联络大陆工联会但电话无人接听,而香港工联会截稿前未回覆。资料显示,香港工联会去年新成立大湾区服务社,旨在抓紧中国「十四五」规划机遇,协助职工融入粤港澳大湾区发展,为准备到内地湾区城市创业、就业、升学、生活的港人提供支援。不过,网页未有提及港人一旦在大湾区置业,遇「烂尾楼」的相关资料。针对有否接获求助,或为港人进行讲解、提供协助等,该社截稿前未回应。

被「明星效应」吸引砸120万元人民币买物业 苦主不怕被人嘲笑蠢

另外有苦主在2017年于中山购入喆啡酒店的公寓式住宅等,其中陈小姐一人斥资120万元人民币买下4个单位,她形容自己贪心,现时「由天堂跌至地狱」。她称2017年时,很多经纪会在香港酒店做展销,不少名人都有为物业宣传造势,包括港星陈豪、投资专家叶景强等。

外界普遍对这班大湾区苦主贴上标签,认为他们蠢才会相信「包租」、「保证回报」等宣传广告。苦主陈小姐大方承认,但为了追回血汗钱,她豁出去。

陈小姐说:为何接受访问?我都豁出去,不怕别人认我蠢,认我傻,认我白痴,以为我很有钱,其实是吃公仔面、饼乾,捱回血汗钱,现在买到失望,买到比人说蠢。我们现在出来就是为民请命,是帮他(政府)拍宣传,政府要求我们支持大湾区买铺,现在血本无归,希望香港政府与我们查大湾区、打老虎,否则香港人不知道,只会轮回、循环,不单止我们受害,是全香港人。

苦主陈小姐称2017年时,很多经纪会在香港酒店做展销,不少名人都有为物业宣传造势,包括港星陈豪(中)。(受访者提供)
苦主陈小姐称2017年时,很多经纪会在香港酒店做展销,不少名人都有为物业宣传造势,包括港星陈豪(中)。(受访者提供)
苦主表示看到名人广告而被吸引投资,当中有投资专家叶景强。(受访者提供)
苦主表示看到名人广告而被吸引投资,当中有投资专家叶景强。(受访者提供)

年轻一辈因信政府而投资大湾区 促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

现年30多岁的张小姐属这群苦主的年轻一辈,她花约30万元买下喆啡酒店的公寓式住宅,她表示当初是因应国家发展规划,港府呼吁年轻人到大湾区发展而购入,如今损失惨重。

张小姐说:原来香港有那么多人与我们有同一问题,买到这些楼,我们应香港政府发展大湾区,我们去生活、投资、工作。怎料换来损手烂脚,政府是否需要出来帮我们这批香港人?你叫我们发展大湾区,你没有一个完善的制度,我们去报案,你跟我们说「一国两制」,两制是因为我们在海外付款销售,而不出来帮我们。为何卖猪仔可以有独立调查委员会,为何不帮我们这班苦主,开一个独立调查委员会?

张小姐促请港府能针对大湾区烂尾楼问题,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在呼吁年轻人到大湾区读书、生活、工作之际,正视港人遇到的实际问题。

现年30多岁的张小姐属大湾区苦主的年轻一辈,指因相信政府而投资大湾区,促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石头 摄)
现年30多岁的张小姐属大湾区苦主的年轻一辈,指因相信政府而投资大湾区,促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石头 摄)

记者:董舒悦 责编:李世民 网编:江复

-----

相关文章:

【大湾区骗局】80多人疑陷「烂尾楼」损失逾7亿人民币 年轻地产代理将向港法院「争取公义」

【大湾区骗局】港30多「烂尾楼」苦主请愿:应政府呼吁致血本无归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