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上合组织峰会下月举行 山东全线维稳

2018-05-1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8年5月15日,包括便衣和著装员警堵在赵未家门口,对其实行24小时监控,但他们躲避镜头,不愿意正脸示人。(赵未提供)
2018年5月15日,包括便衣和著装员警堵在赵未家门口,对其实行24小时监控,但他们躲避镜头,不愿意正脸示人。(赵未提供)

为迎接下月9日举行的上海合作组织青岛峰会,山东省当局近日已全面启动维稳,少数民族和维权人士再次成为重点维稳对象,多人已遭软禁,学者指在体制问责的重压之下,官方的维稳模式正步向恐怖主义化。(黄小山 / 程文 报道)

山东省聊城市前6.4民运人士赵未向本台透露,他正准备前往北京维权,于周一(14日)晚上开始遭官方以青岛将要开「上合组织会议」为由软禁。目前官方派出5个人24小时蹲守在其家门口,禁止其出门。

赵未说:我以为是跟我谈谈呢,我以为是他劝我不让我去北京呢,他现在给我上岗啊。在我门口呢,是4个便装、1个穿警服。是办事处雇的还是派出所雇的我不知道。5个人。昨天晚上给我上的岗。他们24小时盯著,说白了的话就是不让我走。他们藉口开上合会呢,青岛开。这个上合会是6月份开啊。

赵未称,他甚至不了解上合会议的内容,就被限制在家。他认为,这背后可能还有6.4的因素。

另据当地维权人士透露,在赵未被上岗之前,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多日以前已被软禁。但他被软禁的详情,目前还不清楚。

本台记者拨打孙文广教授的手机,但他的电话已停机。

另据青岛市维权人士张女士称,这次因上合会议下月9日在青岛举行,青岛当地出台了很多维稳规定,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禁止任何人上访,一旦发现上访者就抓人。据她称,早在20多天前,她所认识的几名维权人士和法轮功学员就已经被抓。

张女士说:就是规定比较多嘛,反正任何人不允许上访。然后,上访的话就抓起来嘛,老百姓也不太敢出去了。它主要看敏感程度,如果我们比较挂号的话,你的行动他们关注就高。现在那个青岛峰会马上就要倒计时了嘛,一切都是以峰会和大局维稳为主要。目前拘留了好多了。一个月以前就有被拘留的了,具体数量我不知道。包括法轮功的,所有的。我就认识一个法轮功修炼者,他那边是进去好几个吧。然后访民的话,20多天以前吧,就被拘留了,两三个吧。

张女士还透露,现在青岛的警方加强了对流动人口的盘查,一到晚上10点,包括洗浴中心在内的公共场所的客人都要被逐一登记。此外,政府为防止发生恶性事件,从近期一直到峰会结束暂停强拆。

张女士说:他们现在查得很严,登记住房、然后青岛当地到了晚上10点以后,在洗浴中心都要登记了,以前没有这个现象,现在就必须要登记。查的对象就查流动人口,或者有些什么别的份子呗。其实还是冲著这拨人来的嘛。峰会的话也没有强拆了,政府呢,也没有任何动作。这个阶段是这么样的。

胶州市一名强拆户也证实。他和妻子前段时间遭遇暴力拆迁,妻子也被强拆人员放出藏獒咬伤住院。但近来因上合峰会维稳,强拆没有继续了,但依然被随时盯著,连他的多部手机也被监听。

他说:这一阶段在青岛开那个峰会,反正要求得很严。实际上你坐城里面的车他都知道,平时,他有的明里有的暗里,你在哪里住著,它都有那个车、人,24个小时紧盯著,就在你门口守著。你到哪里去跟到哪儿,全方面盯著你。

另据知情人透露,为了全面监视网民,官方还要求所有提供WiFi连接的商家,必须通过官方指定的青岛宏基安防智能工程公司更换路由器。如果不安装,则可能遇到惩罚。而强制更换官方掌控的路由器,原本是公安部82号令的要求,希望藉此收集所有网路使用者的资讯用于大数据分析,但因为经费来源无著落,并没能覆盖到全国。此次青岛则以所谓收取押金的方式强制推行。

宏基安防智能工程公司向本台记者证实,此事由政府强制更换,他们只是负责安装并收取100元押金。但如果不安装会受到什么惩罚他们则不清楚。

安装公司:押金100块,给我们。只要是就是有外来人员使用你这个网路的话,就需要更换。民警没有通知你们吗?政府统一要更换。我们这边是只负责安装,你要是不换的话,后期如果是这边查到你那边的网路、给外来人员使用的话,这一块我们就不太清楚了。

此外,据一家星级酒店的消息显示,即使是距峰会召开还有20多天,但当地的宾馆已经开始区别少数民族,特别是来自新疆的维族人受到特别对待。

酒店:新疆身份证?是汉族吗?汉族是没问题。维族的话现在需要谘询一下哦,谘询一下当地派出所就可以。

但多家酒店表示,至今为止,没有收到全面限制少数民族人士入住宾馆的通知。

据中国官方上月24日披露的消息显示,此次上合组织青岛峰会动用数万安保,并从社会稳控到常规的企业生产安全,一概被纳入了此次安保的范围。

上月初,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郭声琨,国务委员、公安部部长赵克志两位副国级高官,曾前往青岛督查安保情况,显示官方十分担心峰会期间出事。

原中国艺术研究院作家吴祚来认为。上合组织作为江泽民时代的产物,现在依然是习近平看重的一个泛联盟组织,并将其作为抗衡美国影响的力量。而在现今的体制运作模式,一旦因为突发事件,影响了习近平的大规模活动,就会被严厉问责。也正是迫于此种压力,各级官员都会不择手段地试图将不稳定的因素消灭在萌芽中。

吴祚来说:地方现在追究责任的这种机制特别残酷。老大在搞这种宏大叙事的时候,地方上出现一个重大的案例,它会实行责任追究。这种体制内的恐怖会把它给下压给普通一线(官员),所以它就会把所有的事情都给消灭在萌芽状态。现在那些维权人士、他们现在连租房都租不到,把维稳做成恐怖了。体制内它每个人的压力也是非常大,也是怨声载道。但是他们没有力量跟共产党决裂,绝大部份离开体制一无所能,都是承受不起的。

至今为止,除了官方多次透过官媒,传达保持社会稳定的讯息外,还没有各地政府关于维稳实施细则的通知流出。山东省政府和山东省公安厅也没有就此事接受采访。

成立于1996年的上海合作组织(SCO),是中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巴基斯坦和印度等8国组成的一个国际组织,另外有4个观察员国,包括蒙古、伊朗、阿富汗和白俄罗斯。官方强调上合组织系非军事政治集团,西方则认为其是以中国和俄罗斯为首的中亚地区安全保障集团。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