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陈朗升心酸卸任记协主席 「我继续做记协会受到攻击」

2024.05.17

香港记者协会执委会即将换届,原本外界预期现任主席陈朗升会继续竞选,但日前他却说「无奈地要下船」。他接受本台专访诉说这是艰难的决定,但若自己仍留任「只会影响记协」。他很希望记协能坚持下去,因为若记协仍存在,证明香港仍有「一国两制」。

1-2.jpeg
香港记者协会主席陈朗升宣布,不再竞逐连任。(陈朗升Facebook图片)

陈朗升激动地说:「我甚至要解释给人听为何要做。那些不是我的意见,为何我要去宣传、提倡,说服别人,但其实那不是我的,但我们不做会有事。」

香港记者协会下月底举行会员大会,进行新一届执委会改选,然而记协主席陈朗升日前在社交平台表明,不会再参加下一届执委会选举及角逐连任主席,与他原本的打算有出入。他接受本台专访时,说出以上这番话。

陈朗升被指继续留任「会影响记协」

原来他收到「消息」,若自己仍留任「会影响记协」。陈朗升说:「我收到的说法是,『如果你继续做,这些针对、攻击、批评会继续有。亲建制媒体其实这3天都有我的文章,都有提到『陈朗升继续做记协主席,可以吗?应该吗?』所以这些看法后,我觉得看来我做下去的机会不容易。」

事实上,自香港「反送中」事件爆发后,记协不时受到抨击,当中包括被批「拉拢13岁无受训的『学生记者』入会」、「为『揽炒派』提供保护伞」、甚至保安局长邓炳强直言「记协无认受性」。到近期他们想办筹款音乐会,都因「不可抗力」要改为网上进行。所以可以说记协主席这个位,是一个「烫手山芋」。

2-3.jpg
陈朗升于「反送中」运动期间采访时,不时与警方发生口角。

至于陈朗升本人,在「反送中」期间也不时与警察发生口角,亦成为被党媒攻击的对象,例如被指是外部势力的「代理人」。他直言既然自己与记协一样承受大的风险及攻击,加上当时眼见《苹果日报》高层被捕,深感香港新闻自由被冲击,所以选择接任主席一位,一做便是3届。

陈朗升:记协存在代表香港仍是香港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上任后会更大规模地受左派传媒攻击,但他说意想不到的是原来那种压力真的无处不在。陈朗升说:「我们有些执委,他已经离职,他原本做新闻,但《香港电台》知道他做(记协)执委后,就把他调去字幕组,『你不离开记协管理层,就一直打字幕』。入行的人小,愿意做记协会员的人一路下跌,好少人肯做执委会,最令我担心是连副主席也没有。

缺人及种种压力下,记协也曾讨论应否解散,一来担心风险过高,而且也怀疑还有甚么作用。陈朗升也坦然,这3年担任主席很痛苦,但他觉得没有事比记协「仍然存在」重要。而且当初顶得著压力继续营运记协,亦是他觉得做得最正确的事。

3.jpg
陈朗升觉得,只要记协仍存在,证明香港仍有「一国两制」。

陈朗升说:「记协仍坚持著存在,证明香港仍有『一国两制』及有点不一样,无论空间少了但仍是香港。在这么多公民团体、反对政党、团体都死清光时,我们走著走著突然站到第一排,还是自己一个站在这,高处不胜寒,是痛苦的,但姑且顶下去。」

他深信只要记协还在,还是可以为传媒同业发声、并协助一些需要打官司的行家。至于会否因没有新一任主席,记协就要解散,陈朗升觉得仍有一段距离,因为还有很多有心的执委仍坚守岗位。他提及记协正考虑将提名期延期,假使没有人参选,则会衍生一个临时行政委员会,继续尝试选主席。

记者:淳音(台北) 编辑:施芷珊 网编:池焕衡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