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警濫捕變本加厲 另一場更激烈抗爭正在醞釀中

2020-05-11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粵語組製圖

香港「反送中」運動持續將近一周年,近期在疫情陰霾下街頭抗戰運動看似已淡化,有遊行發起人指一年後的今天,香港已沒有遊行集會的自由。現在市民表達訴求的方式,以商場叫口號、唱歌、設街站等為主。學者預示,隨著當局加強打壓,官民之間的衝突會進一步激化。(文海欣 報道)

周日(10日)母親節當日,香港有網民原定再發起九龍大遊行,然而警方以抗疫理由,拒絕簽不反對通知書。大批市民未能如願上街遊行,改以到各區商場進行「和你Sing」活動,唱歌並高叫口號。

警方更有別以往,採取更主動打壓方式,即使街上未有人群聚集,都會出動防暴警察在街上巡邏並驅散途人。本台記者周日在尖沙咀鐘樓拍攝到,有途人在旁邊跟警察理論,但都被警員以叫囂為名拘捕。另外亦有警員隨意把途人湊成四人一組,以限聚令票控他們,惟現時限聚令已放寬至八人。

到下午,警方更衝進各大商場進行驅散行動,原本正在營業的商店亦紛紛落閘。在MOKO商場,防暴警察更一度擎槍指向市民,並使用胡椒球槍,有幼兒疑受驚嚎哭,場面十分混亂。

至晚上在旺角街頭,不少市民高叫口號,另有人在馬路上焚燒雜物。警方作出驅散並多次截查市民,當中包括正採訪的記者,警方指他們涉嫌非法集結,要求其蹲下並停止拍攝。《蘋果日報》稱一名記者於拍攝期間,被警員武力制服強行箍頸約20秒,一度出現休克。另外,亦有兩名分別為13及16歲的網上媒體記者,下午被警方質疑為「童工」,被警方帶走,晚上獲釋。而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鄺俊宇遭一名防暴警察,用警棍掃向腹部後倒地,有防暴警察以膝頭壓在他的頭部,鄺俊宇被指涉嫌公眾地方行為不檢被捕。

種種跡象表明,隨著北京對香港態度轉趨進一步強硬,香港警察越發隨意拘捕市民,現在連在商場叫口號、唱歌、設街站等和平活動也不容許。

「反送中」進行已近一周年,從昔日的和平遊行集會、再到街頭抗爭、「戰火」更蔓延至校園,警民衝突不斷發生。而到今天,在疫情陰霾下,遊行集會減少,街頭抗爭看似淡化。

民間人權陣線副召集人陳皓桓周一(11日)接受本台訪問,指出疫情下,政府多以限聚令等打壓集會自由,警方濫暴方式更甚,市民未能透過合法遊行示威表達意見訴求,積壓民怨已久,只能選擇相對較安全且不違法的方式發聲,看似是新趨勢但其實早於去年已有這些唱歌、叫口號、街站等行動。陳皓桓認為,對比起去年,現在政府及警方的打壓更為嚴重,市民失去了示威的自由。

陳皓桓說:以前我們仍能示威,現在我們還可以嗎?現在我們連示威的可能性都沒有。我們對比起上年,我們的危險性高了很多,會被警察打壓的機會亦大了。

高壓環境下,抗爭運動會否演化成另一種模式呢?陳皓桓相信官逼民反下,政府不但沒有回應訴求、加上失業問題及警方濫用限聚令,只會激發另一波更激烈的示威,並有更多人上街示威。

陳皓桓說:我覺得本身已經會激發了示威,只是因為不批准遊行集會,亦因在疫情下,才沒有爆發出來讓大家看到。但其實這件事一直藏於我們每人的心裡。我覺得未來會非常多人出來,而且未來示威只會有機會爆發更大型的衝突。如果政府處理不當,警察繼續這樣執法,只會引發更大的風波。

他續指,民陣期望7月1日能順利舉行大遊行,讓社會大眾有一個平台發聲。他稱已入紙向警方申請。對於6月份會否舉辦「反送中」一周年活動,陳皓桓指要視乎疫情,並看六四晚會能否舉行等因素,才可公布進一步消息。

而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前助理教授黃偉國對本台指,相信市民仍在摸索一種抗爭模式,估計當大多數市民不再恐懼政府及警方極權後,就會產生一種另類抗爭模式。

黃偉國說:更多「和理非」或平時比較主張較克制手段的市民,都願意透過上街表達那種不滿。反而更重要的是,香港市民對警方或特區政府的恐嚇,對特區政府的打壓不再恐懼時,其實有利於在接下來日子發現一些較另類的示威方式。

他續指,官迫民反一直發生,而且沒有民意逆轉的情況,現時是市民與警方角力,當更多市民接受示威者這種反抗,可能「民反」的機會就會再增加。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