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记者张展终与家人团聚 行动依然受限

2024.05.21 16:05 ET
公民记者张展终与家人团聚 行动依然受限 中国公民记者张展已平安回家
视频截图/张展关注组

曾因报道武汉新冠疫情而被当局判刑四年的中国公民记者张展定于上周刑满出狱,却与外界失联,她的家人也被警告不得向外界透露更多信息。本周二,张展公开透过视频,对关注她出狱后去向的人们表示感谢。

“大家好,我是张展。5月13日上午5点,警察送我回到上海我哥的房子里。谢谢大家对我的帮助和关心,希望大家都好,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这是海外人权团体“张展关注组”在社群平台X上发布的视频。

根据本台掌握的消息,这是张展5月21日在上海拍摄的视频,借此向外界报平安。

公民记者张展因为报道武汉新冠疫情,遭当局以“寻衅滋事罪”判刑四年。她原定5月13日刑满出狱,却自此下落不明。试图前往监狱迎接她的家人和朋友也被当局阻挠、拦截,张展的家人更被警告不得与外界联系或披露任何有关信息。

直到本周二(5月21日),外界才得以透过海外人权团体发布的上述视频,得知张展出狱后的基本状况。 “张展关注组”发起人王剑虹向本台表示,“(张展)能活着出来,还有这样的身体状况,比我们想象最糟糕的要好很多,然后她还能够现身拍视频,给我们看到她的精神状态,虽然很虚弱,但还是那么样的坚定。”

王剑虹说:“通过9天的等待,终于打破信息封锁。一方面是张展自己的努力,如果她和她家人是一样的想法,就会屈服于当局的压力,不敢与外界接触。很大因素我想是国际社会的持续关注、施压,要求中国当局给一个确认。正常情况下,这是最基本、最低限度的要求,可是中国当局完全没有透明度,动不动就强制失踪一个人。这么黑帮式的做法,让张展好不容易刑满,但是能否确认出狱都成了一个大项目、一个很大的计划,要这么多人的心血和努力去推动,其实回想起来是很荒诞的。”  

王剑虹告诉本台,她从张展身边的朋友得知,张展目前虽然出狱并且已和家人团聚,但还是和其他政治犯一样,处于“很不自由的状态”:“出行被跟踪、被监视、被看守,家人被威胁、随时可能被上门或者被传唤,定期报告,这些都可以想见。她能不能比如说,离开上海到北京住院治疗?这个也不了解。可能还有很多关卡要去闯、突破封锁吧。” 王剑虹表示,有人说张展目前在他父亲的家里,也有人说她待在警方安排的地方。

出于安全原因,要求匿名的张展海外友人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张展是当局重点关注的对象,会被监控多久还不清楚。但由于国内通信无法保密,说话不方便,所以他没法和张展有长时间的交流,但张展的“声音听起来还好,记忆力也行,只是面容有些憔悴。目前不知她未来的计划或如何生活,心情可能复杂,高兴也有担心。”

张展曾经是一名律师,因参与维权活动被当局注销了执业资格。2019年9月,张展曾在微信转发香港“反送中”抗议资料,并在上海街头举伞,要求共产党下台。当时,她被上海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65天后获释。

2020年2月起,张展以公民记者的身份到武汉调查新冠肺炎疫情,并在社群平台发布百多个相关视频。同年5月14日,张展被武汉警方从暂住旅店抓走,次日被上海市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拘。7个月后,张展被判处4年有期徒刑。入狱前几个月,张展曾绝食抗议,身体健康状况一度濒危而被狱方强迫喂食、四肢捆绑等。

根据国际人权组织无国界记者发布的消息,去年7月,张展母亲到狱中探视时,170公分高的张展,体重只剩到大约37公斤。除了营养不良,张展还在羁押期间患有胃肠道和白血球数量过低等疾病。

张展出狱后随即失踪的事件,再次引发外界对于中国人权状况的关注。而与张展一样在狱中经历多种磨难的人中,还包括维权律师。

谢阳曾是2015年中国当局针对维权律师的 “709大抓捕”行动受害者之一。虽然当时谢阳被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但没被判刑入狱。2022年,湖南省永顺县一名女教师因为发表网络言论而被强制关进精神病院,谢阳到现场声援该名教师时被警方带走,并在随后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逮捕。

5月21日,谢阳的前妻陈桂秋在维权网公开控诉长沙市公安局、长沙市第一看守所、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和长沙市检察院等单位及个人的违法行为,包括谢阳想约见领导,却被要求支付2万元人民币现金,以及被要求展露生殖器、对着摄像头跳艳舞等。陈桂秋表示,长沙市第一看守所为了让谢阳认罪,还在羁押室殴打谢阳,以暴力手段进行取证。此外,谢阳的辩护律师李国蓓在试图调阅案件材料时,遭前任承办法官拒绝复印,这让李国蓓不得不手抄材料而难以获得案卷全部信息。

记者:乔琴恩   责编:何平    网编:洪伟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