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滕彪:中共要攻打臺灣嗎?

2021-10-28
Share
評論 | 滕彪:中共要攻打臺灣嗎? 圖爲,中國和臺灣的旗幟與一架軍用飛機並排展示。
路透社圖片

2021年10月以來,中國軍機頻頻侵擾臺灣防空識別區,美國和盟國軍艦也多次穿航臺灣海峽。中共武統言論再次猖獗,繼續大肆煽動極端民族主義,習近平的野心難藏,戰爭陰影又一次籠罩臺灣,西方和國際社會予以嚴重關切。臺灣國防部長邱國正說,現在兩岸情勢是40年以來最嚴峻的時刻。美國參議院軍事委員會委員薩利文(Dan Sullivan)說,臺灣此時此刻正處在生死存亡的關頭。他形容,對臺灣構成巨大威脅的中共政權擁有權勢、野心和要併吞臺灣的企圖。

有人認爲戰爭一觸即發,有人認爲5年到10年之內是最危險的時候。那麼,中共到底會不會武力攻打臺灣?

幾十年來,這個問題已經有無數人從不同角度予以研究、討論,出版了大量文章、著作。重要的影響因素包括:中臺軍事力量的對比,中美關係以及國際地緣政治的變化,美國協防颱灣的可能性,美國以及盟國的軍事力量,中臺經濟交往,中國國內政治形勢,臺灣藍綠政治以及身份認同的變化,臺灣民衆保家衛國的決心等等。

幾十年來國際形勢發生了深刻變化,中國2011年躍升爲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按照購買力評價(PPP)來計算,中國已經在2014年超越美國。中國軍費增長迅速,在2008年躍居世界第二,目前超過位於第三、四、五、六的四個國家的軍費總和。中共已經拋棄了韜光養晦政策,在國際舞臺上越來越飛揚跋扈,戰狼外交、人質外交、踐踏國際法治,聯合大大小小的專制政權挑戰國際秩序。因此近幾年來,美國和西方國家已經意識到中國的巨大威脅,紛紛調整對華政策,從“接觸合作”轉到對抗和遏制,甚至出現了“新冷戰”之說。中國軍事力量和科技力量雖然遠遠超過臺灣,但是和美國相比,仍然差距不小。

芝加哥委員會(Chicago Council)2021年的一項民調顯示,69%的美國人支持“承認臺灣爲獨立國家”,5%的人反對;46%支持美國“承諾保護臺灣免受中國侵略”,12%反對。“如果中國入侵臺灣,你是否支持出動美軍?” 回答支持的,1982年只有19%,2021年的最新數據已經升到52%。

美國高層最近也頻頻釋放出支持臺灣的明確信號。 “如果中國入侵臺灣,美國會使用多大力量幫助臺灣?”歷任美國總統一直試圖迴避這個問題,但拜登似乎打破了“戰略模糊”的傳統,他在回答記者提問時明確表示,美國會保衛臺灣。雖然白宮隨後表示美國對臺政策沒有改變,但拜登的警告信號已經足夠明顯。澳大利亞、日本和一些歐洲國家也表示支持臺灣,或者支持美國的對臺政策。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在10月26日表態,美國支持臺灣參與聯合國系統,美國鼓勵所有聯合國成員和美國一起,支持臺灣參與聯合國系統及國際社會。

臺灣對大陸市場依賴度過高,容易遭受中共的經濟封鎖或威脅。但臺灣人的身份認同已經發生不可逆轉的變化。國際社會民意調查機構皮尤中心2020年的民調顯示,認爲自己是“中國人”的臺灣民衆僅有4%;在30歲以下的年輕人當中,不認同自己是“中國人”身份的受訪者更高達83%。臺灣的民間機構制憲基金會2021年8月份的民調顯示,近6成8的臺灣民衆認同自己是臺灣人;有6成5的民衆表示,萬一中國武力攻打臺灣,自己願意爲臺灣上戰場。臺灣ETtoday新聞雲民調中心2020年10月的一份民調顯示,若兩岸爆發衝突,18、19歲的臺灣人中有96%願意上戰場。

大多數人認爲,當中共認爲對臺灣的戰爭會取得勝利時,它就會打;反之則不會打。這種說法當然有道理,但不完全準確。

我在課堂上講,中國共產黨的第一優先事項,是維持和鞏固自己的專制權力。這簡直可以算是觀察和理解中國當今政治的第一定理。至於經濟成本、兩岸民意、戰爭災難,都必須讓位於維護一黨專制這一最高目標。而國際法、戰爭倫理、人權之類,幾乎完全不在中共的考慮範圍之內。

這樣,就有四種可能性:戰勝而有利於維護中共專制,戰敗而不利於中共專制;戰勝而不利於維護中共專制,戰敗而有利於中共專制。前兩種容易理解,可能性也更大。但還有後兩種可能性。戰勝而不利於維護中共專制——戰爭不可能在幾天或幾個星期內結束,戰爭過程會引發黨內派系鬥爭,而民族主義也是雙刃劍,民衆被動員起來後也可能會藉機表達對當局的不滿。一旦打仗,上戰場的絕大多數是獨生子女,民間一定會出現反戰的聲音。如果習近平和中共最高層的這種考慮佔了上風,則更可能選擇不戰。

戰敗而有利於維護中共專制——當中共面臨巨大的政治危機時,爲了轉嫁矛盾、轉移焦點、度過危機,很有可能不顧戰爭後果而將戰火燒向臺灣。共產黨雖然強大,但在某些方面可以說是泥足巨人,它面臨着官民矛盾、派系鬥爭、環境和生態危機、思想和道德的潰敗、意識形態危機等等,最切近的莫過於經濟危機。知名經濟學家克魯格曼在《紐約時報》的專欄中討論了中國經濟危機的各種跡象,然後說到,中國有一個專制政府,而專制政權“都傾向於靠尋找外部敵人來應對內部問題,而中國還是個超級大國。”也就是說,當國內和黨內政治危機不可避免地爆發的時候,共產黨很有可能鋌而走險,選擇發動戰爭。這在中共歷史上、在其他專制政權身上都得到過反覆的驗證。

列寧說,外交是內政的延伸。克拉塞維茨的名言,戰爭是政治的延續。這兩句話有助於我們理解、觀察和預判臺海局勢,以及中共的對外舉動。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