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滕彪:被操控的訪問

2022.06.02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評論 | 滕彪:被操控的訪問 2022 年 5 月 23 日,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在廣州市迎接聯合國人權高專巴切萊特。
(美聯社)

聯合國人權高專巴切萊特結束訪華行程,她浪費了一次就維吾爾種族滅絕和其他嚴重的人權侵犯問題向中國政府施壓的機會。這次訪問在開始之前就引起很多爭議,它不出所料受到中共操控,成爲中共洗白罪行和政治宣傳的工具。

巴切萊特曾在專制的智利因政治原因入獄,理應知道專制政府如何控制信息、操控宣傳,如何矇騙和利用每一次參觀訪問。

在她決定訪華時,沒有與任何國際人權組織就這次行程進行溝通。我和西藏、維吾爾和香港等220多家人權團體聯合發佈聲明,強烈呼籲她推遲行程;我們有充分的理由認爲,這次訪問會成爲有利於中共的宣傳秀。在國際壓力之下,在她啓程訪華的六天之前,終於答應與民間組織的代表見面。起初受邀參加會談的,並沒有來自維吾爾和西藏的代表;在我們的強烈要求下,才加上了他們的代表。在會談中,我們介紹了嚴重惡化的中國人權狀況,批評她上任以來對中國人權事務的不作爲。我強調,中國政府一貫對國際訪問進行精心安排,聯合國人權高專到底採取了什麼措施來防止訪華行程成爲中共宣傳工具?

2005年11月,聯合國酷刑問題特別報告員諾瓦克(Manfred Novak)訪問了北京、西藏和新疆。一位受訪者、人權律師高智晟被中國當局緊密跟蹤和監視。諾瓦克後來抱怨說,調查受到了中國當局的阻撓。他被禁止使用相機,經常有情報人員監視和試圖竊聽他的談話;官方還阻止受害者家屬與諾瓦克見面,包括軟禁、恐嚇等。

聯合國極端貧困和人權問題特別報告員阿爾斯通(Philip Alston)於2016年8月訪問中國。事後他的報告記錄了中國當局如何幹擾他的訪問的細節,比如恐嚇、軟禁甚至拘留維權人士和異議人士,警告阿爾斯通不要與民間組織直接接觸,要求提供任何私人會議的全部細節,以及安全人員冒充普通公民對阿爾斯通教授進行跟蹤。他還被帶去參觀昆明市一個模範民族村,官員安排他觀賞少數民族舞蹈,但完全不提和訪問相關的教育權或者對語言和文化傳統的保護。

2008年北京奧運會期間,大量上訪者被關在形形色色的黑監獄,我和一些維權人士曾到這些黑監獄爲訪民提供法律援助。其中一座黑監獄的鐵門上是大大的廣告牌,寫着“北京歡迎你”。

在弄虛造假方面,中共可以說有悠久的傳統和豐富的經驗。沒有一個極權政權不依賴對歷史的篡改和對信息的控制,因爲極權體制的基礎不是自由選舉和多元主義,而是它自己編造的政治神學和歷史神話。共產黨把自己描述成“偉大、光榮、正確”,也需要不斷依靠暴力和謊言來維持自己一貫“偉光正”的形象。在中國家喻戶曉的雷鋒形象,離不開一次又一次的擺拍和文學創作;著名的油畫《開國大典》裏面的人物,也根據政治形勢的變化而重畫了一遍又一遍;大躍進時期,1958年8月15日的《人民日報》一版,刊登一幅名爲《歡悅在早稻衛星上》的新聞圖片,4個幼童站在水稻穗上,“證實”了畝產三萬斤的神話。 這個衛星一放,該公社(湖北麻城縣麻溪河鄉建國一社)先後接待了中外各界參觀訪問者10多萬人次。當時,麻城縣委指示:對參觀者一律實行“喫飯不要錢”。於是沿途十餘里,路邊都是招待喫飯的指示牌。社員們經常放下手中農活,敲鑼打鼓前去迎客。

