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經風雨依舊昂揚 西藏文化不屈的七十年(中集):文化鎮壓的進化

2021-05-20
Share
雖經風雨依舊昂揚 西藏文化不屈的七十年(中集):文化鎮壓的進化 甘肅藏區的一座佛教寺廟
圖片來自西藏

今年5月23日是中國政府口中的“和平解放西藏”七十年紀念日。但在很多藏人看來,七十年前中國政府進駐西藏,並不是解放,相反卻帶來了壓迫和文化的危機。與此同時,雖然歷經長期的打壓,西藏文化仍然在世界範圍內煥發着強大的生命力。請聽本臺記者王允對西藏文化七十年回顧的系列報道。今天播出中集:文化鎮壓的進化。



春天太短 冬天太長

1987年,二十出頭的格桑堅參去成都深造中文,才接觸到了西藏現代史被隱藏的部分,“在四川大學,我纔開始關注到拉薩發生的這些抗議活動,才知道,原來我們曾經遭受了這麼多的苦難,我們的領袖達賴喇嘛59年流亡出去,以及拉薩現在爭取我們民族自由的抗爭活動。”

格桑堅參去四川大學學中文,得益於當時的寬鬆環境。1980年代,在改革開放的大背景下,胡耀邦擔任中共中央總書記期間,中國政府對西藏的壓制政策有所放鬆。

“它實施了一個所謂的‘呼吸政策’,減了農民的稅,重視一點少數民族的語言,藏民的語言,”貢嘎扎西介紹說。

1983年,中國政府還支持開辦了西藏佛學院。但藏民族的短暫春天,在1989年嘎然而止。藏人在拉薩和平示威引起的警民衝突(外界有報道指是騷亂),從1987年延伸到1989年,時任西藏黨委書記胡錦濤啓用了西藏曆史上的首次戒嚴措施。中國政府對西藏的政策隨之發生重大轉變。

“九十年代開始,在西藏實施一個新的政策,所謂的愛國主義教育,各個寺廟都學習這個。愛國主義教育就是要擁護黨,擁護國家的政策,不許談西藏有什麼不好的地方,”貢嘎扎西指出。

藏傳佛教的宗教活動進一步受到中國政府的控制。1995年,達賴喇嘛認定根敦確吉尼瑪(Gedhun Choekyi Nyima)爲班禪喇嘛轉世靈童,三天後這名男童及其家人卻被中國政府帶走,至今失蹤已經二十六年。而無神論者的中國政府選定了另外一個男童作爲班禪喇嘛,至今得不到藏人的擁戴。

與此同時,藏傳佛教的寺廟持續受到破壞。以珍貴歷史佛像爲代表的西藏文物被大量運往中國內地。據人權組織西藏人權與民主中心2000年《西藏人權年度報告》,僅運往北京附近的西藏珍貴金屬佛像就多達六百噸。

長期的宗教壓迫導致在2008年全藏範圍內出現了對中國政府的抗議示威,並在拉薩等地發生了警民對峙。

更爲慘烈的是,從2009年開始,西藏出現連環自焚事件,到2017年底爲止,超過一百五十名僧尼或普通農牧民相繼點燃肉身,抗議中國政府的宗教壓迫和專制統治。

但反抗導致進一步的壓迫。此後中國政府加緊了在西藏地區所謂的愛國教育運動。近年來,西藏地區政府又投入巨資建設名爲“雪亮工程”的監控網絡,寺廟更是其監控的重點場所。

西藏流亡民衆抗議中國鎮壓自由抗暴62週年(西藏之聲)
西藏流亡民衆抗議中國鎮壓自由抗暴62週年(西藏之聲)

沒有武器的鎮壓

貢嘎扎西對中國政府近年西藏政策的觀察是,“現在西藏的情況我通常把它稱之爲‘沒有武器的鎮壓’。也就是說,它用現在所謂的依法治國。所以,在西藏各個地方採取了很多新的政策、新的規定,來實施(控制),用科學技術的方法來監控西藏人。”

明顯的是,中國政府對包括藏語在內的少數民族語言的限制在變本加厲。

今年一月,中國全國人大法工委主任沈春耀在一次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會議上說,一些地方法規中有關各級民族學校應使用本民族語文或通用語文教學的規定,不符合憲法中推廣普通話的規定,全國人大法工委已要求相關部門修改。

這種說法一經傳出,在少數民族羣體中引起了震驚和恐慌。去年,內蒙古蒙古族民衆對中小學以普通話爲語言的統編教材作出的反抗還讓人們記憶猶新。

旅居美國的中國維權律師滕彪認爲,沈春耀的說法沒有法律依據;憲法中也規定了“各民族都有使用和發展自己的語言文字的自由”,這與“推廣普通話”的規定並不矛盾,“‘推廣普通話’,並不是說只能用普通話,這種政策指導性、概括性的表述,不能推翻和取消其他更具體的表述。”

他強調全國人大法工委出面做這種表示很危險,因爲這對各民族文化的傳承和身份的認同構成了威脅。

藏人慶祝藏曆新年(藏語稱爲洛薩)(圖片來自西藏)
藏人慶祝藏曆新年(藏語稱爲洛薩)(圖片來自西藏)

死衚衕政策

但民族語言和宗教對藏族的重要性似乎並不在中國政府的視野裏。

曾在《西藏文學》擔任編輯的漢族作家朱瑞借用加拿大人類學家韋德·戴維斯(Wade Davis)的文章《人類的死衚衕》分析說,“一種語言,它不僅僅是簡單的詞彙和語法,它是人類精神的光芒,是一條航船,載着文化的靈與魂進入這個物質世界。”

韋德·戴維斯曾深入藏區,拍攝了一部以藏傳佛教爲主題的紀錄片《作爲心靈科學的佛教》(The Buddhist Science of the Mind)。他在分析世界諸多受到威脅的非主流文化和宗教時,提出警告說:“人類社會的模式不是絕對的。世界上每褪去一個景色,每消失一種文化,都在縮小我們生存的空間。(中間剪斷)最可怕的,莫過於人類的全部想像都被囚禁在單一的智力和意識形態裏。”

中國政府在過去的七十年中,也曾給予藏區不少優惠政策。布達拉宮先後兩次大修,中央政府投入了近三億元人民幣。在談到這七十年時,中國官媒也一再強調,中國政府在發展藏區經濟方面功不可沒,使得藏區和全國同步建成小康社會。

但在中國政府強調西藏經濟發展的同時,藏人感受更爲強烈的卻是,那座沒有達賴喇嘛的布達拉宮空空蕩蕩。

“藏民族是99%篤信佛教的一個民族。一個地方是否文明,是否幸福,主要取決於它的精神領域,而不是物質領域。(藏族)精神領域現在受到很大的壓迫,所以,它所謂的帶來幸福,完全不符合事實,”貢嘎扎西這樣分析說。


(記者:王允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