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副国安顾问博明:以“对等”和“坦率”应对中国


2020-10-23
Share
xx1023b.jpg 美国国家安全副顾问博明2020年10月23日就中国与世界的关系以汉语发表演说(视频截图)

美国副国安顾问博明(Matthew Pottinger) 10月23日在英国智库“政策交流”发表中文演讲,批判中国共产党的数字监控以及对新疆维吾尔人的人权侵犯,强调坚持美国外交中的“对等和坦率”原则,让“邪恶曝露于光天化日之下”。

在这场题为“贵在坦诚:论中国和与世界的关系”的座谈会中,博明在短短三十分钟的演讲中引经据典,以18世纪末波兰联邦的灭亡开篇,以英国警官和恶魔纠斗的故事收尾,阐述古今中外民主与专制、正义与邪恶的历史较量。

英国西约克郡(West Yorkshire)的警长科林(Colin Cramphorn)白天与恐怖分子斗智斗勇,夜晚从书籍中寻找慰藉。他喜爱的美国基督徒作家鲁益师(C.S. Lewis) 在《地狱来鸿》(The Screwtape Letters)有一段经典独白:

“没有急弯,没有里程碑,没有路标。通往地狱的最安全的路是缓坡又缓坡,脚下轻松又柔软。”

博明估计,科林正是从这段话中汲取到战胜邪恶的智慧与希望:如果正确辨别邪恶,使它无所遁形,就会发现邪恶其实是脆弱的,甚至是虚张声势的。

“邪恶最害怕的是公之于众的真相。” 博明说。

 

 

当年鲁益师笔下的男主角Screwtape为撒旦奴役,丧失了自由意志和心灵的纯真。如今,西方公司和好莱坞对中国市场屈膝,大批穆斯林国家对新疆集中营的悲剧默不作声,似乎重复着出卖灵魂的命运。此外,北京在西方世界安插的情报搜集和数据监控网络几乎已达到无孔不入的地步。他说,一个中国数据库中(指深圳振华公司的数据库)就包含了超过 2 百 40 万个外国公民的资料。

 

视频【博明:新疆与反恐没有任何关联之处】


在他看来,中共当局者的心态虚弱又自满,包括战狼外交的背后,其实是一种“绝望的机会主义”。

“简而言之,中共的目标是通过软硬兼施,使得个人选择甚至国家政策陷入一种有利于北京为所欲为的心态。这是一种认知上的背离,既软弱又恐惧,得意自满而又无能为力。”

而美国的应对之道“贵在坦诚”,博明强调,特朗普政府在外交政策上确立了两个重要原则:对等和坦率。

他解释说,对等就是指,以彼之道,还之彼身,“即合理,又通俗,包括针对潜在的侵略者。 这是防御性的策略,植根于公平和威慑的基本概念。”

关于坦率的原则,博明反省到,多年以来美国的外交使团善于伪装谦恭,而骨子里却是以美国为中心的自大心态,他十分怀念里根总统的直抒胸臆。

1987年,美国总统里根(Ronald Reagon)在柏林墙附近的勃兰登堡门发表演说,尽管被多位美国高官阻挠,他向当时的苏共总书记发出呼吁,“戈尔巴乔夫先生,推倒这堵墙。”他还曾在伦敦市政厅的演讲中说,“当自由的人民停止向其对手说真话时,其实就是欺骗自己。”

1989年,苏联解体,数万名东德市民走上街头、拆毁柏林墙。就在柏林墙倒塌五个月前,中国共产党在天安门广场对民主抗议者发动大屠杀。

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研究员、独立学者邓聿文告诉本台,美国外交风格现在越来越坦率,也要考量中国的民间反应,“最主要的应该就是蓬佩奥7月份的演讲,就是说,我们的目标不是对准中国人民,而是对准中国共产党。这就很坦率地告诉对方,不像过去遮遮掩掩。但在目前的大环境下,没有达到效果。(美国)出台的很多措施是从地缘政治的角度去遏制中国,比如留学生问题。加上中国政府的舆论操作,很多老百姓认为(美国)虽然口头上对着中共,实际上是对着中国。”

今年七月,美国国务卿迈克尔·蓬佩奥(Mike Pompeo)在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总统图书馆发表题为《共产中国与自由世界的未来》的演讲,并援引尼克松在1967年的断言,“ 除非中国改变,世界不会安全。”

“中国的习总书记注定不会永远在中国内外施行暴政,除非我们允许这种情况发生……这是关于我们从未面对过的一个复杂的新挑战:苏联当时与自由世界是隔绝的。共产中国已经在我们的境内了。” 蓬佩奥说。

博明在本月初再次公开强调,美国仍然欢迎绝大部分的中国留学生,针对的只是两类人。一类是那些有军方背景的、部分存在签证欺诈的中国研究员。另一类是那些到美国来获取“对中国军事发展或压迫中国民众有利的技术”的人,而他们只占中国留美学生的百分之一左右。

对于美国在新闻媒体、经贸往来、外交活动等领域系统性推行的对等政策,邓聿文十分赞赏,他希望看到美国着重落实规则上的对等,而要警惕沦为形式或者数量上的对等。

“尽管中国在美国的媒体人员远比美国在中国的媒体人员多,但他们两个达到的实质作用不一样。中国媒体在中国老百姓的信誉基本接近破产,特别是现在自媒体发达。相反,(他们)看美国的报道。追求形式上对等的话,中国把(美国)媒体赶回去了,现场第一手报道就少了。从实际作用来看,损失更大的是美方,而不是中方。”

国际主流媒体《经济学人》在十月刊登的封面报道里将新疆集中营列为“反人类罪”。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赖恩(Robert O'Brien)上周公开提到,中国正在新疆对穆斯林实施“接近于”种族灭绝的犯罪。

博明在演讲中以亲身经历对中国当局的新疆反恐论作出驳斥:“作为一个反恐战争中参与了三场战斗部署的海军陆战队员,我可以告诉你,新疆发生的一切在道德上同反恐没有任何关联之处。”

“特朗普政府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就新疆集中营要中国付出代价的政府。2019年10月,特朗普就开始行动,定位参与建造集中营的出口银行、公司和组织……去看看特朗普的行动,而不是媒体的报道,其中的道德成分不能否认。”

博明强调,在中国任何的哲学、宗教或道德思想中也不可能找到支持在中国的土地上建立集中营的做法。这恰恰是对1948年中国外交官张彭春参与起草《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时,力图根除的对人权的侵犯。

现居美国的新疆问题专家曾德恩(Adrian Zenz)告诉本台,特朗普政府2018年开始调查新疆问题并举行听证会,期间有很长一段时间致力于贸易谈判。今年新冠大流行后态度明显转变,通过多项法案。他呼吁下一届美国政府联手欧盟和联合国,以多边主义方式施压中国,并且尽快在参议院层面通过《防止强迫维吾尔劳动法》(Uyghur Forced Labor Prevention Act)。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薛小山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