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權律師團2024年新年獻詞 以"內卷"描述中國去年狀況

2024.01.04 15:27 ET
中國人權律師團2024年新年獻詞 以"內卷"描述中國去年狀況 內卷是面對重大變故刺激時的收縮防守、迴歸自我特別是迴歸原教旨自我的狀態,是消極守舊、固守現狀乃至企圖迴歸從前的態勢。
路透社圖片

人權團體中國人權律師團於去年12月31日發佈了該團體的2024年新年獻詞,以"內卷"一詞描述2023年乃至近年來中國政治、經濟、法律方面存在的問題,並呼籲建立開放的法制社會。

“2023年,我們分明能感受到無處不在的內卷”

這篇新年獻詞表示,“2023年,我們分明能感受到無處不在的內卷”,“內卷是面對重大變故刺激時的收縮防守、迴歸自我特別是迴歸原教旨自我的狀態,是消極守舊、固守現狀乃至企圖迴歸從前的態勢。”

中國人權律師團成員吳紹平在接受本臺採訪時,對獻詞中的“內卷”一詞進行了闡述,表示:“習近平上臺這十幾年來,整個中國社會都一直在走向倒退。今年的這篇獻詞,用了一個‘內卷’來形容他執政的十幾年。實際上‘內卷’換個詞就是中共社會的全面倒退。”

“內卷”一詞來自社會學,早期被用來指代一種文化模式發展到一定程度之後,無法向外發展,只能內部演化的狀態。這個概念也被一些學者用於描述亞洲的過密化農業社會,展現一種勞動的超密集投入沒有帶來成比例的產出增長,反而使單位勞動邊際報酬減少的現象。近年來,這一詞彙也被中國網民廣泛運用,常被用來形容中國職場中的高強度工作現象。

吳紹平表示,在過去的一年中,中國的“內卷”體現在許多方面:“包括司法上的,像文革時期一樣。對整個社會的管控,也像文革時期一樣,老百姓沒有言論自由。中共像過去一樣,動不動就對民間社會進行殘酷的打壓,用刑罰、行政手段等各種力量來打壓整個社會,不僅打壓異議人士、民主人士、宗教,也打壓一些企業、行業。”

這篇新年獻詞還表示,2023年中國在社會治理方面“重威權、重強制、重管控而輕權利、輕倫理、輕自由的改開前模式死而不僵”,經濟方面“私營經濟在三年疫情管控期間受創最重”,法律領域“無論立法或執政、司法,都表現出鮮明的向1980年改開前的威權、強制、暴力依賴和管控機制內卷的傾向。”

2021-09-30T063506Z_1534965697_RC200Q9JA0AF_RTRMADP_3_CHINA-EVERGRANDE-DEBT.JPG
圖爲深圳警方;中共像過去一樣,動不動就對民間社會進行殘酷的打壓,用刑罰、行政手段等各種力量來打壓整個社會。(路透社圖片)

獻詞呼籲"放棄內卷,走向開放"

中國人權律師團的另一位成員玉品健告訴記者,2023年是中國三年疫情封控後開放的第一年。這三年給民衆帶來的陰影和心理創傷會長久伴隨,就像大躍進期間的三年饑荒以及之後的十年文革一樣。他表示:“在此基礎上,想要振興經濟更是困難重重,內卷也是無處不在。當局想通過強權來控制社會, 無視人權、迷信暴力,致使中國社會所形成的戾氣越來越嚴重,互害的現象現在也很嚴重。經濟上,嚴重地不相信私營經濟、民營企業家,總是擔心人們會覬覦他們手中的權力。”

他還談到,在立法方面,中國當局在2023年出臺了戰時刑法特別修正法案、新的反間諜法、愛國主義教育法、新的治安管理處罰法等等:“通過立法將中國社會控制得像鐵桶一般,將威權統治進一步推向了極權統治,進一步剝奪壓縮了社會的自由空間,濫用權力暴力,對很多公民正常行使公民權利的行爲,處以顛覆或者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尋釁滋事罪和各種擾亂社會秩序罪。”

2022-03-14T000000Z_1241329498_RC242T9F0PZU_RTRMADP_3_HEALTH-CORONAVIRUS-CHINA.JPG
圖爲深圳居民做核酸;中國三年疫情封控給民衆帶來的陰影和心理創傷會長久伴隨。(路透社圖片)

在中國人權律師團的新年獻詞當中,提到了中國當局對郭飛雄、常瑋平、許志永、丁家喜、覃永沛等許多人權活動人士和人權律師的判刑,以及人權律師唐吉田、高智晟失蹤的情況,並談到了福州公民葉鍾、南京公民孫林被當地警方打死的情況。獻詞表示,“罪刑擅斷、重刑主義和權力直接參與經濟的社會一定是內卷、守舊的社會。只有民權、私權張揚和市場充滿活力的社會才能成爲開放、外向、法治和兼採衆長的社會”,併發出了“放棄內卷,走向開放”的呼籲。

記者:孫誠     責編:梒青    網編:伍檫愙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