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地方互哭窮 李克強催四經濟大省財政上繳

2022.08.17 06:23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中央地方互哭窮 李克強催四經濟大省財政上繳 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召開“經濟大省政府主要負責人座談會”,會中指示,廣東、江蘇、浙江、山東四省要完成財政上繳任務,要“堅持政府過緊日子”,並要求“多想辦法促消費”。
美聯社/資料照

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召開“經濟大省政府主要負責人座談會”,會中指示,廣東、江蘇、浙江、山東四省要完成財政上繳任務,“堅持政府過緊日子”,並要求“多想辦法促消費”。學者認爲,上海封城造成其他省份要扛起更大重擔,而在民間對經濟前景沒信心的情況下,人民銀行要靠降息促進經濟,成效恐怕有限。

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16日在深圳召集廣東、江蘇、浙江、山東、河南、四川等六省領導人召開“經濟大省政府主要負責人座談會”,採實體和視訊會。李克強指出,六個經濟大省經濟總量佔全國的45%,是國家經濟發展的“頂樑柱”,要發揮穩經濟關鍵支撐作用,六省裏四個沿海省,包括廣東、江蘇、浙江、山東,在地方對中央財政淨上繳中貢獻超過六成,要完成財政上繳任務。

學者:沒點名上海 意在要其他省多扛責

臺灣的中華經濟研究院第一研究所所長劉孟俊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指出,傳統上,上海財政上繳貢獻最大,這次李克強沒有點名上海:“這次有一個特別突出,上海疫情封控二個月,財政受衝擊,逼着他也無能爲力,乾脆不找,其他地方要扛起更大責任負擔。”

中國經濟7月表現不佳,中國人民銀行(央行)15日調降中期借貸便利(MLF)等兩項關鍵利率,期以支撐疲軟的經濟增長。(路透社資料圖片)
中國經濟7月表現不佳,中國人民銀行(央行)15日調降中期借貸便利(MLF)等兩項關鍵利率,期以支撐疲軟的經濟增長。(路透社資料圖片)

劉孟俊提到,因爲疫情,包括頻繁做核酸,各地方防疫支出增加,很多城市封控,管控經濟活動,此時要促進經濟復甦活力,河南、江蘇、廣東等人口多的省份,經濟貢獻大,總比找新疆、黑龍江、青海這些地方上繳有力。

臺灣國防安全研究院國家安全研究所副研究員林雅鈴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也指出:“上半年中國三十一省分全部財政赤字,包括中央也面臨財政赤字,加上中國經濟狀況很糟,完全沒有內需、民衆不消費,靠投資拉動經濟成長,中央的赤字率又要控制在目標2.8%,因此,也要控制地方財政上繳情況,人民銀行也要上繳錢給中央,中央、中西部省份財政轉移支付都需要錢。”

中媒:中央對地方撥補 規模歷年最大

中國第一財經網報導,中國財政部數據顯示,2022年中央對地方轉移支付預計近9.8萬億元,規模爲歷年來最大;從增幅來看,2022年中央對地方轉移支付比上年增加約1.5萬億元,增長18%,增幅爲近年來最高。

對此,劉孟俊分析,因爲疫情,很多小區封閉管理,地方經濟消費內需衝擊大,造成失業,影響地方財政、基層鄉鎮銀行也出現擠兌問題。此外,土地財政過去是地方政府的重要財源,房地產受重創之後,地方收不到錢,這都是中央對地方撥補增加的可能原因。

劉孟俊說:“有些地方傳出公務員減薪,或傳出有學校老師、鄉鎮公務員薪水好幾個月拿不到。”

李克強會中指出,六個經濟大省經濟總量、市場主體數量、吸納就業都佔全國4成以上。“經濟大省要勇挑大樑”,挖掘自身政策潛力保市場主體穩經濟,穩定本地和外來務工人員就業、穩定產業供應鏈。要有力應對第2季“超預期衝擊”,6月經濟趨穩回升,而7月延續恢復發展態勢,但仍有小幅波動,“勢要起而不可落”。

中國經濟大省被要求負起財政上繳的責任。圖爲上海洋山深水港的集裝箱碼頭。(路透社資料圖片)
中國經濟大省被要求負起財政上繳的責任。圖爲上海洋山深水港的集裝箱碼頭。(路透社資料圖片)

李克強要各省“政府過緊日子” 顧基層“三保”

李克強說,穩經濟也是穩財源。財政淨上繳中央的省要完成上繳任務。各省要堅持“政府過緊日子”,盤活財政存量資金,保障財政收支平衡和基層“三保”,也就是“保基本民生支出、保工資發放、保運轉”。

李克強並要求“多想辦法促消費”,激發市場活力和社會創造力,推進高水平對外開放,穩外貿穩外資,實現互利共贏。

此外,中國經濟7月表現不佳,中國人民銀行(中國央行)15日調降中期借貸便利(MLF)等兩項關鍵利率,希望支撐疲軟的經濟增長。

人行降息經濟前景仍不明 民衆不消費不借錢

劉孟俊指出,有時也不能降太猛,中國目前的困難是,企業不願投資,原因是“動不動因疫情封控”,企業認爲經營不穩定感蠻高,尤其上海受疫情影響大,連外資都在撤離,對老百姓來說就業不穩定,李克強說要促進消費困難度高,即便降息、要求商業銀行擔起責任、推動客戶投資也有一定難度。

劉孟俊說:“你會增加消費往往因爲工作穩定、收入確保無虞,纔會確保消費,尤其人口老化情況,消費會更保守。”

林雅鈴分析,央行降息目的都是要降低社會融資成本,提供市場上資金流動,主要中國七月數據出來,信貸增速下滑,這表示不管企業、民衆借貸、信貸都下滑、存款增加顯示中國社會不管企業、民衆,普遍都沒有想借錢,沒有想去做長期、短期投資打算,對經濟前景不樂觀。

林雅鈴認爲,央行做這樣降息的動作,是希望降低整個社會融資成本,但目前中國問題不在市場上資金不夠,是企業和民衆不想借錢,以此手段提振經濟成效可能有限。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夏小華 臺北報道 責編:許書婷 陳美華 鄭崇生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