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滕彪:奧運洗白與運動員的自由(下)

2022.01.2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評論 | 滕彪:奧運洗白與運動員的自由(下) 2022年北京冬奧標誌
路透社圖片

運動員的自由和人權不在中國政府的考慮之列。就像乒乓球國手何智麗遭遇的那樣,在舉國體制下,爲了所謂的國家利益,領導甚至要求運動員故意輸掉比賽。曾爲中國國家體操隊隊醫的薛蔭嫺揭露,中國在19801990年代,包括足球、田徑、游泳、排球、籃球、乒乓球、體操、舉重等幾乎所有比賽項目的運動員,都被強制服用興奮劑。“如果運動員拒絕服用興奮劑,就面臨被勒令離隊的命運,任何敢於發出反對聲音的人都面臨坐牢的命運。” 中國官員明知這些藥物會造成對運動員身心的巨大傷害,但對中國政府來說,運動員的身體和生命,也不過是實現政治目標的工具而已。

中國足球的後起之秀、維吾爾族球員葉爾凡·哈茲姆(Erfan Hezim),曾被關押在“再教育中心”達十一個月之久,在此期間,國際職業足球聯合會(FIFPro)和人權組織呼籲中國政府釋放葉爾凡,而他只是新疆集中營被關押的上百萬維吾爾人和哈薩克人之一。

美國籃球員哈柏(Jeff Harper2020年初飛往中國深圳參加賽事,期間介入一對情侶的激烈爭吵,爲了保護女子而將她的男友推開,他在未被控任何罪名的情況下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長達八個月。在中國的法律實踐中,這種“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實際上是沒有任何人權保障的一種黑牢。

世界網球冠軍彭帥因爲一條揭露張高麗的微博而被禁言、被失蹤,至今沒有自由。在彭帥事件上,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IOC)扮演了極爲可恥的角色:一再地幫助中國當局掩飾,成爲中國政府危機公關的工具和強迫失蹤的幫兇。

即將舉行的北京冬奧,將是奧林匹克運動的一個無法清除的污點。美國運動員、奧運滑雪金牌得主米凱拉(Mikaela Shiffrin),對國際奧委會強加給運動員的這種兩難境地公開表達不滿,她說,"奧運會很重要,你不希望錯過它。你當然不希望被置於不得不在人權、道德和能夠做你的工作之間做出選擇的境地"

如果運動員不願意公開抵制北京奧運,他們是否應該在北京參賽的時候自由地表達他們的想法呢?風險會有多大呢?

《奧林匹克憲章》第50條規定:"在任何奧運場館中都不允許有任何形式的示威或政治、宗教或種族宣傳。"這條規定限制了運動員利用奧運會的機會表達政治觀點,實際上是對運動員自由權利的不當的約束。但是這一政策已經有所鬆動,允許在尊重選手和不影響比賽的情況下做手勢表達意見,而且在東京奧運會之前增加了一個例外,運動員在接受採訪時、在社交媒體上以及在比賽開始前的賽場上,都有 "機會表達自己的觀點"。針對中國政府的警告,澳大利亞體育部長理查德-科爾貝克(Richard Colbeck)說,澳大利亞政府反對中國政府對運動員言論的限制,並堅持認爲運動員有權在奧林匹克舞臺上自由發言。

中國正在進行的種族滅絕行爲是最嚴重的踐踏國際法的暴行,跌破了道義底線。而中共政權正在用奧運會爲自己洗白,每一個參賽運動員成了中共宣傳的棋子。如果運動員保持沉默,良心當受譴責。

那麼運動員公開表達真相的法律風險有多大?中國憲法雖然規定了言論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但在中國,黨大於法,在任何涉及黨的利益的事項上,憲法等同廢紙。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言論監獄,每年關押的記者、作家、網民的數量幾乎都居於全球榜首。很多人因爲表達政治觀點而被隨意逮捕、被扣上“煽動顛覆國際政權”、“煽動分裂國家”、“擾亂公共秩序”或“尋釁滋事”等罪名。中國運動員的任何批評當局的言論都會遭受打壓。

但來自海外的、尤其是西方發達國家的運動員,如果在接受採訪時、比賽前後、參看比賽時,或者在社交媒體上表達看法、做出某種手勢、穿戴某種表達性的服飾、打出某些旗幟或標語,並不會有太大麻煩。中國當局不得不考慮進行政治和外交方面的衡量。“打倒共產黨”、“習近平下臺”這些口號風險太高,但呼籲釋放某個良心犯、問一問彭帥在哪、在採訪時談及新疆、西藏或香港,這不會導致可怕的後果。——從道德倫理上,我們不能能鼓動他人做有風險的事情,但一個人主動選擇去參加一場殘暴政權用來洗白自己的賽事,應該知道,“沉默即是共謀”。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