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滕彪:民主国家必须遏制中国的种族灭绝和“防疫极权主义” ——在美国国会中国委员会听证会上的发言 (上)

2022.12.29
评论 | 滕彪:民主国家必须遏制中国的种族灭绝和“防疫极权主义”    ——在美国国会中国委员会听证会上的发言 (上) 在新疆喀什老城巡查的中国特警
路透社图片

美国国会暨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一般简称为国会中国委员会CECC,它成立的背景是,2000年2000年10月美国国会通过法案,给予中国永久对华贸易正常关系(PNTR)地位;在对华贸易与人权关系的辩论中,很多国会议员担心,给予中国永久正常贸易关系会使国会每年审查中国人权记录的权力被剥夺。于是当月通过法律建立了独立的中国委员会委员会,成员由国会两院议长和总统分别指定,职能为“监察中国法治发展和人权”。从成立至今,CECC已提交了21份中国人权年度报告,累积汇整了超过1万名政治犯的资料库。

2013年以来,我多次应邀到CECC听证会上作证。本月举行的听证会,聚焦中国20年来的法治与人权状况。支持中国民主和人权的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特地到场发言,她回顾说,“2000年,我在众议院敦促我的同事们阻止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我们不应该将交易置于理想之上,因为作为世界上最强大的经济体,美国负有将贸易和人权挂钩的道德责任。” CECC主席、参议员默克利(Jeff Merkley)也表示,“一些人希望中国加入国际组织后随之而来的是人权方面的进步,但这个希望落空了,残酷的现实是,中国当局正利用这些国际组织贬低和诋毁普世权利的理念。” CECC共同主席麦戈文(James McGovern)、众议院维吾尔事务议员团两位主席苏奥奇(Tom Suozzi)、史密斯(Chris Smith)等议员也都做了发言和提问。

这场听证会之后的第10天,中共宣布对CECC办公室副主任Todd Stein进行制裁,此前2020年制裁了CECC两名议员(卢比奥和克鲁兹),2021年制裁了 CECC办公室主任Jonathan Stivers,这从反面印证了CECC的工作卓有成效。

我在证词里,强调了中国人权状况急剧恶化、史无前例的高科技极权监控体系,以及某些西方公司帮助中共加强审查和监控的恶行。

自1970年代末改革开放政策以来,中国的法律体系已经从文化大革命的混乱和残暴中逐渐恢复起来。制定了众多法律法规,恢复了司法和律师制度,实施了经济市场化改革和行政改革,传统媒体的空间被扩大了。1990年代后,互联网、手机、社交媒体和新的通信技术大大地促进了社会运动的动员和组织能力,催生了公民维权运动。尽管中国共产党从未放弃对媒体、互联网、学校和出版的审查,从未停止对维权人士和异议人士的镇压,但维权运动还是艰难地发展起来了。维权运动从公民、律师、人权活动家 “依法维权”出发,很自然地扩展到了风险更大的争取民主的行动,比如新公民运动、08宪章运动。承接了1970年代末的西单民主墙运动和1989年的天安门民主运动的精神,并注入了新的活力和扩大了群众基础。

但在维权运动出现后不久,中国政府就将其视为对政权的真正威胁,并对人权活动家和非政府组织采取全面的镇压策略,从口头警告、吊销律师执照、软禁、旅行禁令、劳教所、判刑,到绑架、酷刑和株连家人。

习近平在2012年底上台时,中共一方面面临着1989年后新的社会能量的积累——互联网、市场、自由主义思想的传播、公民运动,另一方面面临着,官员腐败、官民冲突、环境恶化、意识形态危机以及更令人头疼的经济衰退。中国共产党已经坚定地、完全地拒绝民主化选项,因此只剩下加强专制镇压一途。这就是习近平过去十年来种种倒行逆施的背景。正如1989年,当中共认为社会自由化和民主运动威胁到其一党统治时,它毫不犹豫地用坦克和机枪粉碎和平抗议,制造天安门屠杀。

习近平实际上发动了一场对法律的战争。他取消了国家主席的两届任期限制,关闭了数千个非政府组织,清洗人权律师和持不同政见者,迫害法轮功、穆斯林、基督徒和其他宗教团体,加强对互联网、媒体和学校的审查,逮捕企业家、记者、艺术家、学者和任何不服从其指令的人。中共公然撕毁 "一国两制 "的国际承诺,扑灭了香港的雨伞革命和反送中运动,并最终在2020年在香港实施《国家安全法》。自2020年以来,曾经是世界最自由的东方明珠香港,其自由和法治已被中共彻底摧毁。自2009年以来,至少有159名西藏人自焚,以呼吁自由和人权。根据“自由之家”的评估,西藏的自由人权状况全球倒数第一,比叙利亚和北朝鲜还要糟糕。中国政府在新疆(东突厥斯坦)的很多监控模式和镇压手段,都来自于2008年3月抗议活动后在西藏的统治方式。

自2017年以来,新疆有100万至300万维吾尔人、哈萨克人和其他突厥人被拘留在集中营,他们每日被洗脑、被迫放弃信仰、被强迫劳动、被酷刑虐待。妇女在集中营中被系统地强奸和性侵犯,维吾尔知识分子、文化精英和商业精英被清洗,儿童被强行与父母分离,100万汉族官员被派到维吾尔族家庭居住,对他们进行密切监视。研究报告还指出,中国政府正在系统地对维吾尔族妇女强行进行跨族裔婚姻。截至2022年底,新疆受害者数据库(https://shahit.biz/eng/#lists )记录了自2017年1月以来在集中营中死亡的210人,但鉴于信息收集的极端危险和困难,实际数字肯定远远高于这个数字。中国政府对维吾尔人实施包括强制绝育在内的“种族灭绝”政策,新疆出生率在2017年到2019年间下降近50%。在南疆维吾尔人口占97%的和田地区,出生率和人口自然增长率到2018年分别只有8.58‰和2.96‰,而这一地区在2017年前的出生率和自然人口增长率分别在20‰和15‰以上。维吾尔活动家伊利夏提认为,大量维吾尔人,尤其是男性,被关进集中营或监狱,大量维吾尔妇女被政府强制绝育和堕胎,是造成新疆维吾尔人出生率下降的原因。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