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天琦出狱】凌晨获释需遵守「监管令」 做法类似中国异见人士?

2022.01.19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梁天琦出狱】凌晨获释需遵守「监管令」 做法类似中国异见人士? 梁天琦获释后仍须遵守「监管令」,关注囚权问权的前立法会议员邵家臻对本台指,「监管令」在香港恒之以久,对象为涉及严重罪行的释囚,例如谋杀、严重伤人、暴动等, 一般期限为1至2年。
粤语组制图

香港「本土民主前线」前发言人梁天琦周三(19日)凌晨已出狱(见另稿),他表示仍须遵守「监管令」。根据法例,梁有可能被监管长达2年。他又指将停用社交媒体,并谢绝传媒采访。关注囚权问权的前立法会议员邵家臻指,从来没有听过「监管令」限制接受传媒访问。梁天琦出狱方式低调,外界揣测,这种做法类似大陆维权人士。

结束4年的监仓生活,梁天琦即使身在墙外,却未能完全自由。梁天琦周三(19日)凌晨6时在社交专页发文,表示仍须遵守「监管令」,将停用社交媒体,并谢绝传媒采访。

hk-guard1.jpg
梁天琦凌晨6时在网上发文称,已平安返回家人身边,惟按法定要求,获释后须遵守「监管令」,并公开表明会离开镁光灯的焦点,并停用社交媒体,谢绝传媒访问和探访。(网上截图)

监管令包括不准接受传媒访问? 邵家臻:闻所未闻

关注囚权问权的前立法会议员邵家臻对本台指,「监管令」在香港恒之以久,对象为涉及严重罪行的释囚,例如谋杀、误杀、严重伤人、纵火、暴动等, 一般期限为1至2年,期间有3位职员负责监管,当事人要有稳定居所及保持与监管人员联络,违反者可被召回监狱继续服刑。

对于今次梁天琦的「监管令」是否严苛?邵家臻指难以评论,因为不知道他实际的监管条件,但奇怪的地方是,这段期间梁天琦不能接受传媒访问。

邵家臻说:这件事我从来都没有听过,我留意到以前社区组织协会吴卫东与囚友接受访问及一起开记招,那位囚友有「监管令」,他是重犯,我亦问过一些职员,他亦没有听过有一种「监管令」,要监管不准接受访问,不过我不排除惩教有这种权力。

梁天琦出狱方式低调 如同大陆维权人士?

梁天琦出狱方式低调,于凌晨时间离开,避开大批传媒追访。几间亲建制传媒,包括《无线新闻》、《香港01》等率先报道梁天琦已出狱的消息,《香港01》更独家随车拍摄到疑似接载梁天琦的7人车辆离开。

种种情况引起网民揣测,梁天琦的出狱方式类似大陆维权人士。

香港时事评论员刘锐绍认为,外界先要厘清,这种出狱方式是否梁天琦本人或其家人的意愿,还是当局的安排;以及出狱后的某一段时间,当事人是否隐形于社会。他指大陆维权人士出狱后的待遇亦有所不同,很多人沉寂、低调一时段间都是可以理解,至于具体如何处理,要按政治人物的敏感度而定。

刘锐绍说:必须要因个案而定,视乎这些事件的敏感度或关注度,没有一套惯例。我简单举个例,王丹释放出来,就到了机场,他妈妈到机场接他;另外一些政治犯但是失去能量的,譬如文革时的陈伯达,释放出来后没有人理他,后来还在街市买菜,所以真的要视乎敏感度。

刘锐绍:中国有「剥夺政治权利」作为释放条件

他再举例,香港时事评论员程翔,2005年被指控间谍罪在北京被判监5年,后来被遣返香港,出狱后亦低调一段时间;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2014年出狱后,被当局持续软禁,2017年8月失踪至今,下落不明。

刘锐绍续指,大陆没有所谓「监管令」,但能够剥夺当事人的政治权利,期限多以年为计,当局以「剥夺政治权利」作为维权人士的释放条件,这种情况很普遍,期间不得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以及没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自由的权利。

梁需遵守的「监管令」可长达2

梁天琦出狱后的人身自由备受关注。据《监管释囚条例》,监管期不得超过刑期获减免的部分。具体监管期,由监管释囚委员会按情况决定。该会亦可建议撤销「监管令」,惟须获行政长官批准。

梁天琦因参与2016年农历新年的旺角冲突,于2018年被判「暴动罪」罪成,连同他审讯前承认的袭警罪,合共被判监6年。梁获扣减三分一刑期,服刑4年后出狱。换言之,梁需遵守的「监管令」可长达2年。

根据保安局资料,受监管的释囚必须遵守「监管令」载列的所有条件,包括保持行为良好、居住在已获其经监管人员批准的地方、只能从事经批准的工作,以及每月最少一次与监管人员会面等。委员会可按个别情况增订监管条件,例如规定受监管者须接受精神及或心理方面的跟进治疗,违者可处罚款5,000港元及监禁12个月。

记者:董舒悦 责编:李世民 网编:刘定坚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