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滕彪:民主国家必须遏制中国的种族灭绝和“防疫极权主义” ——在美国国会中国委员会听证会上的发言 (下)

2022.12.29
评论 | 滕彪:民主国家必须遏制中国的种族灭绝和“防疫极权主义”    ——在美国国会中国委员会听证会上的发言 (下) 设置在中国国旗后面的监控摄像头
路透社图片

更可怕的是,中共建立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极权主义监控系统。我用 "高科技极权主义 "一词来描述这个超现实的数据歹托邦。中国各地至少安装了5亿个监控摄像头,而且这个数字还在急剧增加。用大数据记录人们的经济、社会和道德行为的“社会信用体系”正在迅速膨胀,对政府认为的“失信者”的惩罚包括了限制出行、限制读大学、和公布个人信息等,三千多万人被禁止购买飞机票和火车票。由中共控制的社交媒体,微博、微信、抖音等,也是监视所有中国网民的有效工具。人脸识别、声纹识别和步态识别、电话追踪器,强制或半强制的DNA采集、虹膜采集,再加上政府控制的大数据,使隐私在中国几乎无所遁形。中国政府建立"高科技极权主义"的目标,是监控到每个人在每个角落每时每刻的一举一动。

此外,新冠疫情已经成为共产党加强对中国社会控制的一个完美借口。直到疫情爆发的三年之后,数亿中国民众,数百个城市,都处于严密封锁之下。封城、封小区、封村、封路,居民的门窗被封死。每个公民都必须出示绿色健康码(还有场所码和行程码)才能出行。我常举的一个例子是,两位人权律师准备去上海见他们的当事人张展——一位因报道武汉的新冠爆发而被判刑四年的公民记者——,但他们的健康码突然变红,这显然是当局出于政治目的的恶意操控;河南村镇银行的数千名上访维权者也有一样的遭遇。动态清零政策的目的,与其说是为了对抗冠状病毒,不如说是为了加强中共对社会和个人的全面监控,它可以被称为 "防疫极权主义"。

这种反科学、反人权的防疫政策所带来的的次生损害,比疫情本身要大得多。吹哨人和活动家被逮捕,"白卫兵 "任意羞辱、拘留和殴打平民,有紧急需要的病人无法出门或被医院拒绝治疗,被锁在自己家里的人缺乏食物(有些人甚至饿死),学生不被允许参加考试,农民无法春耕秋收,维吾尔人因防疫人员喷洒消毒剂而中毒死亡,失火时居民因门窗被封而无法及时逃生,消防人员因封路或消防栓被堵而无法施救,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建议

民主国家应敦促中国政府释放所有因政治观点和宗教信仰而被监禁的公民。我呼吁大家关注被监禁的良心犯:伊力哈木、许志永、丁家喜、王炳章、高智晟、古山-阿巴斯(Gulshan Abbas), 果·喜饶嘉措(Go Sherab Gyatso)和黎智英等。中国政府应该立即无条件地释放所有在白纸革命期间被拘留的抗议者。我已经证实,很多被捕的抗议者受到了警察的酷刑。在四通桥上挂横幅抗议的彭立发(彭载舟),激励了白纸革命,这位21世纪的新坦克人至今下落不明。南京传媒学院一个可能名叫李康梦的女生,是手举白纸抗议的第一人,她被警察带走后,杳无音信。

美国国会应将目前中共对新疆维吾尔族和哈萨克族的暴行定性为种族灭绝。民主国家应敦促中国政府关闭新疆的集中营,停止强迫婚姻、酷刑、系统性强奸、洗脑、强迫劳动和汉族干部强行寄宿维吾尔家庭的做法。

民主国家还应该敦促中国政府停止在新疆、西藏和内蒙古的镇压政策,包括对使用母语的限制、强制或准强制性的寄宿学校、旅行禁令、破坏文化遗产、宗教迫害、以及对精英和活动家的清洗。

民主国家应该为寻求政治庇护的维吾尔人、西藏人、香港人和中国活动人士提供便利。当务之急是防止这些人被遣送回中国。

民主国家应该停止对中共政权的绥靖。人权问题应该与贸易、技术或其他重要的政治议题挂钩。每次世界领导人与中共领导人会面时,都不应该在人权问题上保持沉默或软弱。当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罪仍在继续时,沉默就是同谋。

“不寻求政权更迭”是给中共的一个错误信号。中共将继续压制自由,操纵国际规则,已经成为自由主义国际秩序的最大威胁。

民主国家应该制定《全球马格尼茨基法案》,已有类似法案的国家,应该制裁更多的中国人权恶棍。

当务之急是帮助中国人民突破防火墙(GFW)。当中国人民可以从自由世界获取信息时,许多人就会觉醒,并可能采取行动来对抗中共的残暴统治。在翻墙技术或设备(如VPN)上增加一点预算,并致力于推翻中国的防火长城,这将产生巨大的政治利益。

民主国家应该制裁那些与中共的审查和监视同流合污的全球公司。思科和其他一些科技巨头为中国的防火墙提供了技术、设备和培训。在中国安全部门的指示下,Zoom中断了由中国活动家组织的纪念六四的会议,并暂停了一些账户。

我请求国会对苹果公司进行调查。苹果公司将其客户数据的所有权让给了中国政府控制的贵州云大数据公司(GCBD)。苹果公司听任其在中国的供应工厂侵犯劳工权利。苹果在中国的应用程序商店中删除了VPN应用程序。苹果在四通桥抗议活动后不久就限制了隔空投送功能(Airdrop)的使用(将分享时间限制为10分钟)。苹果公司应该告诉公众,它在哪里收到的指示,以及为什么它成为中国当局镇压和审查的同谋。

因为我在中国的人权工作,我曾被吊销律师证、被大学解雇、被绑架、拘留和酷刑,我的妻子和孩子也受到株连。但更多的人遭受了更多的痛苦。一些活动人士甚至失去了生命,像李旺阳、曹顺利、彭明、杨天水、丹增德勒仁波切、刘晓波等人。最近的白纸革命向世界表明了,中国人民是多么渴望自由和民主,甘愿冒多大的风险来反抗独裁。支持捍卫自由的人们,是美国和所有自由国家的道德责任和政治义务。底线是,我们不应该容忍自由世界的任何企业和机构成为独裁政权的帮凶。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