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地方互哭穷 李克强催四经济大省财政上缴

2022.08.17 06:23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中央地方互哭穷 李克强催四经济大省财政上缴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召开“经济大省政府主要负责人座谈会”,会中指示,广东、江苏、浙江、山东四省要完成财政上缴任务,要“坚持政府过紧日子”,并要求“多想办法促消费”。
美联社/资料照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召开“经济大省政府主要负责人座谈会”,会中指示,广东、江苏、浙江、山东四省要完成财政上缴任务,“坚持政府过紧日子”,并要求“多想办法促消费”。学者认为,上海封城造成其他省份要扛起更大重担,而在民间对经济前景没信心的情况下,人民银行要靠降息促进经济,成效恐怕有限。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16日在深圳召集广东、江苏、浙江、山东、河南、四川等六省领导人召开“经济大省政府主要负责人座谈会”,采实体和视讯会。李克强指出,六个经济大省经济总量占全国的45%,是国家经济发展的“顶梁柱”,要发挥稳经济关键支撑作用,六省里四个沿海省,包括广东、江苏、浙江、山东,在地方对中央财政净上缴中贡献超过六成,要完成财政上缴任务。

学者:没点名上海 意在要其他省多扛责

台湾的中华经济研究院第一研究所所长刘孟俊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指出,传统上,上海财政上缴贡献最大,这次李克强没有点名上海:“这次有一个特别突出,上海疫情封控二个月,财政受冲击,逼着他也无能为力,干脆不找,其他地方要扛起更大责任负担。”

中国经济7月表现不佳,中国人民银行(央行)15日调降中期借贷便利(MLF)等两项关键利率,期以支撑疲软的经济增长。(路透社资料图片)
中国经济7月表现不佳,中国人民银行(央行)15日调降中期借贷便利(MLF)等两项关键利率,期以支撑疲软的经济增长。(路透社资料图片)

刘孟俊提到,因为疫情,包括频繁做核酸,各地方防疫支出增加,很多城市封控,管控经济活动,此时要促进经济复苏活力,河南、江苏、广东等人口多的省份,经济贡献大,总比找新疆、黑龙江、青海这些地方上缴有力。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国家安全研究所副研究员林雅铃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也指出:“上半年中国三十一省分全部财政赤字,包括中央也面临财政赤字,加上中国经济状况很糟,完全没有内需、民众不消费,靠投资拉动经济成长,中央的赤字率又要控制在目标2.8%,因此,也要控制地方财政上缴情况,人民银行也要上缴钱给中央,中央、中西部省份财政转移支付都需要钱。”

中媒:中央对地方拨补 规模历年最大

中国第一财经网报导,中国财政部数据显示,2022年中央对地方转移支付预计近9.8万亿元,规模为历年来最大;从增幅来看,2022年中央对地方转移支付比上年增加约1.5万亿元,增长18%,增幅为近年来最高。

对此,刘孟俊分析,因为疫情,很多小区封闭管理,地方经济消费内需冲击大,造成失业,影响地方财政、基层乡镇银行也出现挤兑问题。此外,土地财政过去是地方政府的重要财源,房地产受重创之后,地方收不到钱,这都是中央对地方拨补增加的可能原因。

刘孟俊说:“有些地方传出公务员减薪,或传出有学校老师、乡镇公务员薪水好几个月拿不到。”

李克强会中指出,六个经济大省经济总量、市场主体数量、吸纳就业都占全国4成以上。“经济大省要勇挑大梁”,挖掘自身政策潜力保市场主体稳经济,稳定本地和外来务工人员就业、稳定产业供应链。要有力应对第2季“超预期冲击”,6月经济趋稳回升,而7月延续恢复发展态势,但仍有小幅波动,“势要起而不可落”。

中国经济大省被要求负起财政上缴的责任。图为上海洋山深水港的集装箱码头。(路透社资料图片)
中国经济大省被要求负起财政上缴的责任。图为上海洋山深水港的集装箱码头。(路透社资料图片)

李克强要各省“政府过紧日子” 顾基层“三保”

李克强说,稳经济也是稳财源。财政净上缴中央的省要完成上缴任务。各省要坚持“政府过紧日子”,盘活财政存量资金,保障财政收支平衡和基层“三保”,也就是“保基本民生支出、保工资发放、保运转”。

李克强并要求“多想办法促消费”,激发市场活力和社会创造力,推进高水平对外开放,稳外贸稳外资,实现互利共赢。

此外,中国经济7月表现不佳,中国人民银行(中国央行)15日调降中期借贷便利(MLF)等两项关键利率,希望支撑疲软的经济增长。

人行降息经济前景仍不明 民众不消费不借钱

刘孟俊指出,有时也不能降太猛,中国目前的困难是,企业不愿投资,原因是“动不动因疫情封控”,企业认为经营不稳定感蛮高,尤其上海受疫情影响大,连外资都在撤离,对老百姓来说就业不稳定,李克强说要促进消费困难度高,即便降息、要求商业银行担起责任、推动客户投资也有一定难度。

刘孟俊说:“你会增加消费往往因为工作稳定、收入确保无虞,才会确保消费,尤其人口老化情况,消费会更保守。”

林雅铃分析,央行降息目的都是要降低社会融资成本,提供市场上资金流动,主要中国七月数据出来,信贷增速下滑,这表示不管企业、民众借贷、信贷都下滑、存款增加显示中国社会不管企业、民众,普遍都没有想借钱,没有想去做长期、短期投资打算,对经济前景不乐观。

林雅铃认为,央行做这样降息的动作,是希望降低整个社会融资成本,但目前中国问题不在市场上资金不够,是企业和民众不想借钱,以此手段提振经济成效可能有限。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 台北报道 责编:许书婷 陈美华 郑崇生  网编:瑞哲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