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选「光复战」系列】区议会选举系列区选史无前例无「白区」 民主派有望光复区议会?

2019-11-2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今届香港区议会选举是回归以来最竞争最激烈的一次。(路透社资料图片)
今届香港区议会选举是回归以来最竞争最激烈的一次。(路透社资料图片)

【区选「光复战」系列】区议会选举系列区选史无前例无「白区」 民主派有望光复区议会?

一场反修例风波,对香港的政治光谱带来急剧转变,近月多个民意调查都显示,随著更多港人对特首林郑月娥及其政府团队零信任,愈来愈多市民倾向要踢走保皇党,周日(24日)举行的2019年区议会选举,将成为惩罚建制派无条件撑政府的「战场」,尤其今届出现史无前例的无「白区」形势下,是回归以来竞争最激烈的区选,民主派会否有望光复区议会,为本港的政治格局「大洗牌」呢?(李智智 / 覃晓言 报道)

如无意外,区议会选举将于周日(24日)举行,今届区选竞争激烈,有多达1,090名候选人竞逐452个选区,共有413.3万名登记选民,两者都是历届之冠,当中超过39.2万名为新增选民,亦是近年最多。

而参选的建制派有455人、占约42%,其中179人来自建制大党民建联;而包括「政治素人」在内的民主派候选人有501人、占46%,其中99人来自民主党,其馀134人为报称无党派人士,占12%。至于「政治素人」方面,破纪录有超过200人,部分更「结盟」组成十多个地区组织。

在新增选民中,以介乎18至35岁的年轻组别人数最多,占48%,但相对于整体选民方面,年轻组别只占24%,低于60岁以上群组的32%,以及36至60岁群组的44%。

本台根据现时十八区区议会的形势分析,目前建制与泛民的整体比例大约是7比3,建制派占293席,泛民则只有120席,其馀无党派的有18席,无疑是建制派的天下。但值得注意的是,建制中有68个议席是在没有竞争对手下而自动当选,今次区选则出现史无前例的无「白区」局面,即是没有人自动当选,区区有竞争。

至于十八区区议员分布,以湾仔、油尖旺、九龙城、元朗及离岛区为建制重地,分别占8成以上。若要找出民主派与建制势力比例较接近的选区,只有深水埗、黄大仙及沙田区,建制占5成多稍有优势,还有西贡区是建制唯一占不足5成的选区,相信民主派在这4个选区较有可能「翻盘」。

此外,今次民主派与建制在每个选区,各自都至少有1人参选,原本一对一格局,可能较有胜算,但民主派为防DQ(Disqualify,取消资格)事件,不少选区都安排「Plan B」后备,加上有部分无党派候选人,而建制为防席位不保,亦在部分选区加插后备人选,故不少选区都出现「撞区」,甚至多人混战。

本台粗略计算,其中23个选区有4人参选,另有8个选区有5人或以上参选,战况最激烈为尖沙嘴西,候选人包括泛民推举的陈嘉朗、前民协主席冯检基、泛民简浩名、民建联潘景和、报称无党派的梁幸辉,形成5人大混战。另外,深水埗南山、大坑东、大坑西选区,以及荃湾海滨选区等,都有4人混战。

民主派在新界至少有14个选区「撞区」,情况较为严重,如争取在北区石湖墟连任的民主党林卓廷,遇上关注上水水货客问题的无党派梁金成挑战,同区候选人还有新民党孔永业。建制亦有至少6区「撞区」,如警察员佐级协会前主席陈祖光首次参选,挑战观塘双顺选区争取连任的独立建制符碧珍,同区还有民协梁汉祺参选,这两区都是焦点选区。

而名人对战的焦点,最瞩目肯定是九龙城土瓜湾北的社民连梁国雄挑战争取连任的民建联主席李慧琼;另荃湾愉景的「连登仔」、荃民议政刘卓裕,挑机争取连任的实政圆桌田北辰;还有在屯门翠乐,民主党卢俊宇及报称无党派的蒋靖雯,迎战早前摆街站遇袭的何君尧。

