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學者批評地方記者暗訪唐山遭網民炮轟 社會不滿官方嚴控輿論

2022.06.20 10:4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湖北學者批評地方記者暗訪唐山遭網民炮轟  社會不滿官方嚴控輿論 2022年6月10日凌晨,唐山燒烤店內發生惡性打人事件。
A THIRD PARTY/ Reuters

"唐山打人事件"的後續發展在中國互聯網上繼續發酵。湖北民族大學一位教授批評記者擅自到唐山進行採訪的言論,引起網民在微博大量轉發與批評。評論認爲,從阻撓記者採訪到學者挺官方的言論,都突顯中國凡事與政治掛帥,傳媒言論被中宣部牢牢掌控。學者發表與中宣部一致的口徑被批,與民衆不滿官方控制言論自由有關。

唐山打人事件已發生超過一週,但在中國互聯網上的討論熱度沒有退減。事件引發大量舉報黑惡勢力的熱潮,並關心被毆打女性的安危。而到當地採訪的記者被當地警方阻撓的事件,也引起社會關注。

根據中國媒體的報道,一名貴州廣播電視臺的記者,帶着墨鏡和口罩,發視頻公開在唐山採訪時被警察扣留和暴力對待的經歷。

被扣留的記者:"有一個警察對我破口大罵,扭着我的脖子,粗暴按着我的頭髮,要求我跪着,雙手環扣着背後,有四、五名警方圍着我,還搜我的身,把我手機和充電寶等物品全部扣押,還要我在一間詢問室內不可以出去,後來我出示了記者證,警察又衝着我的記者身份。一開始對我暴力執法的那名警察,還來到我被扣的詢問室,對我破口大罵,說你還是電視臺記者嗎?太沒素質和文化,但我不知道做了什麼事沒有素質和文化。警察對我做出的行爲,都是在監控當中,是有據可查,如果監控沒有壞的話。"

該記者事後在媒體羣表示,因爲各種原因,需要把視頻刪除,也接獲通知,不能再對事件發表看法和評論。

中國媒體也有轉發不同記者在唐山被阻止採訪的經歷,引起網民關注,有網民統計,唐山官方已驅逐超過200名到當地採訪的媒體記者。

同時,有大量網民在微博和微信等社交通訊平臺,轉發一篇題爲"柳倩月教授,一朵足以寫進當代新聞恥辱史的奇葩"的文章,批評湖北民族大學文學與傳媒學院教授柳倩月爲警方說話。柳倩月在「今日頭條」實名認證的平臺表示,"記者證不是萬能的通行證"。她還說,地方臺記者在央視記者未現身下,到敏感地方搞暗訪被扣查,應該自我反思。這些言論引起大批網民猛烈抨擊,指她沒有基本常識,評論沒有專業水平和誤人子弟等。

評論:事件突顯中國凡事與政治掛帥 傳媒言論被中宣部牢牢掌控

原《南方都市報》和《新京報》創始人程益中表示,阻止記者採訪和學者的言論,是反映中共宣傳部控制新聞媒體言論,以及阻止個別記者跟進採訪等的一貫做法。

網頁截圖
網頁截圖

程益中:"在中共的意識形態中,一切都是政治。中宣部肯定開口了,只是你們不知道,像唐山這種事件發生後,各地新聞單位都會接到當地主管部門到場禁令,會通過電話或口頭通知傳達,表達關於唐山打人的事件,各新聞單位不得自行採訪、報道或評論,要統一按照中央新聞傳媒統一發放的稿件爲準,都是這樣操作的,下面的人都會自動執行。"

評論:中共控制教育、新聞行業 言論與中共口徑一致

他表示,這次事件是一個例子,顯示官方同時控制媒體和學者的言論,有需要時會借用學者的層面,重複官方的立場和態度,達到宣傳效果。

程益中:"這個教授所說的話,都跟中共宣傳部門的口徑一模一樣,她只是一個錄音機,中共早已剷除中國所有新聞自由的土壤和可能性,包括教育的層面,大學的新聞教育機構是完全按照中宣部等意識形態部門的指令做事,下面的從業人員只是爲了飯碗需要,包括這些教授和老師。"

唐山打人事件中受害女子們現狀不明,唐山市民前往現場送花。(視頻截圖)
唐山打人事件中受害女子們現狀不明,唐山市民前往現場送花。(視頻截圖)

評論:社會不滿官方嚴控輿論產業鏈 借唐山事件反彈

曾擔任駐北京記者的時事評論員劉銳紹表示,監察政府部門運作是記者的天職,但有大學教授爲官方對傳媒工作不合理的規範作解釋,被網民批評,也反映在現在的社會環境下,民衆對官方控制言論自由做法的不滿。

劉銳紹:"中共控制傳媒和言論,不光只靠打壓的機器,還會透過可以掌握的法律、輿論以及新聞教育,再控制一批人,這批人會爲官方的政策背書,現在的情況就是這樣,老百姓的反彈,也是反映對中共整個控制輿論產業鏈不滿的反彈。"

時事評論員方原表示,涉事教授言論受到公衆批評和質疑,是因爲社會擔心教育界爲官方的不合理背書會影響下一代人的思想,認爲中國教育在現有制度下的變質,也值得社會反思。

記者:陳子非   責編:陳美華 許書婷 嘉遠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