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記者張展終與家人團聚 行動依然受限

2024.05.21 16:05 ET
公民記者張展終與家人團聚 行動依然受限 中國公民記者張展已平安回家
視頻截圖/張展關注組

曾因報道武漢新冠疫情而被當局判刑四年的中國公民記者張展定於上週刑滿出獄,卻與外界失聯,她的家人也被警告不得向外界透露更多信息。本週二,張展公開透過視頻,對關注她出獄後去向的人們表示感謝。

“大家好,我是張展。5月13日上午5點,警察送我回到上海我哥的房子裏。謝謝大家對我的幫助和關心,希望大家都好,我真的不知道說什麼。”這是海外人權團體“張展關注組”在社羣平臺X上發佈的視頻。

根據本臺掌握的消息,這是張展5月21日在上海拍攝的視頻,藉此向外界報平安。

公民記者張展因爲報道武漢新冠疫情,遭當局以“尋釁滋事罪”判刑四年。她原定5月13日刑滿出獄,卻自此下落不明。試圖前往監獄迎接她的家人和朋友也被當局阻撓、攔截,張展的家人更被警告不得與外界聯繫或披露任何有關信息。

直到本週二(5月21日),外界才得以透過海外人權團體發佈的上述視頻,得知張展出獄後的基本狀況。 “張展關注組”發起人王劍虹向本臺表示,“(張展)能活着出來,還有這樣的身體狀況,比我們想象最糟糕的要好很多,然後她還能夠現身拍視頻,給我們看到她的精神狀態,雖然很虛弱,但還是那麼樣的堅定。”

王劍虹說:“通過9天的等待,終於打破信息封鎖。一方面是張展自己的努力,如果她和她家人是一樣的想法,就會屈服於當局的壓力,不敢與外界接觸。很大因素我想是國際社會的持續關注、施壓,要求中國當局給一個確認。正常情況下,這是最基本、最低限度的要求,可是中國當局完全沒有透明度,動不動就強制失蹤一個人。這麼黑幫式的做法,讓張展好不容易刑滿,但是能否確認出獄都成了一個大項目、一個很大的計劃,要這麼多人的心血和努力去推動,其實回想起來是很荒誕的。”  

王劍虹告訴本臺,她從張展身邊的朋友得知,張展目前雖然出獄並且已和家人團聚,但還是和其他政治犯一樣,處於“很不自由的狀態”:“出行被跟蹤、被監視、被看守,家人被威脅、隨時可能被上門或者被傳喚,定期報告,這些都可以想見。她能不能比如說,離開上海到北京住院治療?這個也不瞭解。可能還有很多關卡要去闖、突破封鎖吧。” 王劍虹表示,有人說張展目前在他父親的家裏,也有人說她待在警方安排的地方。

出於安全原因,要求匿名的張展海外友人接受本臺採訪時表示,張展是當局重點關注的對象,會被監控多久還不清楚。但由於國內通信無法保密,說話不方便,所以他沒法和張展有長時間的交流,但張展的“聲音聽起來還好,記憶力也行,只是面容有些憔悴。目前不知她未來的計劃或如何生活,心情可能複雜,高興也有擔心。”

張展曾經是一名律師,因參與維權活動被當局註銷了執業資格。2019年9月,張展曾在微信轉發香港“反送中”抗議資料,並在上海街頭舉傘,要求共產黨下臺。當時,她被上海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65天后獲釋。

2020年2月起,張展以公民記者的身份到武漢調查新冠肺炎疫情,並在社羣平臺發佈百多個相關視頻。同年5月14日,張展被武漢警方從暫住旅店抓走,次日被上海市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拘。7個月後,張展被判處4年有期徒刑。入獄前幾個月,張展曾絕食抗議,身體健康狀況一度瀕危而被獄方強迫餵食、四肢捆綁等。

根據國際人權組織無國界記者發佈的消息,去年7月,張展母親到獄中探視時,170公分高的張展,體重只剩到大約37公斤。除了營養不良,張展還在羈押期間患有胃腸道和白血球數量過低等疾病。

張展出獄後隨即失蹤的事件,再次引發外界對於中國人權狀況的關注。而與張展一樣在獄中經歷多種磨難的人中,還包括維權律師。

謝陽曾是2015年中國當局針對維權律師的 “709大抓捕”行動受害者之一。雖然當時謝陽被控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但沒被判刑入獄。2022年,湖南省永順縣一名女教師因爲發表網絡言論而被強制關進精神病院,謝陽到現場聲援該名教師時被警方帶走,並在隨後被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正式逮捕。

5月21日,謝陽的前妻陳桂秋在維權網公開控訴長沙市公安局、長沙市第一看守所、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和長沙市檢察院等單位及個人的違法行爲,包括謝陽想約見領導,卻被要求支付2萬元人民幣現金,以及被要求展露生殖器、對着攝像頭跳豔舞等。陳桂秋表示,長沙市第一看守所爲了讓謝陽認罪,還在羈押室毆打謝陽,以暴力手段進行取證。此外,謝陽的辯護律師李國蓓在試圖調閱案件材料時,遭前任承辦法官拒絕複印,這讓李國蓓不得不手抄材料而難以獲得案卷全部信息。

記者:喬琴恩   責編:何平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