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武器? 实验室外泄? 病毒来源阴谋论 你相信哪一个?

2020-02-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四级实验室,被认为有可能正在研究世界上最危险的病原体。(链闻)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四级实验室,被认为有可能正在研究世界上最危险的病原体。(链闻)

疫情爆发以来,关于新冠病毒来源的各种真假讯息在网路上流传。新冠病毒是不是人造病毒?有没有可能是实验室外泄引发疫情?

 

 

真、假讯息充斥网络

2月17日,网路上流传着自称是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陈全姣的公开举报,称所长王延轶常拿实验动物售卖给华南海鲜市场的野味摊位,指向这次疫情爆发与此有关。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官网快速发布了陈全姣本人的声明辟谣,否认这是她本人的举动。

此前一天,美国联邦参议员汤姆·科顿也在电视访问中再次暗示,新冠病毒与中国P4实验室的关系。

“距食品市场只有几英里远的地方是中国唯一的、研究人类传染病的生物安全4级超级实验室。现在我们没有证据表明这种疾病起源于那里,但是由于中国的表里不一和不诚实,首先,我们至少需要质疑这个问题。”

中国研究人员:疑武汉疾控中心病毒外泄


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员石正丽。(视频截图)
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员石正丽。(视频截图)

外界对于此次病毒起源可能来自实验室的猜测并非空穴来风。

2月14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首次在深改委会议上提出加速推动生物安全立法,并将生物安全纳入国安体系。隔日,中国科技部迅速出台了《关于加强新冠病毒高等级病毒微生物实验室生物安全管理的指导意见》 ,强调要加强对实验室,特别是对病毒的管理。

同日,一篇题为《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源头可能性》的报告,由中国华南理工大学教授生物科学与工学院教授肖波涛在科学论文分享网站Research Gate上发表。

根据网站上的摘要,报告对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是病毒出现源头这种说法存疑,反而把矛头指向距离海鲜市场280公尺的武汉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肖波涛发现,这个疾控中心为了实验目的,在湖北省捕获了155只蝙蝠、浙江省捕450只。他的研究推论,中心里蝙蝠的组织样品和受污染的垃圾可能才是病原体的来源,泄漏到周围,并感染了第一批患者。

“跟踪、潜伏、观察…山野是我的工作室,山洞是我的工作台。一个雌的一个雄的,太幸运了吧。”

肖波涛引用了几篇中国媒体过去的报导,其中一段来自2019年的视频,纪录武汉疾控中心的田俊华和团队十几年来冒着感染各种病毒的风险,探索了几十个无人洞穴捕捉蝙蝠的过程。研究员在采访中说,自己曾遭蝙蝠的袭击,或被野生蝙蝠的血液、尿液喷射在皮肤上。

不过,肖波涛的文章发表后不久即被删除。至截稿,肖波涛并未回覆本台的关于研究方法及删除文章的询问。

科学家:已排除"人造病毒"可能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中国科学院官网)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中国科学院官网)

网路上,最早把此次疫情与武汉实验室连结在一起的第一篇报导来自1月23日英国的《每日邮报》。

接下来,所有关于病毒可能为人工制造、基因工程的猜测,没有一篇来自权威的科学期刊。唯一一篇由印度学者发表在bioRxiv,推断新冠病毒与爱滋病毒关联性的论文,也已撤下。上述论文曾引发一些网民的联想和演绎——新冠病毒可能是SARS病毒与艾滋病病毒人工合成的结果。

美国学者里昂斯维勒(James Lyons-Weiler)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访问时表示,他在1月30日发表的分析也曾经被外界用"想像力"误读。他从未百分之百认定此病毒为人造,只是在研究新冠病毒基因序时,发现了一段与"pShuttle-SN"人造技术有67%的相似性的序列。

里昂斯维勒强调,关于病毒起源的讨论要先分清楚两个问题: 一是是否为人为制造病毒(man-made)?二是是否为实验室泄漏?

他说,随着更多研究及基因解码出炉,目前基本可以确定新冠病毒非人造。但是是否为实验室泄漏这个问题,因为受限于RNA病毒快速变异的特性,基本上很难找到答案。

"我们大概永远查不出该病毒的确切来源(是否为实验室泄漏)。不过,(追查来源的猜测)基本上也没有意义。唯一可以有信心说的是,目前已排除是人造病毒(man-made virus)。"

哥伦比亚大学梅尔曼公共卫生学院的感染与免疫中心(CII)病毒学家安吉拉·拉斯穆森(Angela Rasmussen)也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基本上可以排除这是人造病毒的可能。基因对比序列后表明,野生蝙蝠是此次疫情的源头。

这个说法也与世界卫生组织(WHO)日前的说法一致。

中国实验室安全问题

里昂斯维勒以核能电厂也可能发生泄漏为例,呼吁世界各国都应该更重视病毒实验室的安全问题。他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人类必须明白,病毒实验也是一件极度危险的高科技。

“我们必须重新检视,(P3,4实验室)是否应该设在人口密集的地方。如果发生意外、动物逃走、实验室废弃物中有病毒,容易跳到人身上。这些都是非常危险的。"

病毒学家安吉拉·拉斯穆森(Angela Rasmussen)以电邮方式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在病毒研究界里,武汉的病毒学家是一群"优秀的科学家","他们对病毒进行测序及与国际社会共享数据的速度,证明他们在病毒学领域的贡献。"

拉斯穆森提到,她不熟悉武汉实验室的操作规范,因此无法评论风险系数。不过,包含美国在内的许多P4实验室都发生过事故,制定一个明确的操作守则至关重要。

对于病毒起源的阴谋论四起,拉斯穆森也感到沮丧。她说这些未经科学证实的传言、或煽动性的推文"破坏了科学家、公卫人员的专业职能,也削弱了社会信任的系统"。不过,她也反思,科学本身的"排外性"或"居高临下",降低了大众理解的能力。

"大多数人只想知道真相,倾向看容易理解简短的视频或推文去寻求答案。而我认为,如果科学家们未能对此进行即时沟通,那么阴谋论容易在公众讨论中站稳脚跟也就不足为奇了。"

本台记者唐家婕 责编:申铧 网编:郭度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