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成四港人计划移民 英澳台最受欢迎


2020-10-07
Share
hk-flee-web 香港政局未来不明朗,香港中文大学亚太研究所最新民意调查发现,有近44%的受访市民有移民或移居外地的打算,15.3%受访者指已为移民做好准备,为近年来的最高纪录。(粤语组制图)

《国安法》压港,香港政局未来不明朗,市民的人权持续受政府打压。香港中文大学亚太研究所最新民意调查发现,有近44%的受访市民有移民或移居外地的打算,15.3%受访者指已为移民做好准备,为近年来的最高纪录。学者认为,离开的主要是年青人,因此香港将要面对人口老化问题。(郑日尧 报道)

香港中文大学香港亚太研究所上月以电话访问了737位18岁或以上的香港市民,发现有43.9%受访市民表示,如有机会将打算移民或移居外地,比例为近四年以来的最高纪录。在有移民或移居意向的受访市民中,35%称近期已为移民或移居做准备;而以整体所有受访市民为基数,15.3%受访者表示己作移民准备,较去年九月同类调查的9.6%明显增加,创新高。

值得留意的是,相比前三年(2017-2019年)的前三大移民原因,不论是移民原因及考虑移居地点的条件均与政治有关,当中受访者移民的原因首四项全是政治因素。

被问到想移民的原因,前四项最多人提及的,依次是「不满特区政府/特首/高官/不满政府政策」(27.3%)、「香港政治争拗太多/太烦/政治不稳定」(23.6%)、「香港自由(包括言论自由)/人权情况变坏/丧失新闻自由」(19.8%)和「香港政治不民主」(17.6%)。至于前四位最多人提及的移民目的地考虑因素,分别为「该处自由(包括言论自由)/人权状况较好」(23.3%)、「该处居住环境较宽敞」(19.4%)、「该地政制较民主」(18.7%)和「该处放宽港人移民条件」(15.2%)。而最受欢迎的移居地则以英国(23.8%)为首、其次是澳大利亚(11.6%)和台湾(10.7%)。

港人梁同学现修读社会科学学士课程。他表示,感觉香港学术界和教育界近年不断受到政府打压,政治红线越来越模糊,认为在香港的学术发展比较窄,因此自己有意到台湾修读硕士课程。

梁同学说:香港学术界和教育界受到政府的打压,如果想要有认真的学术进路,香港的空间会比较窄。我也曾考虑到英国进修,但毕竟台湾的文化和语言都和香港的比较接近,我其实又不想和香港离得太远。

他表示,到台湾进修只是初步计划,未来是否真的移民到台湾,仍处于观望阶段。

理大前应用社会科学系助理教授锺剑华就认为虽然声称计划移民的人士最终未必付诸实行,但从是次民调结果来看,青壮年对移民的意欲较高,为一社会警告。他认为政府应该正视相关数据,不应轻率「放弃下一代」,移民热潮或会带来一连串经济后果,包括影响香港人口结构。

锺剑华说:他们走的话也会带同子女走,变相拉高香港平均人口年岁,再加上他们年长父母或会没有人照顾,自然让人口老化的问题更加严重。如果很多年轻人移民的话,对经济活力、社会的创造力、人口老化、对失去年轻人照顾的长者的服务压力都会有改变。

自《港版国安法》立法后,多国放宽对港人的移民政策,其中英国提出让持有英国国民(海外)护照(BNO)可以先取得5年许可,期间可工作或读书,然后申请定居,再在1年后申请成为公民。澳大利亚亦推出 「优待香港人」方案,让持有当地学生签证或临时技术签证的港人获准额外在澳大利亚居留5年,其后可申请永久居留权。

寰宇移民资深顾问黄伟康向本台透露,自海外国家放宽移民政策后,查询海外移民的市民较上半年多了近一倍,但相比去年同期,查询人数相近。他又称,由于大部分海外国家仍未公布移民政策的细节,有意移民的人士较多持观望态度。

黄伟康说:比起一、二年前,(感觉)他们更加赶,但那种「赶」不是说要明天就走,因为现在最大问题就是BNO(即英国公民(海外)护照)的细节还未说清楚、而澳大利亚的「五年永居方案」也没有说清楚,很多人都是抱著观望态度。谘询的情况会比较多,但如果实际上要准备移民的话,我们也帮不了甚么,因为还没有推出实际方案。

负责是次调查的香港中文大学香港亚太研究所副所长(执行)郑宏泰认为,「今次涌现移民呼声的问题,难免令人想起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那波『人才外流』的移民潮」。(资料图片)
负责是次调查的香港中文大学香港亚太研究所副所长(执行)郑宏泰认为,「今次涌现移民呼声的问题,难免令人想起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那波『人才外流』的移民潮」。(资料图片)

负责是次调查的香港中文大学香港亚太研究所副所长(执行)郑宏泰、香港中文大学香港亚太研究所副研究员黄子为、郭桦周三(7日)在《明报》撰文,认为「今次涌现移民呼声的问题,难免令人想起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那波『人才外流』的移民潮」,虽然这次移民潮和八九十年代明显不同,港人已不用再担心香港会实行社会主义,「但是依然与负面政治观感有关」。

他们引用香港亚太研究所一份有关公众对反对「反送中」运动态度的研究报告,指出相对非在职人士,「在职人士的政治不满早在去年反修例运动时已经出现」,因为他们觉得香港生活模式越来越接近中国大陆。近年政府大推跨境融合,但这些在职人士却不太支持香港融入国家发展大局,如参与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等,他们从中获利不多、反而承担较多经济成本。郑宏泰等人推论,「在职人士的政治不满牵涉到生活层面」,更多人想到了移民、「另寻更理想生活」。

文章又提到,近四分之一人有移民计划的数字「实在不低」,「影响巨大」,就算当中只有一半人真的移民,该年龄层在职人士将会减少一成、加上他们大多带同伴侣和子女离开,将会大幅削减本地年轻人口不少,让人口老化问题加剧。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