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八孩母親熱度不亞於冬奧 徐州官媒三種講法自相矛盾

2022.02.09 03:19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關注八孩母親熱度不亞於冬奧 徐州官媒三種講法自相矛盾 江蘇豐縣八孩母親楊某俠的遭遇持續引發關注
視頻截圖

江蘇豐縣八孩母親楊某俠的遭遇持續引發關注。 一週內,中國社交平臺的幾乎每一個朋友圈都在熱議,衆人譴責當局裝聾作啞,逃避責任。 湖南一名律師向徐州當局提出十個問題,質疑官方說法的真實性,也有律師希望當局啓動追責程序。

江蘇徐州豐縣一名疑似精神異常的受虐母親遭鎖鏈控制,相關視頻震驚海內外,官方在十天內發出三次通報,但每次版本不同。 網民紛紛質疑當局遮遮掩掩、裝聾作啞,意圖掩蓋法律責任。 數天內,網民的譴責聲浪遍及各個社交平臺。 網民"閆小壞"在視頻中說:

“關於‘鎖鏈女’徐州發佈第一次通告:本地女(楊某俠),第二次通告裏,被董某(董志民)收留,昨天( 7 日)晚上又發佈第三次通報叫小花梅,當初嫁到雲南本地,離婚後,父母拜託同村好心人帶到江蘇治病,順便找個好心人嫁了,途中小花梅與好心人走散。 我不僅感慨,這個女人真幸運,遇到的全是大善人。 這個女人也真倒黴,遇到這麼多好心人,還是落得脖子上套鎖鏈,冬天沒棉衣,牙齒還掉了好幾顆。”

網民"閆小壞"質問徐州當局,小花梅是姓“小”嗎? 如果從小走失也就罷了,但畢竟她在雲南結過婚,總要有個姓氏名誰吧。 有網民評論道,"你政府以爲我們都睡了,其實大家都醒着呢。 ”

北京律師:啓動追究相關人員法律責任程序

北京律師莫少平週三(9日)對本臺說,官方的調查報告內容,前後不一致:

“第一,官方的三份通報確實是前後不一、疑點重重;第二,按照現在的科技水平要查明事實真相併非難事;第三,應該啓動追究相關人員法律責任的程序,否則此事就沒有一個公正的結論。”

本週二(8日)傍晚,《環球時報》前總編輯胡錫進亦發文,指徐州"八孩媽"案情通報中提到的那個桑某某就是“人販子”。 貼文寫道,她本人對"人販子"缺乏概念,她八成在小花梅(楊某俠)的事情上收了“好處費”,但不會覺得自己作惡了。 徐州通報中說了一些細節,包括她帶小花梅坐火車去江蘇,是爲了給小花梅治病,"找個好人家嫁了",到達江蘇後卻讓小花梅"走失"了,而且她既不報警也不通知小花梅家人,這些情節與人販子很像,高度可疑。

湖南律師十問徐州官方

湖南律師陽曙光通過視頻向徐州官方提出十個問題,包括爲何至今仍然不公佈鐵鏈鎖人、楊某俠的出生年月。 網上說,楊某俠出生於1984年,而官方說楊某俠1994年才第一次結婚,1994年楊某俠才10歲,怎麼結婚? 另外,結婚登記時有詳細地址,爲何沒有楊某俠真實姓名和出生年月? 他說:"爲什麼不能對鐵鏈女和她的親屬做DNA鑑定,爲什麼不敢讓媒體公開採訪鐵鏈女? (董志民)和精神病人生育8個小孩屬於強姦罪,爲什麼不對強姦嫌疑人刑事立案? ”

中國法律界人士認爲,鐵鏈女楊某俠極可能是被拐賣到江蘇徐州,事主遭到禁錮並生下8個子女。 專家認爲,中國《刑法》中對拐賣婦女行爲的處罰太輕。 熟悉中國刑法的江蘇宜興評論人士張建平對本臺說,豐縣八孩母親事件帶出中國的法律問題:

“豐縣這次事件實際上是一個法律事件。 中國簽署了國際人權公約,還有婦女權益公約。 發生此事後,政府、公安都在忽悠社會、忽悠公衆。 這樣你很難讓這個國家走向法治。”

中國對販賣婦女的刑法很輕

西安公民楊海在視頻中表示,拐賣婦女兒童事件時有發生。 他說:“這是爲什麼呢,在中國,販賣婦女,販賣兒童的處罰太輕,現在對販賣兒童的處罰嚴重了一些,但是對販賣婦女的刑法很輕,沒有震懾力。 ”

楊海認爲,因加重對販賣婦女的處罰。 根據中國《刑法》規定,拐賣婦女與兒童,除非情節特別嚴重,一般5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 但是1997年刑法增訂"收買被拐賣婦女兒童"罪刑,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管制,另外還加上一則例外條款:收買婦女兒童若無虐待情節並且不阻礙解救者,可以"從輕處罰"或"不追究刑責"。

記者:喬龍      責編:溫曉平 許書婷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