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龙案】黄振强指女被告刘佩凝对其言听计从 辩方质疑录影会面未见状态慌张

2024.05.17
【屠龙案】黄振强指女被告刘佩凝对其言听计从 辩方质疑录影会面未见状态慌张 「屠龙案」周五在高等法院踏入第17日审讯。
本台资料图片

「屠龙案」周五(17日)在高院踏入第17日审讯,「屠龙小队」队长黄振强续接受辩方盘问。黄同意辩方指,女被告刘佩凝遵从其指示开设「育龙」频道及协助他收款等,处处表示对其言听计从。另庭上今首度播放黄被捕当日录取的警诫录影会面内容,显示他曾表示「杀警计划」由同谋者吴智鸿主导,自己并不知情,又指吴一直想教唆、怂恿他成为其枪手一分子,并曾怕自己被枪手「灭口」。辩方质疑录影会面时未见黄如早前供称状态慌张,黄同意但否认自己「对答如流」;就辩方指他曾向投诉警察课指被捕当日被便衣警员掌掴等,黄庭上一度低头大力呼吸后称「唔记得」,同时否认因说得太多大话,故忘记哪些是大话。

称刘佩凝当时情绪不稳定 「育龙」频道发布情绪化说话

黄振强今续接受代表第7被告刘佩凝的辩方大律师盘问,同意辩方指刘是一个对他言听计从的人,案发时仅20岁、属年轻女子;就黄振强提议开设「育龙」频道,并著刘负责收款,其后又著她再开设Telegram帐号「🍁(名称为 @Abc123bbc)」以管理「育龙」及提供该帐号登入验证码,亦要求刘把收到款项转帐给黄,刘均一概遵从,黄再同意刘处处对自己言听计从。

黄之后又指,由于当时有捐款人或其他Telegram用户抹黑「育龙」、指其为假「屠龙」等,而刘当时情绪不稳定,「喺育龙channel发布咗好多情绪性嘅说话」,故他为顾及频道的形象,不希望对方发布情绪化的说话,因而要「即刻制止佢」,故当时曾拒绝刘佩凝要求帮她在「育龙」发布帖文,并回应对方指「其他人唔好讲嘢,除咗我……无论佢哋几狗……唔好讲啲晦气说话……我明白大家心情都系嬲嘅,我比你更加嬲」。

辩方就质问黄,当时回覆的内容为「话事权讲得好清楚畀Soso(刘佩凝的昵称)听?……你哋个个都好,唔好讲嘢呀,除咗我黄振强」;黄确认,惟重申刘当时因遭抹黑而生气,发布很多「情绪性说话」,故他要以比较严厉态度去阻止对方。黄又不同意辩方指,刘佩凝从来都不知道12月8日在湾仔发生的大行动,亦不同意刘从来没从其口中得知任何行动会牵涉炸弹及枪,以及不同意他早前供称与刘的电话通话中提及炸弹及枪是污蔑刘,目的为争取减刑。

强调记忆中没拒绝向队友畀钱

就辩方引述严文谦于2019年11月7日曾私讯问黄「大佬有冇零用」,黄回覆「我未到手」,称从泰国回港后再转帐给他;惟黄早前供称当时刚与刘佩凝见面,刘给黄数万元现金;黄指忘记了回港后有否给现金严,同时强调「以我记忆,我畀钱咁多位队友,基本我都冇拒绝过」。

不过,辩方再引述严于同月14日再私讯黄指「跪求零用」,黄当时反问「零用?」黄就带笑解释自己跟对方相熟,指称「纯粹系轻松、玩笑嘅对话」,又指对话反映他在众多队员里面,对严是比较重视,此时被告栏内的严就作出微笑。

辩方续指,在严表示「跪求零用」后,黄最后回应「见面畀」,他同月16日早上同时以手机转帐5万元至马会户口下注,辩方就质问黄:「揿多几个掣就可转帐畀你『好信任』、又『有安全感』嘅队友」?黄回应称「系」,又同时透露他当时给最多钱的队员分别为「屠龙」军师林铭晧、「老虎」以及严。

辩方随后向黄振强指出,他于2023年9月20日与警方财富调查组的警员会面,并于9月27日就跟刘佩凝涉及的众筹案,在大律师陪同下签署共100页连附件的「无损权益口供」,当中有内容指黄于2019年11月8日,用Telegram帐号「🍁」著刘将钱转帐到他的户口,惟刘实于该月16、17日才开设「🍁」,质疑证人口供与事实有出入,「根本你都冇详细理解内容,有乜签乜」;黄就回应指大致上认为意思符合其忆述的事实。

中大示威被击中情绪高涨 私讯吴表示想用枪杀警

另外,控方今于庭上首度播放黄于2019年12月8日被捕后,在湾仔警署录取的警诫录影会面,为黄首次向警方提及「12.8计划」;当时由警员5828戴明德跟黄会面,黄早前曾供称戴于拘捕他时对他使用武力,及对他威吓利诱以作出招认;而在录影会面中,戴把从黄手机撷取的Telegram对话纪录影印好再向黄展示,又仔细盘问当中意思,黄回答时声线平稳,脸容平静,又称不需要由大律师陪同。

