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滕彪:民主不能当饭吃?(下)

2022.05.1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评论 | 滕彪:民主不能当饭吃?(下) 上海的民众在接受核酸检测。
(美联社)

针对郭台铭的“民主不能当饭吃”,台湾总统蔡英文说, “新疆再教育营的民众、长期被监禁的刘晓波、无数被监控、随时被失踪的异议人士也有饭吃,但是你真的认为,这是台湾人民吃得下去的饭吗?”她还说,“没有民主,只能要饭吃。”看看今天的上海以及十多个被封的城市,对这句话的理解可能更深了吧。

中共当局完全不顾科学和专家意见,实施极为严厉的清零政策,出现少数感染者就封村、封路、封区、封城。人们被严格控制在家里,甚至门窗都被焊死,居民楼被装上铁丝网,马路被割断,门市、物流被禁止,很多人连出门要饭的机会都没有。有的人被隔离在自己的卡车里,外面用铁丝层层缠住。很多婴儿、幼儿被强制与父母隔离。一些视频显示,春耕季节,农民被禁止出门种地;医院关门,急诊室关闭,救护车拒绝提供救助。非新冠病人因为得不到及时治疗而死亡的事件,层出不穷。

4月22日凌晨,上海静安区延长中路700号左右,一外卖小哥骑着电瓶车不小心撞向路边,他的头狠狠撞向了路边的树干后倒在人行道上,鲜血直流。但120的救护车迟迟不来,一小时后,小哥死亡。上海市东方医院的护士周盛妮哮喘发作,但未能在她工作的医院急诊部得到救治,医院说因为消毒无法接诊,辗转跑了几家医院都因为疫情管控不收病人,急救机会被一再错过,最后不治身亡。我们也记得,疫情初期,湖北农民鄢小文因疑似感染新冠而被隔离,患脑瘫的大儿子鄢成被独自留在家中,17岁的鄢成因为无人照顾而饿死。我们也记得,2003年6月,未满三岁的女童李思怡独自被单身母亲反锁在家中,由于警察的玩忽职守而被活活饿死。根据最近的官方通报,一些新冠病人死于“营养不良”,大概是“死于饥饿”的好听的说法。按照中共的说法,连“生存”权都没有,吃饭更是无从谈起。

显然,上海和其他因清零运动而导致的饥饿不是因为缺乏食物,而是因为缺乏民主。民众没有选票,官员只对上负责而不对下负责,对上级唯唯诺诺,对民众趾高气扬。习近平和中央高层为了自己的利益制定了清零政策,官员为了绩效考核而层层加码,再多的专家反对、再多的民怨沸腾也没用。没有反对党,没有自由媒体,没有司法独立,党大于法,“大白”就像红卫兵一样无法无天。政府不解决人民提出的问题,只解决提出问题的人民,对说真话的、批评政府的、发起抗议的,以各种专政手段进行威胁、消声和囚禁。网民批评中国政府种种极端的防疫措施说,“下定我的决心,不怕你的牺牲,你去排除万难,争取我的胜利。” 这形象地说明了人民和政府的关系。没有民主制度,人民的生命和自由就不会成为政治要维护的价值,而是沦为当权者的工具。

上海的民众在接受核酸检测。(美联社)
上海的民众在接受核酸检测。(美联社)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马蒂亚·森认为,食物和饥饿问题与“自由、媒体和民主的问题”密不可分。他在《以自由看待发展》(1999年)一书中写道:“世界历史上,在正常运转的民主制度下,从未发生过饥荒。” 因为民主政府“必须赢得选举并面对公众批评,因此有强烈的动机采取措施来避免饥荒和其他灾难。”而发生的大饥荒,没有一次是因为粮食不足,而都是因为粮食分配不公。中国1958年至1961年的大饥荒,高达2000万至5500万人非正常死亡,被视为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饥荒,也是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人为灾难之一。和平年代发生如此惨剧,根本原因当然是野蛮的共产党极权制度。最专制的朝鲜多次发生大饥荒,最严重的一次是1994到1999年,饿死人数在24萬至350萬之间。1932–1933年苏联集体化导致的大饥荒,造成了5、6百万人饿死,Oleh Wolowyna教授的最新研究认为高达870万人。

中共经常宣传说,“中国政府用占世界7%的土地,养活了占世界22%的人口。” 他们经常把批评者、反对者说成是“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这真是逻辑混乱、无耻之尤。明明是老百姓、纳税人养活了政府,明明是中国政府肆意剥夺纳税人的基本自由和权利,明明是中共的邪恶政策导致数千万人活活饿死,明明是专制政权来砸老百姓的饭碗:计划经济、人民公社、大饥荒、户口、城管、强拆、过度的封城封路,等等。

我在中国任教和做律师的时候,国保就经常威胁我说,“再不老实,就砸掉你的饭碗。”后来他们果然就把我从大学开除,并吊销了我的律师证。这种事情非常普遍,害怕丢饭碗也是绝大数人不敢反抗的最根本原因。中国是异议人士、维权人士、记者和作家的最大监狱。共产党的逻辑一向是“不服从者不得食”,计划经济下,统治者可以毫不费力地做到这一点;即使在市场经济下,他们仍然能够用非法手段、专政手段控制人们的饭碗、夺走人们的生存手段。这也正是共产党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或者说“市场极权主义”的要义所在。即使孙大午这样身价百亿的企业家,只要共产党认为有必要,就可以让他把牢底坐穿。

“民主不能当饭吃”的潜台词是,不能当饭吃的东西都不重要。自由不能当饭吃,公平正义不能当饭吃;发展是硬道理,生存权高于其他一切权利;稳定压倒一切,好死不如赖活着;人生在世、吃喝二字。这其实是“养猪哲学”,把人降低到动物的标准。正是在这样的流氓逻辑和养猪哲学的基础上,共产党和像李世默(Eric X. Li)这样的吹鼓手用中国的高速经济发展来论证专制优于民主,甚至论证天安门屠杀的正当性和必要性。

实际上,正是那些不能当饭吃的东西,使人与动物区别开来,比如信仰、人权、自由、正义、尊严。没有这些东西,人就几乎无异于酒囊饭袋、行尸走肉。如果只看经济总量和发展速度,冷战时期的苏联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1933年希特勒上台后,在解决失业、减少贫困、增加福利方面效果显著,5年之内国民收入增加一倍,号称创造了经济奇迹。但是,任何一个有尊严的人,会愿意生活在苏联和纳粹德国吗?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