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获人权新闻奖加山采主逃港赴台 叹成「最无人权记者」

2021-05-06
Share
【独家】获人权新闻奖加山采主逃港赴台 叹成「最无人权记者」 获人权新闻奖的加山采主胡戬已逃港赴台。
粤语组制图

第25届人权新闻奖揭晓,首次获奖的网媒《加山传播》创办人胡戬在同日宣布,已离开香港逃至台湾。他在台湾接受了本台专访,提到在港遭到跟踪、骚扰,成为「最无人权的记者」,随时面临被捕。他慨叹香港沦陷,自责「懦弱还是未能面对」,但热爱做记者的他,仍望在异乡找到属于自己的岗位,继续为港发声。(文海欣 台北报道)

第25届人权新闻奖周四(6日)正式揭晓,但一个表扬捍卫人权报导的新闻奖项,这一届却反成香港新闻自由受压的象征。香港电台要求撤回所有参赛作品,并表明不会领奖,令外界哗然。而在学生组别,以「『唔系叫韩宝生』——劫后馀亡」一文获得优异奖的《加山传播》(DB Channel)创办人之一胡戬,也已逃离香港到台湾。

慨叹得奖后却成「无人权记者」

年仅23岁的他赴台后接受本台专访,指自己因揭露侵犯人权、不公义的事获得人权奖,感觉讽刺。

胡戬说:很讽刺,我得到人权新闻奖后,就成为「最无人权的记者」。但讽刺完又如何?很多事情已经发生了,你不会知道之后如何。即使怎样讽刺也不及蔡玉玲(事件)讽刺,721事件中仍未有(白衣)人入狱,她已经率先被判罪成,论(最)讽刺也是她吧。而且我得到人权新闻奖后,《加山》亦未倒闭,但《视点31》拿完新闻奖后(或将)消失,才更讽刺。所以我只是令整件事的讽刺程度,加上一撇。

胡戬认为,虽然香港新闻自由乃至整体人权急速恶化,但从《加山》另一成员年纪轻轻就得到摄影奖,令他感到鼓舞及对未来仍抱希望。

访问时,虽然胡戬表面不时露出灿烂的笑容,但言谈间其实流露一丝丝的无奈。(文海欣 摄)
访问时,虽然胡戬表面不时露出灿烂的笑容,但言谈间其实流露一丝丝的无奈。(文海欣 摄)

不愿离开可以有千万种理由   离开只因「懦弱还是未能面对」 

胡戬自嘲为「最无人权的记者」,回顾他的逃亡心路历程,他忆述,除了户口近期被冻结外,他早于2020年底已遇到被跟踪的情况。他指,当时他访问了被中国驱逐的德国青年穆达伟(David Missal),专访刊登后,10多名警员凌晨在他家楼下,凝视其单位至少一小时。又有一次,他采访完海外港人抗争者邝颂晴等人后遭到跟踪,就连海外亲戚都被电话骚扰,被问及是否与他相识,当下他就知道自己已被盯上,并在「名单」之上。

他说,跟踪事件发生后,他已经做好被捕的心理准备,尤其在《港区国安法》下,记者随时都可以被指控违法被捕。

同时他也有考虑过离开。胡戬说,自己早于去年11月已经萌生离开的念头,但终究有不少事情放不下。除了家人朋友,还有法庭审讯,例如周梓乐死因庭或其他抗争者的庭审报道,他都想去做。有时觉得自己在香港仍有用处,而更重要的是,他舍不得香港,这个他土生土长的地方,以致他一直无法下定离开的决心。

胡戬说:虽然我一直探索自己在香港可以做甚么,有甚么可以贡献香港,最基本可能写多几篇对香港有用的专访?一直有打算离开,但都会想留下来做多一些。直到「47人案」,对我是一个很大的「震撼教育」,好震慑,对我的朋友更甚。当好多朋友已离开,这个圈只剩下我,他们都会想我离开。我身无分文,机票也买不起,当朋友连机票都帮你买,难道你还不离开吗?

