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医保透视:"旁氏骗局"还是腐败大坑?

2024.01.19 13:35 ET
中国医保透视:"旁氏骗局"还是腐败大坑? 医疗领域关系到老百姓的生命健康,是中国民众最有感的行业之一,同时也被视为腐败严重的一个领域。图为武汉同济医院的病人。
法新社图片

近期,中国有关"居民医疗保险参保人数年减两千五百万"的消息引发舆论关注,多地政府已宣布延长今年的参保期限。同时,习近平当局主导的反腐行动也扩展到医保领域,多名省级医保官员相继被查。对此,中国民众与医务专家们怎么看?反腐,能够解决中国医保领域面临的严峻问题吗?

 “我不是上个月没有挣到钱吗?(村里)叫我缴医保,还没缴,不是380块钱吗?发的信息来要缴嘛。一直没有找到活嘛,还没缴。”

这是中国媒体网易新闻最近推出的纪录片《如此打工30年》中的片段。49岁的农民工老汪因为没挣到钱,连一年380块钱的居民医保费都缴不上。

影片描述了底层民众的生活实况,也侧面反映出中国医保所面临的问题。

两千五百万人退保 居民医保出了啥问题?

中国国家医保局去年12月发布的《全国医疗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22年全国基本医疗保险参保人数为13.46亿人,相比上一年减少了1705万人,其中城镇职工医保增加了812万人,而城乡居民医保则减少了2517万人。这一数字引起舆论热议。

据中国媒体虎嗅网的一篇分析,民众主动弃保主要有两大原因:一是个人缴费过高,超过民众承受能力;二是待遇不足,群众感受不到参保的好处。

以居民医保中的“新农合”(新型农村合作医疗)来说,从2003年建立之时到2023年的20年中,个人保费从十元涨到三百八十元,增长了三十八倍,年均增长近20%。照此趋势,2024年的参保费用很可能超过四百元。上面提到的农民工老汪就是缴不起这笔钱。

来自福建宁德地区的刘女士也对本台吐槽:“今年,我们村很多人都说不想缴了,缴不起了。如果一家十口人的话,要三千多块啊!”因安全原因,受访者刘女士为化名。

中国居民缴纳的医疗保险费逐年递增。图为,一名中国男子进入北京市中心的社区诊所接受治疗。 (美联社)
中国居民缴纳的医疗保险费逐年递增。图为,一名中国男子进入北京市中心的社区诊所接受治疗。 (美联社)

来自中国河北乡村的王君平也是近两年退出医保的一员。他说:“退的太多(了),像我就退了,(医保)到最后也没有用。到下年再缴时,我自己就不缴了。”

谈到退出原因,王君平说,医保最开始推行时他每年只交十元,到医院最高可以报销金额为两万,那时医保“还算有点儿用”。但现在,医保价格涨到每人三四千元,不看病时白缴钱,要看病时,各种药费和检查费用都特别高。

“医保就等于是骗人的东西。像我儿子他有一次生病了,我带他上医院看去,光检查,最后就拿了一点药,那个药就是三五块钱的药,然后就花了七八百块钱。各种检查等等,根本就是无效医疗。”王君平说。

医疗资源分配不公也是导致王君平决定弃保的原因之一,因为与职工医保相比,居民医保的报销比例相对较低,且全部为统筹账户:“国家那些高级干部、离退休人员,他们是全部免费医疗。医保把全部资源和钱全给了极少部分人来享受医疗保障。”

中国的医保分为城镇职工医保,以及城乡居民医保(即城镇居民医保和新农合的合体)两大类。据统计,截至2022年底,居民医保(98,349万人)参保人数为职工医保(36,243万人)的2.7倍,但对应的医保资金总量(收入10,128.90亿元)只有职工医保收入(20,793.27亿元)的一半。

