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滕彪:一个中国,两个奥运(上)

2022.03.1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评论 | 滕彪:一个中国,两个奥运(上) 中国国家体育场(鸟巢)
(美联社)

2008年3月6日漆黑的夜晚,距离鸟巢不远的地方,我被一伙人强行塞入一辆车,蒙上头套,拉到一个不知方位的地方进行审讯。秘密警察事先打印了我写的很多文章,其中包括一篇我和胡佳合写《奥运前的中国真相》,“你们在北京奥运会时能够看到的鲜花、微笑、和谐与繁荣,正是建立在冤屈、泪水、囚禁、酷刑和鲜血的基础之上的。”胡佳在2007年12月被逮捕,后来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3年半。我准备成为他的辩护律师,但后来律师证被吊销。绑架我的目的,是让我在奥运会之前和期间闭嘴。在奥运之前的一个月,两位美国国会议员Chris Smith和Tom Lantos访问北京,想要与我和其他几位人权捍卫者见面,但我们被软禁在家。

5个月后,鸟巢作为北京奥运的主场馆见证了中国共产党的高光时刻。包括了美、法、日、澳大利亚、丹麦、新西兰、荷兰、芬兰、比利时等国总统或总理的110多位国家元首和政要出席了开幕式,这项奥运记录至今没有被打破。中国获得51枚金牌位居金牌榜首位,后来因兴奋剂违规被取消了三枚金牌。

时间快进到2022年,中国的政治中心北京,成为全球第一个举办了夏季奥运和冬季奥运的城市。但是场景已经今非昔比: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民主国家因为中国的严重践踏人权,尤其是在新疆的种族灭绝行径,而进行外交抵制;新西兰、荷兰、瑞典及奥地利等国,则以北京防疫管控太严为由缺席。出席开幕式的国家元首不到北京夏季奥运的一半,几乎全都是来自独裁国家和人权纪录糟糕的国家。此次冬奥开幕式,收视人数少了一半,NBC的转播观看人数比上届奥运减少了43%。我的一些人权活动家朋友们前往NBC总部和各地办公室,呼吁它不要转播种族灭绝奥运。我与一些人权组织发起“我不看奥运”运动,我们提供了与中国、维吾尔、西藏、香港有关的人权纪录片,让人们观看奥运繁华背后的真相。

新冠疫情,为中国政府提供了限制运动员和国际媒体在奥运期间自由接触中国民众的完美借口。整个奥运村的所有25个站点都由铁丝网包围,记者、运动员、教练员、志愿者、司机和其他工作人员等大约3万人,都必须封锁在严密隔离的“大泡泡”中,只能在这些站点间搭乘专车往返。市民被指示,即使“与冬奥专用车辆发生交通事故”,也不能与其车内人员接触。冬奥开幕前不久,北京冬奥组委官员公开警告,外国运动员不要发表任何违反中国法律的言论,意思是任何批评中国政府的言论;并成立“专门部门”监控运动员的言行,取消运动员的注册有可能是违规者受到的一种处罚。据加拿大“公民实验室”的报告,中国政府可以轻而易举地通过奥运应用程序“冬奥通”(MY2022),来监控关于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出行信息及其他个人数据。这个APP还包括一个含有2422个政治关键词的清单,包括天安门广场大屠杀的词汇、常见的批评中国共产党的言论,以及习近平的名字等等。

中国共产党的心态已经变了。为了申办2008年奥运,中国精心准备了600多页的申办报告,做出了改善法治和人权的具体承诺:保障记者的采访自由,还划出三个公园作为“示威区”。北京市政府2002年专门成立了北京市民讲外语活动组委会,希望到2008年的时候,北京会说英语的人口达到500万,占常住人口比例的35%。而2022年的北京,正在经历一场“去英语化”的运动:原来英文的“station”被改为中国的拼音“zhan”,“国际机场”4个字也使用汉语拼音。中国在2020年驱逐了《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和《华盛顿邮报》的在华美国记者。数百名记者,彭博社的范若伊、澳大利亚记者成蕾、报道新冠疫情的张展,在奥运结束的时候仍在中国的监狱里。很多帮助中国推动公民社会的外国NGO被迫离开中国。北京奥运开幕式进行当晚,荷兰公共电台(NOS)的记者在北京进行电视连线直播时,被保安人员强行打断、驱离。而这不是个别事件。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