黄当时向戴透露,同谋者吴智鸿约1.7米高、身形瘦削、蓄长发、戴眼镜,年约23、24岁,从事「水喉工程」;又指自己认识吴后,对方一直给予金钱援助,支持他参与堵路及其他「和理非」示威活动,「前后都一万蚊左右」。

黄当时续披露,由于在中大示威中遭海棉弹、橡胶子弹及水炮车击中,一时情绪高涨,故曾Telegram私讯吴指「今晚我就想啪佢」,意思是想用枪杀警,又指吴一直宣称管有枪械,及想安排一个计划给他或自己,并声称从军火商取得真枪,但黄称自己不清楚内情,也没有看过枪械实物。

录影会面向警交代「屠龙」运作方式

另外,黄振强亦交代「屠龙」的运作方式,指由8人组成,「我哋主要系上一上镜头」,及装修「蓝店」和中资店铺,而吴智鸿会不停以金钱支援他,是因想要「打手」施行「杀警计划」,得知他组成「屠龙」,就想借「屠龙」帮其完成一些计划。

黄又指,吴曾相约他到观塘康宁道公园足球场讲述「杀警计划」,透露正准备20公斤的炸药,望「屠龙」配合其使用炸药;警员一度反问「4包五公斤嘅米,好大包?」黄就回应称「系」,但补充指自己从没参与处理炸弹,称炸弹及枪全由吴智鸿负责,而吴曾透露会以遥控起爆器引爆放置在轩尼诗道的一大一小炸弹,以及会安排抢手用步枪「AR 15」乱枪扫射到场的警察。

黄振强当时重申,他对吴智鸿为「投其所好」,因一次与吴会面中,吴提及潜逃台湾后会为他们筹百万元,他更因此曾向吴称想要枪械,表示要「氹一氹佢,希望之后过咗台湾,可以问佢攞多啲钱」;又补充指他向吴表示想要枪,仅为「一时愤怒所致」和「投其所好」,而吴一直想安排他做枪手,「帮佢射啲警察」,故他才「拖住佢……从而攞多啲资助金」,强调涉及炸弹及枪,以及如运输及制作军火等,自己一直并不知情,是由吴智鸿主导,「同埋佢一路想教唆我、怂恿我,成为佢枪手嘅一分子」,但黄最后仅负责堵路等,以获得吴继续以金钱支持「屠龙」。

否认为掩饰证供上矛盾欺骗陪审团及法官

录影会面播放完毕后,各辩方代表再逐一向黄作出盘问;其中代表张俊富的辩方大律师就指,黄早前曾供称录取会面时自己状态较混乱、不理想和慌张,并向警方说出一些「当时觉得系真话嘅说话」,惟指按其观察,黄当时「冇表现得慌张」,问黄是否认同;黄表示同意,辩方再质疑他实「对答如流」,黄回应是「即刻答佢,但唔系对答如流」。

辩方又质疑他当时「对答清晰」,黄就表示不同意,亦不同意自己当时「状态几好」,并表示「心理嗰啲好难解释」,更在辩方追问下指「我谂你都见到有啲成个人都衣衫不整,头发飞起晒又好」,法官张慧玲就笑指「唔系好觉」,著重播相关录影会面画面,经观察后黄同意收回说法,惟坚持不同意自己「状态好好」,又指自己「唔混乱唔代表答到问题嘅」。辩方就向黄指出,他是「为咗掩饰证供上嘅矛盾」而欺骗陪审团、法官,指自己会面时状态不好,黄表示不同意。

辩方之后就黄早前供称在安全屋被捕时遭警察打作盘问,黄称不记得是否有便衣警员入到其身处房间然后掌掴他,亦称不记得有否被揞口;辩方再问黄是否曾有警员掌掴他后,威吓问「信唔信831有死人,掟晒上诺亚方舟,掟埋你上去呀?可以送你返上大陆,你大陆仔吖嘛?你大陆系咪有亲戚呀」,他先低头和用力呼气,然后再称不记得。

不同意辩方指被告张铭裕从来没用过汽油弹

辩方之后指,黄向警察投诉课投诉遭便衣警员打后,两名女警曾在2019年12月17日到荔枝角收押所探望他作进一步调查,黄当时向警员讲述刚才盘问中提及的情况,辩方继而质疑黄:「唔系因为你讲得太多大话,你已经唔记得边啲系大话,边啲系真话」?黄否认;辩方再问「警员威逼利诱你,呢啲系真定假嘅」?黄就表示「武力对待系真嘅」,又指「我唔清楚嗰啲系咪逼」。

代表次被告张铭裕的辩方大律师就在盘问中,指张铭裕除在吴智鸿团队与到西贡「行山」试军火后,曾向黄振强索取过1000元;及向黄拿取「屠龙」到泰国旅游的机票钱外,没再向黄索取金钱,黄表示不同意。另就黄振强早前供称,张铭裕曾在示威场合掷汽油弹,问黄会否记得张投掷汽油弹的日期及场合,黄称不记得,但指张在2019年10月某日曾与他一起投掷汽油弹「突击」旺角警署,又确认之前从没向警方提及张曾投掷汽油弹,亦不同意辩方指,张铭裕从来没有用过汽油弹。审讯下周一(20日)续,将由辩方其他代表盘问黄振强。

案件编号:HCCC164/2022、HCCC255/2023

粤语组报道 编辑:施芷珊 网编:池焕衡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