胡戬亦带同书本来台。(文海欣 摄)
胡戬亦带同书本来台。(文海欣 摄)

47人案成催化剂

直至到参加「47人案」的旁听,胡戬说,他才意识到,自己同样可能与案中被告、前记者何桂蓝一般,要面对至少6、7年失去自由的日子。当他意识到自己因要顾及家人而无法大义凛然赴狱后,最终立定决心逃离香港。他坦承,离开的最大理由,是害怕及懦弱。

胡戬说:私底下我都说过,不介意做第一个被《国安法》拘捕的记者,因为我觉得有「光环」。但问题是,现实中「47人案」展示给你看就是,原来《国安法》的审讯,那个心理恐惧可以去到如此恐怖。另一样好重要的是,就算我真的是第一个被《国安法》拘捕的记者,我是否真的能做到想做之事?好明显不是。有好多《国安法》被捕人士,其实现在都没有人理会,就像杰斯。你自问,有多少人真的关心他?他审讯时法庭外有否排长龙?没有。

胡戬说,自己当初入行做记者,是想揭露社会不公,没有传媒相关工作经验的他更毅然自立门户,以获得比传统媒体更大、更独立的创作空间。他深信成事与否取决于个人能力,岂料有一天却要因此流亡他乡。

记录了胡戬在法庭的「战绩」。(文海欣 摄)
记录了胡戬在法庭的「战绩」。(文海欣 摄)

离开并不可耻 前提是离开后会做甚么?

胡戬认为离开并不可耻,更重要的是离开后要做甚么。他预计,将来会有更多记者离开香港,希望日后大家仍能不改初心,继续帮香港。他说,希望「对得住自己作为香港人的身份」。

谈及到台湾后的定位,胡戬说仍然「好想做记者」,他希望继续经营《加山传播》,以深入报道、专访等方式,继续宣扬本土理念。他引用蔡玉玲的一句话「即使眼前的平台可能一个个被打压、被消失,但只要大家仍然想做下去,就会有空间」。

当然,遗憾是离开后,无论香港发生甚么事,都只能「隔岸观察」作报道,这就是他作为流亡记者,内心最痛苦的事。对于成立还不到两年的《加山》,两名创办人当中,冯达浚已身在狱中,胡戬自己也已逃至台湾。对《加山》未来的去向,胡戬也没有明确方向。他眼神略带忧伤,表示即使不再经营《加山》,都要亲口向曾经鼓励他的人交代。

胡戬说:《加山》曾经倒闭,那时好多人都鼓励我继续做下去,而好多鼓励我的人现在都坐在「墙内」。我觉得如果我没有和他们亲自交代一声就结束营运,是对不起他们,所以至少会尽力做下去。

胡戬尴尬地叮嘱「千万不要叫我穿起来拍照」。(文海欣 摄)
胡戬尴尬地叮嘱「千万不要叫我穿起来拍照」。(文海欣 摄)

做网媒要懂得「补位」

作为网媒创办人的他,提到「反送中运动」时期,香港网媒百花齐放,大家都会「补位」到现场直播,但让他不满的是,现在香港每天都有很多法庭新闻,却没有网媒懂得「补位」。他说,当他仍在香港时,法庭就是他经常出没的地方。

胡戬向记者展示他带来台湾的物品上,不少都是他在香港法庭的「战绩」,笔记簿、进入法庭听审的筹号等,另外还有一样他认为最能代表香港记者的物件——反光衣。他受访时凑近衣服闻了一下,笑说「还有催泪弹的味道吗?」他又自嘲「我就是因为好热爱做记者,才有落得今天如斯田地」。

胡戬,这名23岁就因新闻报道工作被迫逃亡台湾的香港青年,尽管仍未知前路如何,但仍坚信终能再找到属于自己的岗位。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