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醫保透視:"旁氏騙局"還是腐敗大坑?

2024.01.19 13:35 ET
中國醫保透視:"旁氏騙局"還是腐敗大坑? 醫療領域關係到老百姓的生命健康,是中國民衆最有感的行業之一,同時也被視爲腐敗嚴重的一個領域。圖爲武漢同濟醫院的病人。
法新社圖片

近期,中國有關"居民醫療保險參保人數年減兩千五百萬"的消息引發輿論關注,多地政府已宣佈延長今年的參保期限。同時,習近平當局主導的反腐行動也擴展到醫保領域,多名省級醫保官員相繼被查。對此,中國民衆與醫務專家們怎麼看?反腐,能夠解決中國醫保領域面臨的嚴峻問題嗎?

 “我不是上個月沒有掙到錢嗎?(村裏)叫我繳醫保,還沒繳,不是380塊錢嗎?發的信息來要繳嘛。一直沒有找到活嘛,還沒繳。”

這是中國媒體網易新聞最近推出的紀錄片《如此打工30年》中的片段。49歲的農民工老汪因爲沒掙到錢,連一年380塊錢的居民醫保費都繳不上。

影片描述了底層民衆的生活實況,也側面反映出中國醫保所面臨的問題。

兩千五百萬人退保 居民醫保出了啥問題?

中國國家醫保局去年12月發佈的《全國醫療保障事業發展統計公報》顯示,2022年全國基本醫療保險參保人數爲13.46億人,相比上一年減少了1705萬人,其中城鎮職工醫保增加了812萬人,而城鄉居民醫保則減少了2517萬人。這一數字引起輿論熱議。

據中國媒體虎嗅網的一篇分析,民衆主動棄保主要有兩大原因:一是個人繳費過高,超過民衆承受能力;二是待遇不足,羣衆感受不到參保的好處。

以居民醫保中的“新農合”(新型農村合作醫療)來說,從2003年建立之時到2023年的20年中,個人保費從十元漲到三百八十元,增長了三十八倍,年均增長近20%。照此趨勢,2024年的參保費用很可能超過四百元。上面提到的農民工老汪就是繳不起這筆錢。

來自福建寧德地區的劉女士也對本臺吐槽:“今年,我們村很多人都說不想繳了,繳不起了。如果一家十口人的話,要三千多塊啊!”因安全原因,受訪者劉女士爲化名。

中國居民繳納的醫療保險費逐年遞增。圖爲,一名中國男子進入北京市中心的社區診所接受治療。 (美聯社)
中國居民繳納的醫療保險費逐年遞增。圖爲,一名中國男子進入北京市中心的社區診所接受治療。 (美聯社)

來自中國河北鄉村的王君平也是近兩年退出醫保的一員。他說:“退的太多(了),像我就退了,(醫保)到最後也沒有用。到下年再繳時,我自己就不繳了。”

談到退出原因,王君平說,醫保最開始推行時他每年只交十元,到醫院最高可以報銷金額爲兩萬,那時醫保“還算有點兒用”。但現在,醫保價格漲到每人三四千元,不看病時白繳錢,要看病時,各種藥費和檢查費用都特別高。

“醫保就等於是騙人的東西。像我兒子他有一次生病了,我帶他上醫院看去,光檢查,最後就拿了一點藥,那個藥就是三五塊錢的藥,然後就花了七八百塊錢。各種檢查等等,根本就是無效醫療。”王君平說。

醫療資源分配不公也是導致王君平決定棄保的原因之一,因爲與職工醫保相比,居民醫保的報銷比例相對較低,且全部爲統籌賬戶:“國家那些高級幹部、離退休人員,他們是全部免費醫療。醫保把全部資源和錢全給了極少部分人來享受醫療保障。”

中國的醫保分爲城鎮職工醫保,以及城鄉居民醫保(即城鎮居民醫保和新農合的合體)兩大類。據統計,截至2022年底,居民醫保(98,349萬人)參保人數爲職工醫保(36,243萬人)的2.7倍,但對應的醫保資金總量(收入10,128.90億元)只有職工醫保收入(20,793.27億元)的一半。

