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梓樂死因研訊開庭:最後留言叫父關窗防催淚彈


2020-11-16
Share

香港科技大學學生周梓樂,去年11月於將軍澳尚德停車場墮樓不治,他的死因及事發經過引來揣測。死因庭周一(16 日)展開研訊,周梓樂的父親作供指,兒子向來身體健康,性格沉靜但為人正面,遺物不見有遺書,而父子最後一次溝通,是周梓樂提醒他要「關窗」,以防警方發射的催淚彈。 (劉少風  報道)

周梓樂的死因研訊周一(16日)開審,周梓樂的爸爸周德明(周父)作供,他形容周梓樂沒有特別病痛或先天性疾病,平時喜歡打籃球、游水等,在家比較沉默,與朋友相處時較活躍;但與家人關係並不惡劣,會一起出國旅行及慶祝生日。

周父憶述去年11月3日當晚,周梓樂全日在家,近晚上11時默不作聲地執拾背囊,為水樽斟水,準備外出。周父對他說「你咁夜仲出去?出去小心啲。」但周梓樂沒有回應。他稱當時留意到新聞,附近有示威者堵路及有警察,又看到有報道指有警員打人及有機會放催淚彈,於是稱「你出去要小心些」。

周父指,周梓樂去年11月3日當晚約11時40或45分左右出門,他身穿黑色T恤、深灰色短褲、黑色波鞋、頭戴黑色帽、揹著黑色索帶背囊,內有一支藍色水樽。周父稱周梓樂神情沒有任何異樣,「離開屋企時亦冇咩特別」。

周父指他在去年11月4日凌晨12時46分WhatsApp兒子,告知兒子警察正在發射催淚彈,兒子在約2分鐘即12時48分回覆叫父親關窗,周父其後沒有再聯絡周梓樂,他最後看到兒子的在線時間是凌晨1時,之後去睡覺。直至凌晨2時許,周梓樂的中學同學拍門通知他與太太,兒子在尚德邨停車場好像中了催淚彈,由3樓跌落2樓。

他趕到醫院時,兒子已昏迷、要做腦部手術,他收到醫院還給他周梓樂身穿的衣物,上衣及鞋等都沾滿血漬,令他覺得不安,便將它們掉棄,但清洗了鞋,卻不記得有沒有清洗帽及袋。

死因裁判官追問,周梓樂過往在同區有警民衝突時,是否都曾經出門,周德明稱「可以咁講」,稱兒子過往準備回家時會通知他,所以事發當晚他未有太擔心。他指兒子有參與遊行,沒有牽涉任何刑事案件。

周父指,周梓樂發事當日離開家後,沒有發現有遺書,亦沒有嘗試過打開兒子的手機、筆記電腦或平板電腦等,將電子用品交給警方前沒有看過內容,交給警方後,警員試過以不同密碼為手機開鎖,但不成功。

周父在庭上以警方製作的1比40尚德停車場模型,展示平日如何由富康花園天橋走到尚德商場,又表示一直只行經同一路段,較少走到兒子墮樓的位置,亦未曾到過3樓等樓層。周父提到,二樓停車場在泊車位的石壆後,有一條行人路,表示自己在事發前不知道2樓分為高低層,亦不知道3樓的泊車位石壆後是一個空位而非行人路。

周父在庭外會見傳媒,呼籲在事發地點附近的街坊可以提供更多資料,希望盡力尋找真相,令周梓樂安息。

周德明說:梓樂去世一年多,我們做父母的很心痛,最後都要接受這個現實,沒有辦法,現在開死因庭,我都希望尚德邨停車場或者廣明苑的街坊可以出來提供更多資料。再盡少少力可以幫他,希望他更加安息,希望大家努力一下,找出真相。

死因庭下午傳召當日在尚德處理示威活動的女高級督察葉寶琪作供, 她表示於去年11月3日上午至翌日凌晨當值,在晚上11時10分與十多名隊員進入尚德停車場,當時沒有作出任何拘捕,並在約10分鐘後離開。

葉寶琪表示,當時見到有十多名黑衣人在停車場近欄桿位置聚集,擔心他們在高位會危害到市民及在場警員安全,所以驅散,晚上11時10分進入停車場後分成兩小隊,她的隊員曾對一名可疑男子進行截停搜查,最後沒有發現,所以放行。她表示,在凌晨零時5分行動完結,返回將軍澳警署,直至凌晨1時36分放工。她聲稱整場行動期間,與隊員均無接觸過梓樂。

聆訊周二(17日)繼續,將有另外兩名任職小隊指揮官的高級督察出庭作供。整個研訊預計需時5星期,即12月18日完結,有約60名證人,2男3女的陪審團,以及首次引入虛擬實境技術(VR)模擬涉案停車場的實際環境。

香港科技大學男學生周梓樂,去年11月被發現重傷倒臥將軍澳尚德停車場,送院搶救5日後不治,終年22歲。外界對他墮樓原因和經過眾說紛紜,有指他因躲避催淚彈煙霧而失足。事後救護車遇上警察封路、巴士及私家車阻塞等,疑被延誤救治。警方就防暴警在墮樓發生前後何時進入停車場,說法亦曾前後不一。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