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尤民调:七成美国人支持在人权和经济上对华强硬

2021.03.04 19:32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皮尤民调:七成美国人支持在人权和经济上对华强硬 美国与中国两国国旗
AP

前有盖洛普(Gallup)民调显示美国人对中国好感度创历史新低,3月4日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年度调查报告也新鲜出炉,调查显示多数美国人视中国为竞争对手或敌人,并支持在人权、经济等问题上对华强硬。

美国皮尤研究中心3月4日发布的最新民调显示,多数美国人对中国持有负面情绪,自2018年以来大幅上升。约十分之九(89%)的美国人认为中国是竞争对手或敌人,并支持美国在美中双边关系中采取更强硬的立场,尤其在促进中国人权、严格审查双边贸易、限制在美中国留学生、打击中国军事力量等方面。



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对中国好感度下降

皮尤研究中心在声明中表示,这项民调基于2月1日至7日进行的一项在线调查,共有2596名美国公民受访。调查结果显示,如今67%的美国人对中国持有负面看法,在0到100的范围内,中国的评分不到50。相比之下,只有46%的受访者在2018年持有相同看法。与此同时,美国民众对中国的负面情绪强度也有所增加,对中国持有“非常负面”情绪的人数占比达到47%,大约是原来的两倍。另外,虽然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历来对美中关系的评价差异较大,但自2018年以来,两党对中国的负面情绪均有所增加。如今,62%的共和党人对中国抱有“非常负面”的看法,持相同态度的民主党人达到38%,同期上涨21个百分点。

中国人权成为美国人首要关注重点

人权成为美国民众谈及中国的首要问题。过半的受访者认为中国的人权政策对美国来说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比去年略有增加。十分之九的美国人认为中国不尊重公民的人身自由,超过三分之二(70%)的受访者希望在与中国的双边关系中更加注重人权,甚至以牺牲经济联系为代价。

此外,48%的受访者认为限制中国崛起和影响力扩张应该是美国外交政策目标的重中之重,比2018年上涨16个百分点。但在该问题上,党派仍存在重大分歧,共和党人比民主党人更强硬。

研究美中力量平衡的美国企业研究所(AEI)访问学者迈克尔·贝克利(Michael Beckley)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对中国越来越多的消极看法是对中国的侵略和压制行动的可预见的反应:“中国破坏香港的民主,关押在集中营的维吾尔族人超过一百万,并在台湾海峡进行了最具挑衅性的武力展示,将南海军事化,发动了历史上规模最大的间谍活动,造成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并试图掩盖。对中国激增的负面情绪并非美国独有,近些年全球反华情绪已飙升至自1989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调查还显示,来自中国的网络攻击、中国日益增长的军事力量、中国造成的失业及美中贸易逆差同样被受访者视为严重问题。64%的受访者认为美中经济关系岌岌可危,在考虑与中国的经贸政策时,越来越多的美国人赞成对华强硬,而不是专注巩固原有的经贸联系,但质疑美国现有的关税政策会损害本国利益。

中方指责反华势力操纵民意 

美国盖洛普民意测验中心3月1日也发布了民调报告,显示美国人对中国的好感度跌至史上最低,从去年的33%下降至最低点20%。即使是六四镇压之后,美国人对中国有好感的比例也达到了34%,远高于现有水平。

中国政协发言人郭卫民在3月3日的记者会上宣称,该民调结果是受到了某些反华政客的误导。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同日的例行记者会上也就此表示:“美国上届政府和美国内反华势力出于意识形态偏见和一己政治私利,大肆污蔑抹黑中国,肆意挑动对抗和分裂,散布政治病毒,严重毒化了两国的民意氛围。”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外交政策研究所主任、中国问题研究学者傅瑞珍(Carla Freeman)认为,美国人对中国的消极态度并不是一蹴而就的:“很大程度上可以归因于一种感觉,即中国正在以使美国人不安的方式塑造世界。一个主要因素是香港。以前的香港象征着中国有能力将西方民主思想纳入体制。而现在,香港的遭遇已成为中国坚定的威权主义倾向的象征。除此之外,美国人认为新冠病毒彻底破坏了他们的生活,种种行为被视作对美国生活方式的攻击,对普通美国人来说是有代价的。”

美国的中文政论杂志《北京之春》的荣誉主编胡平告诉本台,美国对华态度的转变归根结底是因为中国的转变:“中国对内加强压制,对外咄咄逼人,使美国人对一个专制中国的崛起的担心,成为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事实上首先是中国的态度在转变,才造成美国态度的转变,但美国的转变是非常迟缓的。中国没有任何理由指责是美国的态度变坏了。”

在美中关系上,皮尤研究中心的民调显示,53%的受访者表示对拜登政府能有效处理与中国的关系抱有信心。尽管如此,与对其它外交事项的信心相比,该数据并未领先。

胡平认为,拜登政府部分延续特朗普政府的强硬对华政策是大势所趋,但更行之有效的措施还有待落实。美国对中国崛起的担忧更大程度上是由于价值观的冲突和敌对,而不是美国作为超级大国害怕被中国替代。


记者:一冰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