多地政府延長繳納期限 敦促民衆加入醫保

來自河北保定的於先生也曾多年選擇不繳醫保,因爲保費越來越高,報銷比例卻很低。但在村委會的壓力下,他還是參保了。他以書面方式告訴本臺:“2020年,妻子生孩子時曾住院半個月,孩子由於早產也住了半個月院。前後一共花了四萬多,妻子的那部分住院費用可以報銷,但是孩子的卻一分錢都沒有報。我去醫保局一打聽才知道,是因爲我沒有入當地醫保,所以影響了家人的醫保。” 因安全原因,於先生未提供全名。

於先生對此做法很不解,但爲了家人,他後來也參保了“新農合”。他說,每到要繳費的時候,村委會就給他打電話催繳,並威脅說,如不繳費以後會很麻煩。母親告訴他,這是因爲村委會在要求村民繳納醫保方面,每年都有一定的任務指標。

居民醫保計劃覆蓋了中國十四億人口的百分之七十以上。據香港《南華早報》日前報道指出,經濟低迷之下,保費上漲、收入下降及缺乏保險意識,都是導致中國居民醫保參保率下降的原因。同時,隨着人口迅速老齡化,參保率下降正在威脅中國醫保體系的可持續性。今年以來,中國至少已有七個省級政府以及其他七個省份的數十個城市,宣佈延長加入城鄉居民醫保計劃的參保截止日期,以鼓勵民衆加入醫保。

中國紅十字基金會原醫療救助部部長任瑞紅告訴本臺:“參保人數是一個很重要的指標,人數越多,整個來說,你的保障力度就會越大。現在陸陸續續有人退出的話,就會形成一個惡性的循環,就會導致醫保體制不說是崩潰吧,至少是基本上起不到那種支撐的作用了。”她還表示,如果官方不採取重大動作進行調整,恐怕將很難讓退保民衆重返醫保。

2022年12月23日,重慶市第五人民醫院的大廳裏,新冠狀病毒患者躺在醫院病牀上,周圍拉起了警戒線。(法新社)
2022年12月23日,重慶市第五人民醫院的大廳裏,新冠狀病毒患者躺在醫院病牀上,周圍拉起了警戒線。(法新社)

反腐深入醫保領域:當局真想肅貪嗎?

醫療領域關係到老百姓的生命健康,是中國民衆最有感的行業之一,同時也被視爲腐敗嚴重的一個領域。藥品、醫療服務、設備和耗材的採購,以及工程項目承攬、醫保基金、補助資金使用等諸多環節,都可能涉及資金與利益輸送。

來自河北的王君平就說:“現在醫院裏特別黑,來一個病人就好像來一棵搖錢樹似的,在病人身上想辦法榨取最多的錢。”

2023年初,當局就把醫療行業列入反腐重點,並從7月展開具體行動,爲期一年。有中國媒體不完全統計,年內落馬的醫院“一把手”至少超過兩百人。今年新年剛過,這場“反腐風”又刮到了醫保領域。

據中國官方一月初發布的消息,貴州省人大社會建設委員會主任委員宋宇峯、前海南省醫保局長蔡仁杰,都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在接受調查。公開資料顯示,這兩人都是2018年中國成立“國家醫保局”後的省級醫保局首任局長。醫改研究專家徐毓纔對媒體第一財經表示,近來陸續有醫保部門官員被調查,這是醫藥反腐“全覆蓋、全鏈條”的體現,而醫保領域腐敗主要體現在進醫保目錄、集採和醫保報銷。

不過,旅美資深財經媒體人王劍認爲,當前中國的醫保行業反腐完全是避重就輕:“對醫藥行業來說,醫保是(腐敗)最輕微的環節,真正腐敗的是醫院裏的設備採購啊、拿紅包啊,那是真腐敗。”

福建的劉女士則認爲,這種醫療反腐跟百姓一點關係都沒有:“對於貪官來說,只是政府沒錢了,用反腐來撈一點錢吧。反腐了,百姓的藥便宜了嗎?百姓看病就不用錢了嗎?”

