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经风雨依旧昂扬 西藏文化不屈的七十年(中集):文化镇压的进化

2021-05-20
Share
虽经风雨依旧昂扬 西藏文化不屈的七十年(中集):文化镇压的进化 甘肃藏区的一座佛教寺庙
图片来自西藏

今年5月23日是中国政府口中的“和平解放西藏”七十年纪念日。但在很多藏人看来,七十年前中国政府进驻西藏,并不是解放,相反却带来了压迫和文化的危机。与此同时,虽然历经长期的打压,西藏文化仍然在世界范围内焕发着强大的生命力。请听本台记者王允对西藏文化七十年回顾的系列报道。今天播出中集:文化镇压的进化。



春天太短 冬天太长

1987年,二十出头的格桑坚参去成都深造中文,才接触到了西藏现代史被隐藏的部分,“在四川大学,我才开始关注到拉萨发生的这些抗议活动,才知道,原来我们曾经遭受了这么多的苦难,我们的领袖达赖喇嘛59年流亡出去,以及拉萨现在争取我们民族自由的抗争活动。”

格桑坚参去四川大学学中文,得益于当时的宽松环境。1980年代,在改革开放的大背景下,胡耀邦担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期间,中国政府对西藏的压制政策有所放松。

“它实施了一个所谓的‘呼吸政策’,减了农民的税,重视一点少数民族的语言,藏民的语言,”贡嘎扎西介绍说。

1983年,中国政府还支持开办了西藏佛学院。但藏民族的短暂春天,在1989年嘎然而止。藏人在拉萨和平示威引起的警民冲突(外界有报道指是骚乱),从1987年延伸到1989年,时任西藏党委书记胡锦涛启用了西藏历史上的首次戒严措施。中国政府对西藏的政策随之发生重大转变。

“九十年代开始,在西藏实施一个新的政策,所谓的爱国主义教育,各个寺庙都学习这个。爱国主义教育就是要拥护党,拥护国家的政策,不许谈西藏有什么不好的地方,”贡嘎扎西指出。

藏传佛教的宗教活动进一步受到中国政府的控制。1995年,达赖喇嘛认定根敦确吉尼玛(Gedhun Choekyi Nyima)为班禅喇嘛转世灵童,三天后这名男童及其家人却被中国政府带走,至今失踪已经二十六年。而无神论者的中国政府选定了另外一个男童作为班禅喇嘛,至今得不到藏人的拥戴。

与此同时,藏传佛教的寺庙持续受到破坏。以珍贵历史佛像为代表的西藏文物被大量运往中国内地。据人权组织西藏人权与民主中心2000年《西藏人权年度报告》,仅运往北京附近的西藏珍贵金属佛像就多达六百吨。

长期的宗教压迫导致在2008年全藏范围内出现了对中国政府的抗议示威,并在拉萨等地发生了警民对峙。

更为惨烈的是,从2009年开始,西藏出现连环自焚事件,到2017年底为止,超过一百五十名僧尼或普通农牧民相继点燃肉身,抗议中国政府的宗教压迫和专制统治。

但反抗导致进一步的压迫。此后中国政府加紧了在西藏地区所谓的爱国教育运动。近年来,西藏地区政府又投入巨资建设名为“雪亮工程”的监控网络,寺庙更是其监控的重点场所。

西藏流亡民众抗议中国镇压自由抗暴62周年(西藏之声)
西藏流亡民众抗议中国镇压自由抗暴62周年(西藏之声)

没有武器的镇压

贡嘎扎西对中国政府近年西藏政策的观察是,“现在西藏的情况我通常把它称之为‘没有武器的镇压’。也就是说,它用现在所谓的依法治国。所以,在西藏各个地方采取了很多新的政策、新的规定,来实施(控制),用科学技术的方法来监控西藏人。”

明显的是,中国政府对包括藏语在内的少数民族语言的限制在变本加厉。

今年一月,中国全国人大法工委主任沈春耀在一次全国人大常委会的会议上说,一些地方法规中有关各级民族学校应使用本民族语文或通用语文教学的规定,不符合宪法中推广普通话的规定,全国人大法工委已要求相关部门修改。

这种说法一经传出,在少数民族群体中引起了震惊和恐慌。去年,内蒙古蒙古族民众对中小学以普通话为语言的统编教材作出的反抗还让人们记忆犹新。

旅居美国的中国维权律师滕彪认为,沈春耀的说法没有法律依据;宪法中也规定了“各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自由”,这与“推广普通话”的规定并不矛盾,“‘推广普通话’,并不是说只能用普通话,这种政策指导性、概括性的表述,不能推翻和取消其他更具体的表述。”

他强调全国人大法工委出面做这种表示很危险,因为这对各民族文化的传承和身份的认同构成了威胁。

藏人庆祝藏历新年(藏语称为洛萨)(图片来自西藏)
藏人庆祝藏历新年(藏语称为洛萨)(图片来自西藏)

死胡同政策

但民族语言和宗教对藏族的重要性似乎并不在中国政府的视野里。

曾在《西藏文学》担任编辑的汉族作家朱瑞借用加拿大人类学家韦德·戴维斯(Wade Davis)的文章《人类的死胡同》分析说,“一种语言,它不仅仅是简单的词汇和语法,它是人类精神的光芒,是一条航船,载着文化的灵与魂进入这个物质世界。”

韦德·戴维斯曾深入藏区,拍摄了一部以藏传佛教为主题的纪录片《作为心灵科学的佛教》(The Buddhist Science of the Mind)。他在分析世界诸多受到威胁的非主流文化和宗教时,提出警告说:“人类社会的模式不是绝对的。世界上每褪去一个景色,每消失一种文化,都在缩小我们生存的空间。(中间剪断)最可怕的,莫过于人类的全部想像都被囚禁在单一的智力和意识形态里。”

中国政府在过去的七十年中,也曾给予藏区不少优惠政策。布达拉宫先后两次大修,中央政府投入了近三亿元人民币。在谈到这七十年时,中国官媒也一再强调,中国政府在发展藏区经济方面功不可没,使得藏区和全国同步建成小康社会。

但在中国政府强调西藏经济发展的同时,藏人感受更为强烈的却是,那座没有达赖喇嘛的布达拉宫空空荡荡。

“藏民族是99%笃信佛教的一个民族。一个地方是否文明,是否幸福,主要取决于它的精神领域,而不是物质领域。(藏族)精神领域现在受到很大的压迫,所以,它所谓的带来幸福,完全不符合事实,”贡嘎扎西这样分析说。


(记者:王允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