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新增兩例新冠死亡 疫情高峯"一藥難求"

2022.12.19 15:03 ET
北京新增兩例新冠死亡  疫情高峯"一藥難求" 一名北京民衆2022年12月17日在火葬場外手捧去世親人的骨灰。過去數週,中國並未報道有人死於新冠,但北京卻出現了與新冠相關的死亡病例,而中國的新冠病例也在增多。
美聯社

中國新冠疫情蔓延,引發傳播高峯期到來的擔憂。伴隨各地發熱人羣不斷上升,中國醫療體系救治能力不足和藥物短缺等問題,再次成爲輿論焦點。

據中國衛健委網站統計,截至12月18日,中國新增新冠確診病例1995例,新增的2例死亡病例均在北京,並且爲本土感染。截至目前,中國官方統計的新冠死亡病例達到5237例。

隨着新冠疫情爆發,北京成爲病毒感染重災區。網上陸續傳出,衆多北京染疫民衆想看發熱門診卻排不上號,以及看診後等數小時領不到藥的消息。爲了應對醫療體系超載,北京市衛健委日前宣佈,針對北京市發熱患者持續增加,當地已將發熱門診從原本的94家增至1263家,以此保障發熱患者就醫。

中國本輪疫情爆發,除了醫療體系難以收治衆多患者外,民衆買不到退燒藥品的問題也日趨嚴重。中國作爲人口大國,政府及各大醫藥企業爲何在過去三年中都沒有相應的準備呢?

北京一家藥房貨架上的感冒藥被搶購一空(網民提供)
北京一家藥房貨架上的感冒藥被搶購一空(網民提供)
 

藥物生產緩慢   供應鏈恢復恐需數月     

曾從事病理和免疫學領域研究的旅美時政評論人士橫河在接受本臺採訪時表示,中國在過去三年顯然並沒有足夠的藥品儲備,因此突然允許民衆自行購藥就會發生供不應求的問題:“過去三年,它(中國政府)實際上是禁止商店裏面賣感冒藥、發熱藥的。所以過去三年,這類藥物的生產除了保持正常出口,國內的消費市場是沒有的。沒有就必須減能,生產能力必須下降。這次解封是突然事件,解封前一天,不僅是製造業,官僚系統、醫療行業全都沒準備好,所以全國即使是所有的藥品生產廠全都開足馬力生產,也不可能在幾天之內彌補全國的庫存。”

橫河認爲,因爲供應鏈恢復緩慢,中國可能需要數月時間纔有能力應對藥品供應問題:“其實工廠在政策改變的第一天也不可能開工,因爲還有供應鏈,還要去採購那些物資。所以如果能夠在一個月之內就開足馬力生產的話,這已經是很不錯的情況了。因此我估計,藥品缺(乏)的情況還要維持一段時間。”

橫河認爲,中國當局突然決定放寬封控不只是受到“白紙運動”的社會壓力影響,也是因爲中國疫情早已爆發,“原來我認爲白紙運動是最主要的原因,現在看來可能還有另一個原因。根據世衛組織的說法,其實在解封之前,疫情已經爆發了。因爲清零政策是習近平的政策,如果疫情爆發了,清零政策還在繼續貫徹,就證明清零政策失敗了。” 橫河表示,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因此纔會藉由”白紙運動”,爲已經爆發的疫情找到放寬封控的藉口。

旅美時事評論人士王劍則認爲,中國面臨藥物缺乏的原因有三:首先,因爲政府無預警地放寬封控,使政府內部來不及做預案提高藥品產量,“政府沒有通知藥廠提高生產,沒有做預案,這是第一個也是最重要的問題。藥廠沒有加大生產,供應量沒有增加。”

其次,政府過去三年爲了落實“清零”,不允許民衆自行購買感冒藥,因此百姓家中大多沒有藥品儲存:“封控三年,政府規定不可以買藥,你買藥的話就會被黃碼,說明你發熱、在發燒,你就要去醫院做核酸檢測,它(政府)要把所有人都趕到醫院去。所以,老百姓家裏都沒有感冒藥,或者是過期了,或者是用完了,因爲它(政府)過去三年都不讓買。”

第三,王劍分析,中國新冠疫情爆發導致發熱人羣增多,再加上民衆有恐慌心理,更導致藥品供不應求:“疫情一爆發,大家都感冒了,發燒的人一下增加。平時你一百顆藥就夠了,結果跑出來三千顆藥的需求,需求一下子暴漲,暴漲上百倍都不止。還有一個問題是,所有人都處在恐慌狀態,我可能買一盒就夠了,我買三盒,我怕萬一沒有了怎麼辦。所以需求一下子大爆發。”

北京朝陽醫院發熱門診, 攝於2022年12月19日。(美聯社)
北京朝陽醫院發熱門診, 攝於2022年12月19日。(美聯社)

美國願意協助中國抗疫  中方無回應

面對中國藥物短缺,在海外的中國民衆開始向國內寄藥,外國政府也對中國疫情爆發表達關注。

美國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發言人約翰·柯比(John Kirby)上週在記者會上指出,如果北京請求援助,美國願意幫助中國度過此次新冠疫情的爆發浪潮。不過,中國官方至今仍未對此做出正面回應。上週四(15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表示,“中國有體制優勢,一定能順利度過疫情高峯期”。

記者:唐緣媛   責編:何平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