全民呼吁踢走保皇党,到底民主派是否有望「大翻盘」?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助理教授锺剑华向本台分析指,以现时政治气候来看,确有很多人对建制力量充满愤怒,亦有人决心要透过选票来惩罚无条件撑政府的政党,而今届新增选民较多年轻人、没有「白区」,都为建制带来选情危机。

锺剑华说︰我可以想像得到,今年完全没有「白区」造成的结果,是(建制派)在调动资源(选票)上较以前困难很多,亦都真的多了很多变数,那些变数是年轻选民、变节选民,以及要惩罚建制派的选民会有多少人呢?这些都有一定的不确定性,所以我相信整个部署,真的会令到建制派会有些担心。

但锺剑华认为,民主派不能过度乐观,因为建制派过去以「蛇斋饼糉」、「嘘寒问暖」渗透基层的根基很深厚,虽有新增年轻选民,但建制的长者铁票是稳定票源,他举例指天水围等新市镇选区,只要牢固到两幢楼的选民支持便能胜出,他估计民主派应可取得过半数选区,打破建制派长期垄断,但未必能全面大翻盘。

这次区选满城风雨,例如香港众志黄之锋被选举主任撤销参选资格;多名候选人先后遇袭;加上特首林郑月娥引用《紧急法》制订《禁蒙面法》后,一直有传区选会「被取消」,建制亦多次提议押后甚至取消区选,若成事实,对香港未来政治格局有何改变呢?

锺剑华指出,根据法例区选可押后14日,政府若决定押后,不排除会继续延期,但他认为不应如此草率,当现届区议会任期于今年底届满,便会令区议会悬空,影响之后的立法会和特首选举。

锺剑华说︰明年1月中应该要有区议会名单出炉,若到时候没有的话,后果很严重,接下来会影响明年的立法会选举,因为立法会有数个超级区议会议席,要用区议会的方式推算来产生候选人,那数个议席怎么办呢?是否代表立法会可以减少数个议席呢?不久之后,选举委员会亦会改选,现在有1200个议席,当中有117席来自区议会,是否选委会可以有117席悬空呢?

区议会不像立法会,实则权力有限,始终是香港民主发展的象征,但九七主权移交后,首任特首董建华为区议会引入委任议席,形成建制派长期主导区议会,导致会议功能和秩序不断丧失。

锺剑华称,尤其2003年有50万人上街后,政府很多时利用区议会,作为打压或矮化立法会的政治工具。他举例支持831方案,如要绕过立法会,便藉词指十八区区议会都讨论过,一致支持政府,甚至指十八区区议会主席联署支持政府,对政府来说是很好用的「工具」。

为了保住建制力量,锺剑华估计政府确有可能宁愿「揽炒」,利用其他极端做法去取消区选,如运用《紧急法》的特首权力,让现届区议会直接过渡,但后果十分严重,像回复台湾万年国会,为历史开倒车。

锺剑华说︰为甚么我说政府可能不介意「揽炒」或押后选举,为何我会有这忧虑呢?如果今届区议会真的如很多人估计,不要说全面翻盘,例如有10个区议会翻盘,这招便不能再用,若这招不能再用,更恶劣的是到时候翻盘的区议会太多的话,倒过来他们(民主派)会制衡立法会内的建制派,所以对于政府来说,如果从实利角度,若区议会已被评估到这样输掉的话,不选还比较好,变万年国会还是其次,没有了也没有所谓,有跟无对政府是没有分别,有的话可能会更差。

退休政治学讲座教授郑宇硕则指,虽有显著新增选民,但当中可能也有建制支持者,以上届为例,投票率与过去分别不太大,维持约四成多一点,加上泛民「撞区」问题等种种因素,始终未能大翻盘。今届竞逐连任的建制区议员稳袋铁票,始终占优势,存在很多未知之数,最重要是视乎当天的投票率,要突破5成以上,可能会有部分地区能够「翻盘」,但要全面变天则很难。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