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倒吊了起來!” – 四個示威者的故事

2022.11.27 18:22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我被倒吊了起來!”  –  四個示威者的故事 上海市警方27日在羣衆聚集的烏魯木齊中路盤問一名男子
法新社圖片

新疆烏魯木齊11月24日火災導致至少十人死亡的事件激起了中國民衆對封控政策的廣泛不滿。本週日,上海、北京、武漢、成都和廣州等多個大城市幾乎同時爆發了反對封控、要求解封的示威活動,全國聯動的憤怒和不滿讓不少人評價說,這是1989年天安門運動以來從未有過的。本臺記者王允採訪到了四個城市的四名示威者。

 

 

週日下午四點多,上海的陳先生帶着鮮花,本來是去悼念烏魯木齊的死難者的。

“我被倒吊了起來!”

陳先生要去的是烏魯木齊中路與五原路的交叉口,週六晚上這裏就有人羣聚集,悼念上週烏魯木齊火災中的死難者。他之前就聽說,昨晚這裏就有警察抓人。

但陳先生覺得自己不會有事,“當時我就想,只要我不站在前面就可以了,我站在第二排或是第三排,如果要抓的話,也是抓第一排的。”

現場抗議和圍觀的人並不多,陳先生估計也就500人左右。陳先生也的確沒有站在前排,但他很快發現自己想錯了,“一般情況下,警察是不會動的;但他們有時候會突然衝出來,衝入人羣當中,無差別地把一些人從人羣中揪出來,送到大巴上!”而且他發現,在人羣中被打、被抓的多數是女性。

陳先生站在人羣中突然就遭遇了他至今覺得不可思議的一幕,“他們抓住我,把我整個人倒過來,我就用手撐在地上,我手上是血,臉上也都是血。我就想,完蛋了,完蛋了,我今天是沒有辦法逃走了, 然後我就被抓到了大巴上。”陳先生出於安全考慮,匿名接受採訪。

事實上,被警察倒吊起來的不僅是他一個人,“那十幾個警察把那個女的死死地摁在地上、拼命地打,那個女的就拼命地掙扎,然後那些警察就像抓我一樣地,把那女的倒吊起來,十幾個人把她抓到大巴里。”

陳先生也被抓上了大巴,但現場管理很混亂。他趁亂從大巴上跳車逃了出來。

陳先生鞋子早被踩掉了,眼鏡飛了,天也黑了。600度近視的陳先生,在幾個外國路人的幫助下,光腳穿着紅襪子,走到僻靜的街道,才得以返回家中。

 

 

清華人介紹清華的抗爭

中國的這個週日註定是不平靜的一天。

除了上海,在北京、成都、武漢、廣州,以及其他一些城市,還有不少人和陳先生一樣,在這天的不同時段前往悼念或抗議的現場。

北京清華大學的X先生這天中午在去學生食堂“紫荊園”時看到了有人舉牌抗議,他出於安全原因不具名接受採訪。

從網絡上流傳的紫荊園抗議現場視頻和圖片可以看到,最初舉着一張A4白紙抗議的只有一兩個人,後來人數逐漸增多。

X先生提供給本臺的現場視頻顯示,有大約二十人左右舉着白紙抗議,他們時而唱起中國的國歌,時而齊聲喊着口號,“民主法治、表達自由。”氣氛感染了更多圍觀的學生,他們加入了喊口號,聲音在大樓前回蕩。

X先生說,學生們提出了具體的訴求,包括言論自由、解除封控等。清華校方很快派出了大量老師到現場調解,“老師們承諾,修改每天做核酸的規定,重新規劃封控區域,重新討論出入校規定,明天召開與校領導的見面會,不追究任何人責任。”

但他介紹說,校方的行動並沒有那麼簡單,校內黨組織很早就開始在學生中做工作。根據他發來的一個校內黨支部的微信羣對話可以看到,其中有黨員學生說,不要被境外勢力和內奸欺騙利用了。

紫荊園前的集會在當天下午兩點左右散去。但X先生介紹說,校內各個專業黨支部晚上8點左右就都開了緊急會議,要求黨員學生不參與抗議活動。

熱鬧的成都春熙路

但入夜之後,整個中國似乎更不平靜。

各地抗議的聲音和圖像通過網絡迅速傳播。一位在成都參與抗議活動的先生匿名告訴本臺,“出現這樣的全國聯動的悼念和表達不滿情緒的事情,這是自六四之後中國社會從未有過的情緒。”

