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國安時代(二)】民調睇真啲 紅色山寨版「民研」機構出沒注意!

2020-08-03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總裁的鍾劍華憂心在港區國安法實施後,對其民研機構的攻擊陸續有來。(張展豪 攝)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總裁的鍾劍華憂心在港區國安法實施後,對其民研機構的攻擊陸續有來。(張展豪 攝)

【後國安時代(二)】民調睇真啲 紅色山寨版「民研」機構出沒注意!

在政權打壓下,香港越來越多的民調機構近年已由學府支持改為民間獨立運作,其中以香港民意研究所(香港民研)最具代表性。與此同時,香港民研前身,即「港大民研」出現「山寨版」。本台發現,建制陣營疑以「山寨」的民調機構,為《港區國安法》「製造」民意,所發表的數據分析粗疏,卻仍然得到多間媒體引用並廣泛報道。香港民研的鍾劍華接受本台專訪時指,相信有人想混淆視聽,意圖掩蓋真實民意。另有學者憂慮,當局透過影響媒體讓虛假「民意」遍地開花。(李智智、覃曉言 報道)

近年香港各學府的民調機構,被指在政權干預下,能夠維持獨立運作的所餘無幾,就在港府硬推《港區國安法》期間,港人熟悉的香港民意研究所及民間記者會,都曾就香港市民是否支持國安立法這個議題,發表了民調報告,結果都顯示,受訪市民不支持立法,亦擔憂《港區國安法》實施後,會影響原來擁有的言論自由。

在這條新法例引起各界爭議時,本台發現,坊間出現了一間報稱受「紫荊研究院」委托的「香港社會科學民意調查中心」,在短短約一個月,就《港區國安法》至少發表了三次「民調」,結果,不僅一面倒顯示受訪者認同及理解中央為香港訂立《國安法》,甚至民調內容重覆,例如每次都有指大多數受訪者認同香港有責任維護國家安全,只是三次的數字不同,分別是五成七、六成四、六成七,但該機構的背景卻鮮為人知。

記者發現其名字與香港民意研究所前身「港大民研」隸屬的「香港大學社會科學研究中心」近似,但其所公布的民調數據、分析甚簡陋,發布形式亦甚為粗陋,僅向傳媒發出新聞稿,未有負責調查的人員或學者現身講解,與香港民研一向公開的做法大有出入,但這個民調結果,仍被本港多間主流媒體和親中媒體引用並廣泛報道。

本台曾嘗試在網上搜尋該機構資料,搜索結果只能找到該機構由五月下旬開始發表的民調報道,而且引用時或錯誤顯示為「香港民意研究所」民調,或誤將其納入「香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的社會科學研究中心」的項目。有不少網民在討論區留言質疑該機構來歷,甚至連主流媒體,都一度誤會該機構是屬於香港大學,引來網民熱議,卻始終未能找到其網站及背景資料。

本台曾致電向「紫荊研究院」查詢,試圖了解「香港社會科學民意調查中心」於何時及由誰成立;所委托的民調是以甚麼方式進行、有哪些人員參與等,但發言人竟回應稱一概不知情,最後向記者電郵發送了五份新聞稿。

黎先生說:我們這次主要是做這方面 (港區國安法)的民調,其他則不知道,可以公開的資料都已在新聞稿上。

該些新聞稿標榜受訪的「多數市民相信《國安法》可兼顧維護國家安全和保障市民權利」,不過就並無介紹民調機構及紫荊研究院的資料,有關民調報稱以音頻電話隨機抽樣調查,以及列出頗為簡單的圖表數據。

記者再改為追查「紫荊研究院」,根據公司查冊結果,其登記董事包括港區人大及政協委員馬逢國,而根據網上資料,該研究院是由親中媒體《紫荊雜誌》在2016年創立的智庫,《紫荊雜誌》的發行商則是中聯辦屬下公司間接持有;「紫荊系」則與前特首董建華創辦的「團結香港基金」等親中機構和智庫互有關連。其真身終於「現形」。

