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五十城核酸減碼 合肥卻加碼“出門檢”

2022.12.07 11:24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中國五十城核酸減碼 合肥卻加碼“出門檢” 身穿防護服的醫護人員12月1日在北京一處封控的住宅區收集核酸檢測樣本
美聯社圖片

中國放寬疫情防控措施後,截止本週二(6日),已有近50個城市放寬核酸篩查。不過,合肥近日卻推出出門檢,重慶市有衆多居民遭賦紅碼,有人還未進入重慶就“被紅碼”,當地也再現排隊做核酸的人潮。輿論認爲,核酸碼成爲當局限制人們出行的工具,被人玩弄於股掌之間。

 

 

根據中國衛健委官方網站本週三的數據,過去一日,中國新增2萬5115宗新冠本土個案,包括4351宗確診和2萬764宗無症狀感染。新增本土感染中,廣東佔最多的4919宗、北京有3974宗、重慶有3765宗。顯示新增個案有下降趨勢。

重慶衆多居民發現自己被紅碼,無法出門。(網絡截圖/古亭提供)
重慶衆多居民發現自己被紅碼,無法出門。(網絡截圖/古亭提供)

彈窗還在 落地檢與跟蹤檢接着來

官方早前宣佈放寬核酸檢測措施,提倡“非必要不做核酸”,進入機場、商場、醫院門診等公共場所不再出示核酸檢測證明。但是,安徽合肥市市委書記週一在疫情防控會上,推廣核酸出門檢要求,包括在機場、火車站、各類道口、水運碼頭等入口強化落地檢跟蹤檢等措施,引發民間輿論的批評。

微博網民皮諾時間軸留言寫道,這個市委書記可以下課。合肥網民留言,最近天天做核酸,一天不做就彈窗。另一網民說,他所在的小區沒有陽性也封了。濱湖路也封了。

廣州居民梁頌基週三告訴本臺:大白都沒有了,核酸站都人去樓空,這是廣州目前的情況,說什麼醫療系統會崩潰等,那都是藉口而已。被封控的企業倒閉了,該死的人都死了。廣州能恢復到往日的盛景嗎?不可能了。

重慶居民近期發現自己被紅碼,又在排隊做核酸。(網絡截圖/古亭提供)
重慶居民近期發現自己被紅碼,又在排隊做核酸。(網絡截圖/古亭提供)
 

出廣州城就遇封控 防疫還是維穩?

梁頌基還說,廣州城內已經全部開放,只有在醫院接受核酸篩查,但是在廣州周邊地區,仍有嚴厲的管控措施,他說,前一天去清遠打算探望剛出獄的乾姐張五洲,被防疫人員和公安強制送回廣州:我一到清遠就遭到十多個所謂防疫人員,公安送回。他們說你們從廣州來我們清遠這邊,必須要兩天兩檢。傍晚七點多,我等來的是派出所的人把我送回去。

在重慶,當地居民發現本週一及週二,許多人的健康碼變成紅色,提示不準外出。當地環保人士薛仁義發出的一段視頻顯示,衆多居民被賦紅碼,他們正在排長隊等待覈酸篩查:我正在走下坡路,準備下和平路,你們看這裏還有好多人全是紅碼,我現在沿着和平路方向走......。

在社交媒體抖音上,網民安神說,123號接到混管陽性通知,但社區沒人理會。蔣二哥抱怨,他被賦予紅碼的同時,又顯示24小時核酸陰性。愛你不悔留言,人未到重慶,紅碼先到。

抖音網民“安神”說,3號接到“混管陽性”通知,但社區沒人理會。(網絡截圖/古亭提供)
抖音網民“安神”說,3號接到“混管陽性”通知,但社區沒人理會。(網絡截圖/古亭提供)
 

武漢表面放寬 實際嚴防死守

週二,武漢新增335例感染者,其中10例是社會面篩查發現,分別在江漢區、東湖風景區、洪山區和黃陂區。武漢協和醫院金銀湖院區被疫情防控指揮部徵用,對外停診。

武漢江漢區居民高先生對本臺說,官員和官方媒體近期多次強調新冠奧密克戎變異株傳播廣,但是重症者很少,而且廣州放開疫情管控五天,去醫院就診人數並無大幅增長,門診人數略有增加,而武漢當局仍然嚴防死守。他說:“封小區的情況還是有,今天做核酸從6點到9點,過了鐘點就不做。我們小區只有4個核酸點,排隊的人不多,有一、二十人。外面一排隊就有幾百人,(工作人員只)做兩三個小時就走。”

不久前,中國各地數十所高校學生髮起“白紙運動”,要求當局解封。其後各地逐漸放寬防疫措施,但在一些經濟不發達地區,民衆繼續受到封控。地方官員似乎不想全面開放,以至於抗議浪潮此起彼伏。南京工業大學的學生因封校期間該校發現陽性個案,本週一,學生聚集在校內抗議,並高喊要回家的口號,還要求校方放人。

 

記者:古亭   責編:許書婷、鄭崇生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