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民李煥君華府“奇幻漂流”(視頻)

2015-04-01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李煥君接受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記者何山的採訪。(粵語部何山拍攝)
李煥君接受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記者何山的採訪。(粵語部何山拍攝)

訪民李煥君華府“奇幻漂流”

北京的拆遷戶、新公民運動的維權人士李煥君(女),放下北京的孩子,來到美國華府﹐在中國大使館 “上訪” 近兩個月。她租住人家的地庫﹐兩個月來,沒有吃過一餐似樣的晚餐,目的只有一個--誓要討回公道。在華府的 “漂流”,是跟自己過不去?是偏執?還是被黑監獄折磨,得了病卻不知呢?記者同李煥君傾過。(何山報道)

李煥君做過幼稚園老師,是單親媽媽,踏入不惑之年,她在2015年來到華府。她說,不是要過好日子,因為背負住整個家人、村與村民的期望,要向北京市豐台區政府,討回失地農民的應得。

李煥君說,她是行動派。 “只想、天天想,不去做,我這個人,就是只做不想!"問她在華府還要維權多久?她答,當初連出不出了國門都未知。 “我當時只是想,我上得了飛機嗎? "

是性格決定了命運?她說,“ 我覺得是性格與脾氣,每個人的性格不一樣。”

連孩子都放下,值得嗎?來美國的決定,是否一如當年未婚生子一樣意氣用事呢?她說: “我父母非常支持我,全村委,都知道是不公平的事。誰都希望自己的兒女有一個幸福的家庭,既然單親媽媽比原來的更幸福,我媽是很開通的。"

她指,有今日,她是為勢所逼。 “是當地政府把我逼成這樣,等於是我的老師,一直把我教育成現在這樣。"因此並無後悔,不做才後悔。 “我就認為,我走的是正路。你不走怎知是活路還是死路 ?不走也許將來會後悔。”

華府的生活,衣、吃、住、行,一點都不輕鬆。記者問她,兩個月內,有吃過像樣的一餐飯嗎? “沒有,就前兩天,他們住的房子包餃子,叫我過去,我們一起吃了一頓餃子,很好吃!"

究竟,公道何價?當地政府要賠多少呢?她說,北京永久產權的家業,100多平方米地。賠多少要與政府坐下來談。李煥君說: “就是兩個選擇,要不說找個工作,比較寬裕的生活,但會影響我現在的維權。知道我們村有走的人,現在(政府)開價是這整數。”

其實日日在中國駐美大使館門前的上訪中國訪民也有數人,有的已經堅持了200多日。華府與北京信訪辦的訪民人數相比,是差天共地,中方照樣也沒有回應。

李煥君說: “都是去使館抗議,週末在教會。中國人的教會做一些活動,過來的目的就是抗議北京市豐台區當地政府,不是監獄就是黑監獄,等於是無奈的情況下過來的。”

她說,使館的人,第一次見面還好,知道她身份後就….

李煥君說:  “都是我自己一個人去,會碰到其它的訪民。他們也是每一天都會去,就是一封信的事,這麼冤的人,吃了好多苦的人,好不容易來到這裡,他要我去找其他的部門。天下烏鴉一般黑,第一天去的時候有跟我接觸,出來了一個男同志與女同志,聊了幾十分鐘,他說接不了信。十多天過去了,也沒有人接我的信。”

有時,大使館打電話給警察報警。李煥君繼續說: “ 昨天,已經是第九天去中國大使館抗議,中國面孔的是不理我的。他們有的時候見我們在,就不走大門,走旁邊的小門。”

無期的上訪,在北京發生過,還要堅持在美國繼續下去嗎? 李煥君說,這裡她維權不用擔驚受怕,更不會被關監獄,就是要做落去,望水滴石穿。

李煥君說: “到三號兩個月了,我現在也在想,因為除了父母接濟,沒有別的辦法,我也希望…不想是留學生式的,花這麼多。”

美漂何其容易,能撐多久呢? “我只是租了一個幾百塊錢的地下室,然後吃、用,比較簡單。一些衣物是從國內帶過來的。”

沒有車代步,一日來回地鐵站步行要60分鐘,寒冷的冬天算是捱過去了。生計問題也接踵而來。“從我這到中國大使館,坐地鐵有八、九站。下了地鐵,到住處要30、40分鐘。就是這樣走,有的時候省點公交,就是走的。都是走的,認認路,坐地鐵,一些交通工具,坐地鐵也挺貴的,所以我現在有的時候也想哭,怎辦?"

40歲人了,面談時李煥君仍一面笑容,倒是隔著電話,反而聽到點點想哭的聲音。 “現在非常矛盾,現在語言不通,在附近找工作非常難。相辦法先把身份辦下來,先辦到綠卡最好。”

她說,不相信中國政府不給她回國,倒是回去之後,監獄會向她招手。 “(簽證) 應該是半年,半年後是8月分到期,如果先辦下身份,就先不回去。我這種情況回去,監獄也在向我招手。”

曾經三進三出牢獄,是否改變了她的一生呢? 李煥君說: “ 被行政拘留過兩次,第一次是五天,出來後家沒有了;第二次七天,回去(地裡)搭帳篷;第三次是官員財產公示,要求平權,關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牢獄關得了身體,關不了願意,更磨勵了意志,似乎對她更為實用。李煥君笑說: “所有重大案件都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我被關的屋裡,有殺人犯、大毒犯,跟這些人在一起,我都覺得,我有這麼重要嗎?”

笑,其實有淚。她承認自己有些偏執,但做幼稚園老師時非也。李煥君說 : “有的人就是說我偏執,但是我覺得我是執著,並不是偏執。我只是說,面對邪惡、不公平的事情,我只是爭取我自己的權利。原來是小事的時候,都是得過且過,跟同事吃了虧,我也不言。我覺得太不公平了,咱們每個人建立一個家是不容易的,這樣被欺負的人還多次被關。”

當記者提到,偏執是否牢獄積怨下來的心理病呢?李煥君忍不住了,她說: “在黑監獄裡,被他們打,被他們罵,被他們男同志經常搜身,更激勵我不向他們低頭,面對這樣不公平的事,太過份了! ”

來到美國,可以有新生活,與中共政府過不去,是否也在跟自己過不去呢? 李煥君說: “總是在眼前,心裡真的怕,有那種恐懼,就是在心裡已經揮之不去了,我也說不清楚,是不是心理疾病,我覺得這輩子可能會跟我一起走下去吧。”

華府的“奇幻漂流”何時完?有興建的聽眾朋友,中國駐美大使館,就位於: 3505 International Pl NW, 辦理簽證的時候,你願意與門外的這些大陸訪民,交談一下嗎?我是何山,下次節目再會。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