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滕彪:从天安门到香港(下)

2019-06-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6月12日,反《逃犯条例》的示威活动中,警察向示威者发射催泪弹。(法新社)
2019年6月12日,反《逃犯条例》的示威活动中,警察向示威者发射催泪弹。(法新社)

1997年之后,共产党先是遮遮掩掩,后来便凶相毕露。中共高官多次公开叫嚣,“不容许香港在民主的幌子下,变成颠覆大陆社会主义政权的基地”(周南)。2003年企图推行23条立法,2012年准备推行国民教育;之后,对香港的控制加快了脚步:2014年6月10日国务院发布“一国两制白皮书”,实际上撕毁了一国两制;进而镇压雨伞运动、推行一地两检、剥夺议员资格、取缔香港民族党、给政治活动家定罪、铜锣湾书店事件,到了2019年又要修改《逃犯条例》,一步一步把香港人逼到墙角。与其说,中共害怕和仇视香港,不如说中共害怕和仇视自由。

于是世人看到了香港人的绝地反击。“我们走出来,不是因为觉得有希望,而是没有希望也要走出来。”“有人说,面对中共,只有三个选择:认命、逃命或革命。不,还有另一选择,就是抗命”(李怡)。 张洁平在描述6.12游行时写道,“示威者已经确知,这是一个不会被民意撼动的政府,百万人在街上大合唱也没用,国际媒体形象也没用,想要改变它,已经没人知道具体的办法,只知道「尽做」。而经过了过去五年,民间「泛民/和理非」与「本土/勇武」路线的大撕裂,两条路线的领军人物均被判刑……威权主义已经开始。这个世代的年轻人只是要尽最后的努力,去阻止这一局面的出现。”无论是游行示威,还是公民抗命,港人的勇气、团结、友善、节制,都足以令人动容。


2019年6月12日,香港市民反《逃犯条例》的示威活动中,警察向示威者发射催泪弹。(法新社)
2019年6月12日,香港市民反《逃犯条例》的示威活动中,警察向示威者发射催泪弹。(法新社)

6月12日晚,有香港朋友私下说,“今晚可能是香港的六四。”暴力和流血发生了,警方将示威定性为“骚乱”,一些参加者被逮捕;但是类似天安门屠杀的事情没有发生。一个星期后的6.19,香港200万人反送中游行队伍里,出现超大横幅“痛心疾首”四字,让人想到1989 年5 月21 日,香港《文汇报》决定以开天窗形式,刊出只有“痛心疾首”4 个字的社论,抗议中共当局宣布北京戒严。从天安门到香港,历史的回声一再响起。

有人说,香港的情况表明,没有民主,不可能有自由和法治。这话对了一半。“不民主”有几种情况,可能是威权,或开明专制;或民主国家的殖民地,比如1997年的香港。中共1949年后的恐怖统治、英国的民主传统、香港经济的快速发展等等,都使得香港在1997年前的“无民主而有自由法治”成为可能。

但还有一种不民主的形式叫做极权。当香港的主权被中共彻底收回,虽有“中英联合声明”、“香港基本法”的约束,有“一国两制”、“马照跑、舞照跳”、“五十年不变”的承诺,但香港已经厄运难逃。中共不是英国,前者是野蛮恐怖的极权政权,后者是最早建立现代民主宪政的自由政体。任何庄严承诺,在中共那里不过是废纸一张。中国宪法里写着大量漂亮的基本人权与自由条款,但那只是用来欺骗国际社会和国内民众的幌子而已。中国与西藏签署十七条,那不过是城下之盟和屠杀前的准备。中国政府加入了数十项国际人权条约,但他们加入条约的目的不是遵守条约,而是操控条约和欺骗世人。李卓人说,“我们要保住我们的生活方式,我们的社会,每一个香港人其实心里都清楚,如果中国实现了民主化,那我们的恐惧就没有了,我们就不再恐惧共产党的统治。”在公民抗命运动中发挥关键作用、至今仍在香港坐牢的戴耀庭教授则说,没有民主,要抵抗越来越厉害的对香港的高度自由的侵害,会是困难的。


图片:香港警方向抗议人群发射催泪弹。(法新社)
图片:香港警方向抗议人群发射催泪弹。(法新社)

2014年港人争取普选时,中共喉舌称:你们回归前的总督也不是你们一人一票选的啊,是英国派来的。港人回复说:可英国政府是民选的啊,你们北京如果也是民选政府,给我们派特首也行啊。这形象地说明了香港争取民主的大环境的截然变化。英治时期,自由法治有保障,争民主动力不足;但到了中共手里,争民主似乎是与虎谋皮。中共不但不予兑现普选承诺,而且连香港本有的自由和法治都要挤压和侵夺。

事实上,英国早在1950年代,已经有意在香港推行某种普选制度,但中国政府得知后严厉阻止。当时的总理周恩来向英国表明,只要英国替香港引进任何自治方式,一概会被认定是“不友善的举动”或“阴谋”,时任中国华侨事务委员会主任的廖承志更威胁说,假若英国坚持改变现况,便会采取行动解放香港。香港民主化进程于是搁置。末代港督彭定康1992年立刻着手推动香港民主化,在立法局大幅引进民选成分,结果触怒中方。邓小平警告撒切尔,如果在香港提升民主程度,中方可能会推翻此前的协议。

香港的例子表明,极权之下不可能存在真正自由的政治特区。但香港不是悲剧,而是希望。他们说,生于乱世,有种责任。他们说,今天不站出来,明天站不出来。香港人已经展示了震撼人心的勇气和力量,他们仍在抗争,他们仍将持续战斗。

在可以看得见的方面,他们和中共的力量相差悬殊;但在正义和人性尊严方面,他们必将得道多助。这种情况下,也许下面两种国际力量的对比,将对香港前途产生巨大影响:一个是掩耳盗铃、对中国采取绥靖政策的、见利忘义的国际力量;一个是坚守自由人权、要求遏制专制扩张、积极促进中国民主的国际力量。

自由不是一个礼物,而是一个任务。香港的抗争已经取得了初步成果,某种程度上打乱了、至少延缓了北京控制香港的步骤。香港感动着世界,也似乎在唤醒全世界对中共的迷梦;它有无可能成为撬动太平洋地缘政治的支点?我们不能拭目以待,我們要站在香港人这边,就像1989,我们站在坦克人这边。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