對於坊間出現疑與香港民研「撞名」的民調機構,香港民研副行政總裁鍾劍華接受本台專訪時證實,近期收到消息知悉有一間差不多名字的機構,以不正常的方法進行民調,他懷疑有人想混淆視聽,意圖掩蓋真實民意。

鍾劍華說:我都留意到他們從來不把自己的問卷、抽樣方式向公眾公布,站在民意研究科學角度而言,這是不正常的做法,你不告訴我是如何抽樣,我怎知道你是否叫一些人幫你填寫的呢?我們(香港民研)的調查數據是全面公開,問卷調查公開,抽樣方式大家都能夠看到,我們連如何加權也告訴大家,一個透明、公開、經得起方法論,以及達到專業要求的調查,才能長遠在公眾心目中建立地位,和確立他們的持久力,一些魚目混珠的,我相信難以長久混淆視聽。

鍾劍華認為,特區政府不能用正途的手法說服香港人時,便會採取一些低三下四的方法,例如早前林鄭月娥說有組織收集到300萬位市民簽名支持《國安法》,實際是否有這些數據卻不得而知,又或者出現今次的民調機構和智庫,而這些具有強烈北京色彩的建制智庫,表面上雖是幾個不同牌子,但其實長期都是同一個班子。

鍾劍華說:數年前董建華創辦的(「團結香港」)基金會,跟現在再出發(大聯盟)都是同一班人,幾個牌子一個班子,全部都是近親繁殖,近親繁殖肯定是不健康的,肯定會出問題的,就算安插這些人在不同的機構當中,都不會令政府所做的東西更有說服力,你沒有說服力的話民意就會反映出來。

香港學術自由的失守,始於2000年的香港大學民調風波,前港大民研計劃總監鍾庭耀當年被時任特首董建華透過助理直接向校方施壓,要求取消針對港府的民望調查,之後持續多年遭到建制派抨擊;另一位「民調達人」鍾劍華亦同樣是北京政府的「眼中釘」,當他們先後被逼脫離大學,共同營運獨立的香港民意研究所後,仍然遭到政權打壓。

上月在民主派初選前夕,香港民研被指外洩早年的民調資料,遭警方搜查辦事處,鍾劍華認為是很巧合的「滋擾」,令人憂慮在實施《國安法》後的香港,未來難以再容納與政府持不同意見的民調。

鍾劍華說:特別在雨傘運動之後,我有很強烈的感覺是,可能政府已經和一些學院的管理層有一些默契,盡量壓縮學院的公共空間,或者壓縮學院的社會角色,不單是民意調查再無法取得財政支持,甚至借用一個房間跟一些關注團體和非牟利機構開會,愈來愈多關卡要過,這是事實來的,這就是很不健康,終於出現了過去一年更加強烈的民意反彈。無論政府和建制派也好,都應該參考民意去採取決定的過程中,我不是叫你跟從而是參考和對應,從這個角度來說,壓縮香港這個如此理性和高度現代化的社會,意圖去掩蓋民意,不讓你做,不希望這些民意曝光,這是一個很幼稚的反應。

科技大學社會科學部副教授成名相信,未來為政府「助攻」的民調會繼續出現,同時,他提醒,虛假的「民意」或能借助受操控的媒體遍地開花。

成名說:我相信不會是一次過出現,將來會同樣就著一些極具爭議的議題,他會用一些所謂民調,而那些民調的方法學上可能會很簡陋,以合理化一些政府極具爭議、特別包括打壓香港人權的政策,我覺得要值得留意的是主流媒體包括電視台,因為資金被操控而受到打壓舞弄,是否會加劇呢?如是這樣的話,剛才所說的所謂製造民意等等,只會是變本加厲,更加透過主流媒體去遍地開花。

鍾劍華最後補充說,現在民間所進行的研究調查,都經得起事實和社會,甚至經得起時代的考驗,可惜就是有一些權勢不敢面對真實民意,才會弄致今時今日出現歷史開倒車的境況,令他倍感難過。至於他本人會不會擔心因為進行民調而被當權者以違反《港區國安法》入罪,鍾劍華說,若真的因為調查民意而被指違法要入獄,這真是夫復何言,他也問心無愧亦無悔。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