王劍告訴本臺,當局去年啓動醫療反腐也不是真反腐,而只是想要搜刮一下醫藥行業,甚至搜刮的金額目標都已事先定好,據說爲兩萬億。但只搞了半個月,就全部停頓下來。他說:“最後不搞的原因只有一個 – 整個的醫療系統癱瘓。因爲抓的所有人都是主治大夫、主任醫師、院長,都是幹活的人。爲什麼?不是骨幹你貪不到錢。”

患者在上海一家醫院查看專家門診名單(美聯社)
患者在上海一家醫院查看專家門診名單(美聯社)

醫保窟窿持續擴大  疫情三年有決定性影響

雖然腐敗未必是醫保領域的首要問題,但從各省市官員急切催促民衆參保來看,中國的醫保系統還是出了大問題。王劍說,這個問題就是很多醫院因無法拿到醫保報銷而發生破產倒閉。而醫保報銷拿不到,是因爲醫保系統原本依靠的地方政府大量補貼沒有了。據統計,近年來,政府補貼佔居民醫保支出總額的60%以上。

“由於地方政府的財政危機,地方政府沒辦法繼續支持那麼多的醫保補貼,醫保系統的窟窿越來越大。”王劍指出,“很多地方就出現了醫院不收病人的醫保卡,意味着病人看病就要用自己的錢。你要用自己的錢去看病,那我還要醫保幹啥?”

王劍指出,疫情三年是有決定性影響的事件,它導致中國的醫保基金被大量非法挪用,地方政府財政支出大增:“疫情三年,所有的打疫苗、核酸檢測,都是地方政府掏的錢。中央給了一點,意思意思。地方政府掏了十四萬億,而地方政府一年收入是十萬億。”

他說,疫情也導致經濟下行,地方政府財政收入暴跌,很多地方政府已經準破產,醫保、社保自然也隨之處處面臨爆雷。

根據中國國家衛健委公佈的信息,2021年全國醫療衛生機構的總負債率爲42.56%。其中,公立醫院總負債額約2.33萬億元,資產負債率爲41.9%。2022年,中國有2400多家公立醫院出現虧損,全國醫療機構的總虧損金額達1萬億。輿論分析認爲,這些虧損與醫療腐敗和地方財政緊縮都有密切關係。

醫保不透明?專家:根本就是“旁氏騙局

中國的醫保制度不公平、不透明,已廣爲民衆詬病。很多民衆抱怨說,整個醫保的報銷如同黑洞,根本不清楚內容和程序,甚至對每個月退返到醫保卡的金額都不清楚。對此,來自河北的王君平說:“中國的醫保明面上好像是全民醫保,其實就是拿着醫保的名義來賺取、搜刮老百姓的錢,成了這麼一個工具了。”

王劍則認爲,醫保不透明的原因就是,中國的醫保根本就是個“龐氏騙局”。他指出,如果購買商業保險,投保人支付的費用和可獲得利益都是白紙黑字固定下來,穩定可靠。而中國的醫保費用是逐年增加,回報也不確定。他說:“你十年前報銷的比例和範圍,和現在的報銷比例和範圍都不一樣,而且它可以任意修改。沒有任何一樣東西在保護你。”

上海兒童醫院,人們等待支付醫療費用。(路透社)
上海兒童醫院,人們等待支付醫療費用。(路透社)

近年來,中國人口數量已呈持續下降趨勢。王劍說,未來醫保的窟窿只會越來越大:“未來年輕人會很慘。因爲你現在拿到的錢是現在(參保)人供的錢,那等這些年輕人開始去拿退休金(和醫保)的時候,錢就沒有了。所以現在年輕人不繳是最合理的選擇,因爲這就是個‘旁氏騙局’。”

全民醫保可行嗎?任瑞紅:官方沒有動力去推

網絡上流傳這樣一段網友的視頻,內容是將中國民衆參保繳費和政府補貼加總估算,顯示其總額已經遠遠超過了一萬多個億,而免費醫療才需要七千個億:“我就想不明白了,既然收的錢夠全部免費了,爲什麼還看病越來越貴,報銷卻越來越少呢?卻不能實現醫療免費呢?”

對此,曾在中國紅十字基金會工作的任瑞紅告訴本臺,她在國內時也曾爲官方做過如何實現全民免費醫保的調研評估,但最後卻不了了之。她認爲,這其中關鍵的原因就是:“當一個政府,它必須以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的時候,這些事情纔有可能往前推。如果這不是它最終的政治目標的話,它不會去推這種事情。” 

任瑞紅認爲,疫情凸顯了中國整個醫保機制的不健全,這纔是根本問題,但這個問題恐怕很難解決。

上面那位網友在視頻中最後說:“依我看,醫保不是爲了百姓看病少花錢,醫保就是個大腐敗。醫保腐敗比醫療腐敗更是個大水坑,是個添不滿的無底洞。”

記者:凱迪    責編:何平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