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滕彪:經濟脅迫與司法綁票(上)

2021-04-22
Share
評論 | 滕彪:經濟脅迫與司法綁票(上) 2021年3月25日,瑞典服裝巨頭H&M北京分店外,因與新疆棉在中國面臨潛在的抵制,一名保安人員舉着牌子告示,禁止未經允許擅自拍照。
AFP

2019年7月,澳廣(ABC)披露維吾爾人被抓捕並被強迫在新疆的紡織廠工作,隨後Cotton On集團和Target澳大利亞公司宣佈不再使用其新疆分包商採購的棉花。隨着新疆的集中營和強迫勞動黑幕被國際媒體、人權組織和智庫不斷曝光,國際社會尤其人權團體向採購新疆棉的企業施加了巨大壓力,耐克、CK、湯米、Gap等品牌商紛紛停用新疆棉織品。瑞典時裝公司H&M公司宣佈,終止與涉嫌強迫勞動的中國供應商華孚時尚的關係,並聲明“不與位於新疆的任何服裝製造工廠合作,也不從該地區採購產品或原材料”。負責棉花供應鏈標準審覈的“良好棉花發展協會”,在對新疆“強迫勞動”進行調查之後,於2020年8月宣佈對所有新疆棉企無限期取消擔保認證。

2021年3月底,中共突然對H&M等公司進行猛烈抨擊,多名藝人終止與該品牌的合作,中國主要電商平臺屏蔽了H&M的商店和相關商品,百度地圖、高德地圖對其名稱進行屏蔽,數十家H&M店鋪被迫關閉。中共煽動民族主義小粉紅掀起一波抵制西方品牌的浪潮,受波及的有耐克、阿迪達斯、優衣庫等200多個品牌。不少國際媒體形容,這次抵制行動就像義和團運動。

用經濟脅迫手段來達到政治目的,中共當局的這種類似綁票行爲的例子還有很多。鄧小平1992年說“中東有石油、中國有稀土”,此後稀土越來越被中共塗上政治色彩。2010年,中日在釣魚島問題上紛爭再起,中國減少並一度斷絕對日本的稀土出口。2019年以來,中美關係日趨緊張,中國又計劃限制稀土出口到美國,以打擊美國的軍工企業。

2017年,爲了報復韓國部署薩德導彈系統,中國政府停止上演韓劇、停止韓國藝人來華演出,並慫恿民衆抵制甚至襲擊在中國的樂天超市,國家旅遊局緊急停止一切赴韓國旅遊。限制本國公民的旅遊目的地,來達到政治報復的目的,這也只有專制體制才能想得出來和做得出來。

2020年4月,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呼籲國際社會對新冠病毒源頭展開獨立的國際調查。這觸動了北京最敏感的神經,在中國政府看來,這是給本已緊張的中澳關係火上澆油。此前,澳大利亞政府於2018年以國家安全爲由,禁止華爲參與5G網絡建設,成爲第一個向華爲頒佈禁令的國家。2018年,澳大利亞國會立法處罰外國干涉罪行,禁止政黨收受外國捐款,並規定外國政治組織或實體必須經過登記才能進行遊說,這實際上是對中共的當頭棒喝。對於中國政府加速向海外滲透擴張,澳大利亞是最早警惕並有所反擊的國家之一。在澳總理呼籲調查新冠源頭之後的幾個月內,中國開始對澳大利亞紅酒進行反傾銷調查,11月份宣佈對澳洲葡萄酒徵收高額關稅,同時限制進口澳洲牛肉、大麥和煤炭等產品,其政治目的顯而易見。

