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選「光復戰」系列】抗爭運動改變政治生態 「首投族」左右區選大局

2019-11-21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隨著「反送中」運動影響,今年香港新增選民人數上升。(路透社資料圖片)
隨著「反送中」運動影響,今年香港新增選民人數上升。(路透社資料圖片)

抗爭運動改變政治生態 「首投族」左右區選大局

香港區議會選舉在即,以往不少市民對選舉冷感,尤其年輕人偏向投「白票」或不願意投票,但隨著「反送中」運動影響之下,今年新增選民人數上升,究竟他們的心態有何轉變?(劉少風  報道)

反修例浪潮持續之下,區議會選戰周日(24日)即將上演。今屆區議會選舉新登記選民人數及參選人數齊創新高,選民登記人數首度突破四百萬人。新登記選民超過39萬人,較以往選舉年度高。

2016年立法會宣誓風波,多名非建制派人士被褫奪資格,民眾質疑選舉制度,對選舉不抱希望,去年兩次立法會九龍西補選中,非建制派選民「投白票」,亦不投泛民主派人士,成為民主派敗因之一。今次反修例風波期間,運動參與者秉持「不割蓆、不篤灰、不指責」的精神,不論泛民、本土還是「港獨」的支持者,目標較過往一致,在今次區議會選舉,這批關鍵選民的投票意向,似乎亦有所轉變。

離島區的選民徐小姐,原本對社會及政治漠不關心,但自從看到元朗721白衣人襲擊市民後,開始留意反修例事件,她不停閱讀各種新聞,感到愈來愈憤怒,更於7月辭職,全心參與「反送中」運動,後來發現原來香港早已變質。

她形容,警察與普通市民的角色,有如雞蛋與高牆,面對警察的暴力、無理濫捕,一般百姓只能夠指罵,「蝕底」的是普通市民,唯有再寄望選舉,希望選出真正為香港人發聲的議員,至少改善現時的社會問題。

徐小姐說︰其實我們不再出來的話,就連累了以後一代又一代,等於現在上年紀的人,可能之前貪蛇齋餅糭,亂投票,投到現在某些(區)助大,我又覺得賄選是嚴重的,只不過現在廉政都不會查,踢走這些無謂人,最好就是這樣,或者他們變成少數,就要服從我們多數,起碼民生會好很多。

徐小姐以往沒有投票習慣,但她認為今次「勝算很大」,原因是未試過看到香港人那麼團結,認為今年的區選非常重要。

徐小姐說︰我覺得今次不同,意思很大,因為今次我們人數很多,大家都明白應該要投哪一個人,如何投那一票,所以我覺得今年很有用,亦都是值得、需要去投,加上我覺得甚麼都不試,只是坐彈劾政府,只是批評警察,我覺得沒有意思。我覺得大家團結的力量很重要,三萬人怎麼對抗我們二百萬人呢?

雖然徐小姐對區選抱有希望,認為非建制派議員當選可以改變社會現況;但亦有選民是「含淚投票」。

五十幾歲的張先生屬黃大仙區選民,回歸後對選舉制度冷感,不信任政黨,亦質疑部分人參選的目的。他指香港並非按照《基本法》一人一票選特首,認為選舉沒有意義。

張先生說︰現在永遠都是幾千人選一堆人出來,永遠佔三分之二的投票權在立法局(會),何況是地區選舉,對我們來說更加沒有意義,就像我住在黃大仙,有些區議員都未落過區,我見都沒有見過他真人(區議員),每個月拎十幾萬(薪金)做了些甚麼?我都不知道,政府在做些甚麼,完全我沒有辦法理解,亦都不知道它如何運作。

雖然對選舉失去信心,但張先生稱今年會勉強投票,希望對「反送中」運動發揮影響力。

張先生說︰我會勉強去投那一票,你問有沒有意思?我希望可以有影響力,本身對我來說,影響力不是那麼大,我寧願民建聯嬴更好,因為嬴後抗爭力、反彈力更加大。

張先生不關心《逃犯條例》修訂內容,但在「反送中」示威活動中,看到警方對待年輕人的手法,令他關心警暴問題,張先生後來更在這場運動中義務接「仔女」,希望保護年輕一代。

反修例風波激發年輕人走上街頭,不滿政府硬推「送中」條例,以及抗議警暴問題,運動至今有超過二千多人被捕,體制外的抗爭持續之際,不少年輕人亦希望在體制內尋求出路,寄望區議會選舉。相比2015年區議會換屆選舉,今屆區選會新增四十幾萬名選民,當中年輕人佔了約四成七。

18歲的莫同學是大專生,亦是「首投族」,她所屬的東涌區有較多老人家,深怕區內建制派人士當選,希望以手中一票,幫助民主派人士連任。

莫同學說:很怕會是偏向建制派那邊勝出,(原本區議員)是屬於民主派,但都想他是連任,因為我都想香港好,不想(香港)再落入民建聯手中。

莫同學過去一直參與「反送中」運動,關心社會,對於同樣有年輕人覺得,投票無助解決社會困局,莫同學認為是各有各做。

莫同學說︰我覺得是各有各做,你覺得投票沒用,不代表一定沒用,但如果自己不去投票,香港就敗在你手中。首先會看候選人是屬於哪一邊和看政綱,不希望區議員是內定的,是要由香港人自己選出來的。

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鍾劍華指出,自2016年立法會選舉出現DQ(撤銷資格)事件之後,很多市民不相信選舉制度,尤其是年輕人,所以對上兩次補選,他們都不願意出來投票,但反修例事件改變了這種風氣。

鍾劍華說︰發生這件事(反修例)之後,大家看到,無論行政會議、立法會、區議會,他們都是無條件撐政府,過一條幾百萬人都反對的例(逃犯條例修訂),由幾萬人上街,到二百萬人上街,它(政府)都夠膽推上去立法會通過,大家才警覺到這個體制多麼的荒謬。在這個氣氛底下,正好年底選舉,令到就算年輕一代都明白到,在體制外爭,體制內都應該做些事。

鍾劍華指,如果年輕人今屆積極投票,相信能夠左右某些選區的大局,對部分建制地區有翻盤作用。

城市大學政治學前教授鄭宇碩對本台分析,如果純粹從新增選民的角度而言,相信有四分一至三分一的新登記選民,是親中或建制陣型;另一方面,今次新增選民的特徵是年輕人比例較高,在目前政治氣氛底下,他們希望藉選票打擊建制派。

至於新增選民是否因「反送中」運動而政治醒覺,鄭宇碩認為仍要視乎兩個關鍵的因素。

鄭宇碩說︰第一個就是投票率,區議會選舉的投票率經常都是百分之四十以下,如果是百分之四十以上,叫做幾好,投票率過五成才對我們特別有利,所以投票率能否突破五成?我們不知道;第二個因素就是我們不知道選民的反應,面對現任建制區議員,他有很多的服務網絡,蛇齋餅糭做到足,選民會否在這種氛圍下繼續投他呢?這種傳統的投票取向會否打破?我們真的不掌握。

鄭宇碩指,選民對於現任區議員的服務是否感到滿意,以及對政治素人的接受度,亦是考慮因素。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