多地政府延长缴纳期限 敦促民众加入医保

来自河北保定的于先生也曾多年选择不缴医保,因为保费越来越高,报销比例却很低。但在村委会的压力下,他还是参保了。他以书面方式告诉本台:“2020年,妻子生孩子时曾住院半个月,孩子由于早产也住了半个月院。前后一共花了四万多,妻子的那部分住院费用可以报销,但是孩子的却一分钱都没有报。我去医保局一打听才知道,是因为我没有入当地医保,所以影响了家人的医保。” 因安全原因,于先生未提供全名。

于先生对此做法很不解,但为了家人,他后来也参保了“新农合”。他说,每到要缴费的时候,村委会就给他打电话催缴,并威胁说,如不缴费以后会很麻烦。母亲告诉他,这是因为村委会在要求村民缴纳医保方面,每年都有一定的任务指标。

居民医保计划覆盖了中国十四亿人口的百分之七十以上。据香港《南华早报》日前报道指出,经济低迷之下,保费上涨、收入下降及缺乏保险意识,都是导致中国居民医保参保率下降的原因。同时,随着人口迅速老龄化,参保率下降正在威胁中国医保体系的可持续性。今年以来,中国至少已有七个省级政府以及其他七个省份的数十个城市,宣布延长加入城乡居民医保计划的参保截止日期,以鼓励民众加入医保。

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原医疗救助部部长任瑞红告诉本台:“参保人数是一个很重要的指标,人数越多,整个来说,你的保障力度就会越大。现在陆陆续续有人退出的话,就会形成一个恶性的循环,就会导致医保体制不说是崩溃吧,至少是基本上起不到那种支撑的作用了。”她还表示,如果官方不采取重大动作进行调整,恐怕将很难让退保民众重返医保。

2022年12月23日,重庆市第五人民医院的大厅里,新冠状病毒患者躺在医院病床上,周围拉起了警戒线。(法新社)
2022年12月23日,重庆市第五人民医院的大厅里,新冠状病毒患者躺在医院病床上,周围拉起了警戒线。(法新社)

反腐深入医保领域:当局真想肃贪吗?

医疗领域关系到老百姓的生命健康,是中国民众最有感的行业之一,同时也被视为腐败严重的一个领域。药品、医疗服务、设备和耗材的采购,以及工程项目承揽、医保基金、补助资金使用等诸多环节,都可能涉及资金与利益输送。

来自河北的王君平就说:“现在医院里特别黑,来一个病人就好像来一棵摇钱树似的,在病人身上想办法榨取最多的钱。”

2023年初,当局就把医疗行业列入反腐重点,并从7月展开具体行动,为期一年。有中国媒体不完全统计,年内落马的医院“一把手”至少超过两百人。今年新年刚过,这场“反腐风”又刮到了医保领域。

据中国官方一月初发布的消息,贵州省人大社会建设委员会主任委员宋宇峰、前海南省医保局长蔡仁杰,都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调查。公开资料显示,这两人都是2018年中国成立“国家医保局”后的省级医保局首任局长。医改研究专家徐毓才对媒体第一财经表示,近来陆续有医保部门官员被调查,这是医药反腐“全覆盖、全链条”的体现,而医保领域腐败主要体现在进医保目录、集采和医保报销。

不过,旅美资深财经媒体人王剑认为,当前中国的医保行业反腐完全是避重就轻:“对医药行业来说,医保是(腐败)最轻微的环节,真正腐败的是医院里的设备采购啊、拿红包啊,那是真腐败。”

福建的刘女士则认为,这种医疗反腐跟百姓一点关系都没有:“对于贪官来说,只是政府没钱了,用反腐来捞一点钱吧。反腐了,百姓的药便宜了吗?百姓看病就不用钱了吗?”