受中共經濟綁票之苦最多的地方,乃是臺灣。2019年8月,爲了影響臺灣大選,中國突然暫停臺灣自由行,中國觀光客成了政府的政治工具。2021年,中國突然宣佈自3月起禁止臺灣鳳梨進口,藉口是發現有介殼蟲。臺灣鳳梨97%以上出口到中國大陸,中國此舉試圖讓臺灣措手不及,爲執政的民進黨製造麻煩。中共的民族主義喉舌《環球時報》稱,民進黨“辜負了中國對臺灣的政治善意”,“惡意利用這些善意做爲爲非作歹的資源”;並宣稱,禁鳳梨根本不算牌,未來會“給民進黨一連串噩夢”。這相當於中共自己招認了“以商圍政”,禁鳳梨的背後是政治訛詐。

政治色彩最明顯的經濟霸凌行徑,大概是中共針對挪威的貿易報復。2010年,挪威諾貝爾委員會將諾貝爾和平獎頒給獄中的政治犯劉曉波,雖然挪威政府無法影響諾貝爾委員會的決定,但中國政府還是迅速限制進口挪威三文魚(後來一度被全面禁止),同時提高了對挪威其他產品的貿易限制。2010年,中國進口三文魚的92%來自挪威,到2013年時跌到29%。經濟霸凌起了作用。2013年9月,挪威中左翼政府被選下臺,新政府爲修復中挪關係做出了不少努力,2014年歸還若干圓明園文物,同年挪威首相未與來訪的達賴喇嘛會面,這是挪威政府首次拒絕達賴喇嘛的會晤提議。最終,兩國在2016年關係才正常化。2017年6月,劉曉波獄中病危,歐盟、美國等施壓中國政府要求釋放劉曉波出國就醫,遭到中國拒絕,但挪威方面未發表意見。劉曉波於7月13日病逝,挪威首相對此仍然不作迴應,因此受到挪威政界和人權界的廣泛譴責。

除了經濟脅迫之外,中共當局還越來越多地對外國公民進行綁架、關押、起訴、訴訟威脅等手段,這可以稱之爲“司法綁票”。持瑞典護照的作家、出版人桂民海,因出版物引發習近平和共產黨高官震怒,被中共祕密警察從泰國綁架回國,並在酷刑之下聲明放棄瑞典國籍;在被關押兩年釋放後,又再次被捕,判刑十年。在此事件中,持英國護照的銅鑼灣書店店員李波也被從香港綁架。澳大利亞公民、作家楊恆均於2019年1月被中共抓捕。2020年8月,在中國環球電視臺工作的澳籍記者成蕾被捕,並被控泄漏中國國家機密。

如果說這幾個案例主要出於中共國內政治的考慮的話,那麼對加拿大公民兩位麥克的拘押就純粹是出於報復目的的司法綁票了。2018年的12月1日,加拿大警方應美國司法部要求,在溫哥華機場扣押了華爲公司財務總監孟晚舟。九天之後,前任外交官、在“國際危機”組織擔任資深顧問的康明凱(Michael Kovrig)在北京街頭被中國公安人員逮捕。同一天,商業顧問麥克·斯帕弗(Michael Spavor)在遼寧丹東被捕 。自從兩位麥克被逮捕之後,中國政府一直施壓加拿大,要求加方釋放孟晚舟。前加拿大官員瑪格麗特(Margaret McCuaig-Johnston)說:“兩名麥克被捕的時候,我恰巧在上海。我發現自己的行李箱被翻查過。我把兩名麥克被捕事件告訴了一位當地朋友,那位朋友告訴我,中國政府有一個黑名單,上面有幾百名加拿大人,可以隨時作爲人質來拘捕。”

此外,在孟晚舟被捕的一個多月後,中國政府違反常規操作,把涉嫌走私毒品的加拿大公民羅伯特(Robert Lloyd Schellenberg)的刑期從15年直接改判爲死刑。2020年8月,加拿大籍的葉建輝被以運輸、製造毒品罪判處死刑。中共把中國境內的外國公民掠爲人質,作爲換取釋放孟晚舟的談判籌碼,這種流氓行徑引發全球憤怒,加拿大總理特魯多稱之爲“毒害性外交”。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