成都當天有不少人在微信羣裏看到了當晚活動的消息貼,號召大家7點49分前往望平街河邊舉行燭光哀悼會,紀念烏魯木齊的火災死難者。

望平街靠近成都最繁華的春熙路、太古裏。出於安全考慮只願以“J先生”的名義接受採訪的成都人告訴本臺,他在7點40之前就到了望平街,當時人數還不是很多,人們也不太敢喊口號。

前述那位先生給記者發來他拍的視頻,其中有位女生站在人羣面前,帶着哭腔對着一排警察說,“你們知道嗎?多少生意沒有人,這熱鬧的春熙路、望平街,現在龍泉區還封着,青白江區還封着。你們都不怕,因爲你們都有薪水。老百姓現在是用存款在養着你們,你們知不知道?”

視頻裏的警察沉默以對,似乎是莫衷一是。J先生介紹說,“警察是很溫和的,只是一直在叫不要情緒化,注意安全。但是有領導想爲黨政府說話馬上被羣衆懟到說不出話。”

現場有人安靜地圍坐在一圈燭光周圍表達哀思。但隨着人羣的聚集,現場的氣氛逐漸熱烈起來。前述那位匿名的先生髮來的視頻顯示,有部分人連聲整齊地高喊“不要皇帝,要選票,”緊接着是反覆呼喊“自由!自由!”

這位先生表示,他在現場看到參與示威的人羣大約有2000人左右;整體上,現場警察保持了剋制,但仍有視頻顯示,當地有人被警察抓捕拖走。

 

 

 “我們去舉白紙”

廣州海珠區海珠廣場上的抗議活動在更晚開始。

廣州的萬先生在晚上10點半到達廣場,現場已經有人二、三十人舉着示威的牌子被三層警察組成的人牆圍在了中間。他向本臺透露,示威者源源不斷地到來,並高喊放人的口號,聲援被圍住的示威者。警方與示威者僵持了一個多小時,警察才逐漸把他們圍住的人放走。這期間警方保持了剋制。

萬先生給本臺發來的現場圖片顯示,在幾千示威和圍觀人羣中,不少青年人手舉一張白紙,表達他們的憤怒和抗議。實際上,當晚海珠廣場上活動的招貼畫就寫着幾個鮮明的紅字“我們去舉白紙。”

在幾乎同一時間,武漢的中山大道和多福路上也簇擁着示威的人羣。武漢的小業主霍華德給本臺發來的他所拍的視頻顯示,現場有大量警察形成人盾,把示威和圍觀的人羣隔離在街道兩邊的人行道上。

他說,武漢的示威人羣相對溫和,“居民喊口號,是要求解封,要求市領導出面,還有人喊已經不是大清了!也有人在喊要自由。”

霍華德介紹說,中山大道旁邊的漢正街是武漢小企業集中的地方,當地很多商戶在週日當天自動拆除了周圍的封控圍欄,警察也沒有阻止。

 

 

冬天的拐點

隨着抗議活動在全國多個城市星火燎原般地展開,輿論開始關注抗議人羣的命運。社媒上不少人擔心這些參加抗議的人事後會被清算。

上海的陳先生在回到家後,他的恐懼至今無法消除,他已經和朋友做了約定,“我就跟她說,我大概每天會給她報一個平安,如果有一天沒有我的消息的話,你就把我真實的信息發到推特上。”

所有接受記者採訪的抗議人士都深懷相似的恐懼,全都表示廣播裏不能出現他們真實的聲音。

 

 

在美國的中國民主黨主席王軍濤向本臺分析說,“他們(中國政府)很可能採取對大多數安撫,對那一小撮人進行嚴懲的辦法。”

但他說他看到了中國民衆覺醒的跡象,“多數人在歲月靜好的時候,可能會順應這一制度、依附這一制度,甚至在情感上認同這種制度。......但假如一些事情傷害到他們的利益,特別是刺激到他們的情感的時候,他們會迅速地覺醒。實際上,最大的啓蒙者就是共產黨統治下的暴政。”

前述那位參加成都抗議的匿名者則評論說,現在已經是冬至,未來的天氣會越來越寒冷,“民間不滿的聲音和情緒升高,並且有集中的表達。同時反抗的能力並沒有提高,還比較原始。這兩點如果同時出現,就是一個此消彼長。就是拐點。”

這場席捲全中國的抗議活動是否能夠促成中國政府改變政策,順應民意?這是全世界很多人腦海中的問題。

 

記者:王允    責編:申鏵    網編: 何足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