王剑告诉本台,当局去年启动医疗反腐也不是真反腐,而只是想要搜刮一下医药行业,甚至搜刮的金额目标都已事先定好,据说为两万亿。但只搞了半个月,就全部停顿下来。他说:“最后不搞的原因只有一个 – 整个的医疗系统瘫痪。因为抓的所有人都是主治大夫、主任医师、院长,都是干活的人。为什么?不是骨干你贪不到钱。”

患者在上海一家医院查看专家门诊名单(美联社)
患者在上海一家医院查看专家门诊名单(美联社)

医保窟窿持续扩大  疫情三年有决定性影响

虽然腐败未必是医保领域的首要问题,但从各省市官员急切催促民众参保来看,中国的医保系统还是出了大问题。王剑说,这个问题就是很多医院因无法拿到医保报销而发生破产倒闭。而医保报销拿不到,是因为医保系统原本依靠的地方政府大量补贴没有了。据统计,近年来,政府补贴占居民医保支出总额的60%以上。

“由于地方政府的财政危机,地方政府没办法继续支持那么多的医保补贴,医保系统的窟窿越来越大。”王剑指出,“很多地方就出现了医院不收病人的医保卡,意味着病人看病就要用自己的钱。你要用自己的钱去看病,那我还要医保干啥?”

王剑指出,疫情三年是有决定性影响的事件,它导致中国的医保基金被大量非法挪用,地方政府财政支出大增:“疫情三年,所有的打疫苗、核酸检测,都是地方政府掏的钱。中央给了一点,意思意思。地方政府掏了十四万亿,而地方政府一年收入是十万亿。”

他说,疫情也导致经济下行,地方政府财政收入暴跌,很多地方政府已经准破产,医保、社保自然也随之处处面临爆雷。

根据中国国家卫健委公布的信息,2021年全国医疗卫生机构的总负债率为42.56%。其中,公立医院总负债额约2.33万亿元,资产负债率为41.9%。2022年,中国有2400多家公立医院出现亏损,全国医疗机构的总亏损金额达1万亿。舆论分析认为,这些亏损与医疗腐败和地方财政紧缩都有密切关系。

医保不透明?专家:根本就是“旁氏骗局

中国的医保制度不公平、不透明,已广为民众诟病。很多民众抱怨说,整个医保的报销如同黑洞,根本不清楚内容和程序,甚至对每个月退返到医保卡的金额都不清楚。对此,来自河北的王君平说:“中国的医保明面上好像是全民医保,其实就是拿着医保的名义来赚取、搜刮老百姓的钱,成了这么一个工具了。”

王剑则认为,医保不透明的原因就是,中国的医保根本就是个“庞氏骗局”。他指出,如果购买商业保险,投保人支付的费用和可获得利益都是白纸黑字固定下来,稳定可靠。而中国的医保费用是逐年增加,回报也不确定。他说:“你十年前报销的比例和范围,和现在的报销比例和范围都不一样,而且它可以任意修改。没有任何一样东西在保护你。”

上海儿童医院,人们等待支付医疗费用。(路透社)
上海儿童医院,人们等待支付医疗费用。(路透社)

近年来,中国人口数量已呈持续下降趋势。王剑说,未来医保的窟窿只会越来越大:“未来年轻人会很惨。因为你现在拿到的钱是现在(参保)人供的钱,那等这些年轻人开始去拿退休金(和医保)的时候,钱就没有了。所以现在年轻人不缴是最合理的选择,因为这就是个‘旁氏骗局’。”

全民医保可行吗?任瑞红:官方没有动力去推

网络上流传这样一段网友的视频,内容是将中国民众参保缴费和政府补贴加总估算,显示其总额已经远远超过了一万多个亿,而免费医疗才需要七千个亿:“我就想不明白了,既然收的钱够全部免费了,为什么还看病越来越贵,报销却越来越少呢?却不能实现医疗免费呢?”

对此,曾在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工作的任瑞红告诉本台,她在国内时也曾为官方做过如何实现全民免费医保的调研评估,但最后却不了了之。她认为,这其中关键的原因就是:“当一个政府,它必须以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的时候,这些事情才有可能往前推。如果这不是它最终的政治目标的话,它不会去推这种事情。” 

任瑞红认为,疫情凸显了中国整个医保机制的不健全,这才是根本问题,但这个问题恐怕很难解决。

上面那位网友在视频中最后说:“依我看,医保不是为了百姓看病少花钱,医保就是个大腐败。医保腐败比医疗腐败更是个大水坑,是个添不满的无底洞。”

记者:凯迪    责编:何平    网编:瑞哲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