這種荒誕圖景不僅僅發生在大躍進和毛時代,它是共產黨擅長的事情之一。每當中央官員訪問,所見之人、所經之地都是精心安排的。爲了領導檢查綠化工作,陝西華縣把山體塗上綠油漆。河南省方城縣廣陽鎮爲了應付上級領導視察,在廣陽大道突擊栽種了上千棵無根的香樟樹。陝西省山陽縣村幹部在馬鈴薯高產示範點僱人覆蓋了大片地膜,看上去蔚爲壯觀,實際卻並未播種。山西運城曾發生轟動全國的“假滲灌工程”案:爲了迎接山西省農業節水現場會、全國農田基本建設現場會的代表,運城各地迅速修建了大量假的滲灌池,在馬路上坐車經過,看上去是一個完整的圓池子,其實很多隻有半邊,背向馬路的那邊根本就沒有修。揭露這件事的記者高勤榮還被構陷入獄。習近平訪問農戶的時候喜歡掀人家鍋蓋,這些農戶以及鍋裏的東西當然也都是事先安排好的。更有意思的是,這些安排、造假、演戲,中央領導同志都心知肚明,地方官員也知道領導知道,領導也知道下面的人知道他們知道……,一邊是瞞和騙,一邊是假裝相信。

造假當然有穿幫的時候,而說出真相的人就會遭到報復。2008年“314抗議”之後,中國外交部於4月9日精心安排外媒記者團到藏區參觀。在訪問拉卜楞寺時,二十多位僧人舉着自己畫的雪山獅子旗和寫的標語跑出佛殿,用藏語呼喊“我們要求人權,我們沒有自由,我們要達賴喇嘛回來”。 37歲的僧人嘉央金巴當時用英語喊“西藏要自由”,他於當晚被捕,拘押15天后放出來時,“不僅雙目失明且全身骨頭都被砸碎,站不能站、睡不能睡”,不到三年即悲慘離世;至少另外兩人被判無期徒刑和15年。2013年9月,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對中國進行普遍定期審議期間,曹順利計劃去日內瓦參加民間社會活動,結果在首都機場被阻攔,2014年3月被迫害致死。

阿爾巴尼亞裔的加拿大歷史學家Olzi Jazexhi曾對國際媒體表達關於迫害維吾爾人的報道持懷疑態度,2019年8月,他和其他被中共認爲是自己人的國際學者被中共邀請去訪問新疆,參觀了所謂的職業培訓中心。他還是看出了很多馬腳,但中國官員警告他不要發佈任何負面的報告。他不予理會,堅持說出真相;結果中共長臂伸到阿爾巴尼亞大學,Olzi被停課。

巴切萊特的先遣隊到達中國後,中國政府出錢僱維吾爾人在喀什清真寺前跳舞慶祝開齋節。在集中營遍佈的恐怖氣氛下,這種僱傭和強迫幾乎沒有區別。巴切萊特訪問期間,一些海外維吾爾人說,他們在新疆的家人受到了威脅、甚至軟禁。現居美國的維吾爾人熱納古麗·艾尼說,她在Twitter上發帖請求巴切萊特調查她被監禁的姐姐之後,收到了中國官員發來的威脅短信。(《紐約時報》,2022.5.30)

巴切萊特的中國之行,自稱“不是調查”,沒有記者隨行,也沒有試圖去尋找真相。她在發言中避免對中國政府的直接譴責,還附和中共的一些宣傳說法,讚揚中國的扶貧、醫保和性別平等之類。她接受中國官方的一個禮物——《習近平關於尊重和保障人權論述摘編》;一個超級人權惡棍去論述如何保障人權,這是個諷刺;而聯合國最高人權官員去接受這本書,這是個更大的諷刺。我覺得,中共選了這麼一個禮物送給巴切萊特,既是爲了羞辱聯合國,也是爲了羞辱全世界每一個人權捍衛者。

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表示,“這次訪問成爲中國的宣傳機會,爲其對維吾爾人的反人類罪和種族滅絕罪進行粉飾。”非政府組織Arise主任裴倫德(Luke de Pulford)說,這 “是一次災難性的失職行爲”。無論是出於愚蠢、冷漠還是利益,她浪費了一次爲人權災難發聲的機會,成爲粉飾罪行的共謀。這次訪問對人權受害者沒有帶來任何改善和希望,而是帶來更大的傷害。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